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就是演員 > 第五十三章被針對
    一邊休息,步凡一邊把帶回來的特產送給想送的人,比如說燒烤攤的老羅,郵寄給在老家過正常人生活的禾芳...
    休息調整幾天后,閑不住的步凡又開始從新干起老本行,跑起龍套當起了群演。
    以前作為中老年婦女之友的他,只要他出現,那群婆婆大嬸那是連忙讓座,敞開心扉交談起街邊八卦?墒乾F在等步凡再去的時候,對她們打招呼倒是熱情的回應,但是屁股卻沒有挪動本分。
    面對這情況步凡厚著臉皮上前交談,在交談過程中開玩笑的讓她們給自己騰一個地,站著腳麻。
    縱使步凡說得這么明顯,這些人卻還是假裝沒有聽見,繼續有聲有色的聊著天。
    步凡見此,摸了摸鼻子,識趣的退到后面,老實的找了一個空位把隨聲攜帶的報紙鋪在地上,點上一支煙,開始群演一天的日常,漫長的等待起來。
    一兩個小時過去,群頭過來招人。
    盡管這次只招十人,對比這群橫漂,有名氣的步凡直接被群頭欽點,占了一個名額。
    在其他人羨慕嫉妒的眼神注視下,步凡和其他被選出來的九為幸運兒跟著群頭往劇組走去。
    來到劇組,換好衣服,工作人員把人帶到特約處便直接忙起了他的事情。
    等工作人員走后,其他九人立馬變成一個群體,而步凡卻成了個體。就是安排講戲的特約在給步凡講位的時候,都是不清不楚的一筆帶過,
    縱使一筆帶過,擁有兩部戲經驗加上系統諄諄教導的步凡,根據其中的只言片語再對比了下劇組的布場情況,便發現了這人的用意。
    跑位完全游離在鏡頭邊緣不說,更是處于危險的邊緣。
    都知道凡是有爆炸戲的劇組,外圍的炸點比里面的炸點更加密集。而鏡頭取景范圍便是區分內外之分。
    步凡一直游離在外面,等炸點一響,就他這樣不清不楚的說一遍,不知道具體位置的步凡保管會被炸個屁股開花、灰頭土臉.. 
    而這特約卻不提這事,甚至草草講完后還說道:“你都混上主角的人,這些小事肯定沒問題!
    一句話把步凡給頂得不知道該怎么說? 
    步凡把這一切暗自記在心里,等特約說完,步凡直接找了一地方蹲下來休息。
    想到之前拍電影的時候,就是劇組再差,也會給他準備一個小馬扎,隨時都可以坐,現在卻需要蹲在地上...
    ......
    等到演員就位,劇組正式拍攝的時候,步凡先是跟著隊伍跑,等跑到中途的時候直接和另一位專心走位的群演撞在了一起,隨后兩人都是人仰馬翻倒在地上。 
    看見這情況導演叫停,隔空對著先撞人的步凡就是一頓亂罵,就差快要刨他家祖墳出來鞭尸。
    當然要是導演能把步凡家祖墳給刨出來,保不好步凡得對他磕頭表示感謝。
    把困擾他二十多年的問題解決,讓步凡知道自己從哪來,這等大事重禮酬謝都不為過。
    等到導演罵完,步凡苦等的時機終于到來,對著導演一指剛才給他講戲的特約就說道:“導演這可不能怪我,剛才安排講戲的就是這么說的!
    步凡憑著豐富的經驗把這話說得是理直氣壯,像極了真的。
    聽見這話,特約是冷汗直冒,連忙對著導演說道:“導演他這是血口噴人,剛才我明明已經把事情給他說的清清楚楚,說完我更是再問了一遍,有哪些地方沒聽懂,叫他提出來我好再說一遍,他可是直接表示聽懂了。這事不賴我?”
    反正沒錄音,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只要臉不紅心不跳,讓人發現不了破綻,隨便怎么說都行。
    可是對于導演這種老江湖來說,他們之間的情況不外乎就是哪幾種,一想便能想出個大概。
    “我不管你們是沒講清楚還是沒聽清楚,你再去給他講遍,要是待會還把這么簡單的一場戲搞錯,你們兩個都滾蛋。大家休息半小時...” 
    好吧!遇見了一個只要結果,不要過程的導演。說完直接走人,連兩人正眼都不再看一眼。
    等導演走后,步凡對著特約勾了勾手指,示意過來。
    等特約寒著臉過來后,步凡用手掏著鼻孔說道:“你說我待會故意演錯會怎么樣?”
    “步凡別過分!”
    聽見這話,步凡直接指著這位特約的鼻子罵道:“尼瑪現在知道過分了啊,早TM干什么去了?知道我叫步凡還TM這么干,當我是雛還是當我好欺負?”
    特約咬了咬腮幫子,臉是鐵青一片,“別TM給臉不要臉!
    人在江湖,遇見橫的人,那就要比他更橫,遇見不要命的,那就要敢于和他拼命,不然當人稍微軟弱一點,那人便會逮住機會使勁的欺負。
    現在步凡看見這人還這么橫,臉也是猙獰起來,對著他上前一步,靠近這特約說道:“你TM給我臉了?”
    其他群演特約在旁邊看見這劍拔弩張的情況,群演連忙上前拉偏架。
    對于這個劇組的特約而言,此時身為群演的步凡明顯在身份上是不對等的,更別提還有一層嫉妒心作祟。
    人上前說著不要吵架,大家混口飯都不容易,可是動作卻是直接把步凡往外推,讓步凡站立不穩。
    導致步凡如果想要動手和這位特約,來上一場男人之間的熱血戰斗,第一步便已經落入下風。 
    看見這情況,步凡忍了,退后兩步盯著這位推他的人,瞧了一個仔細。
    推他的人下意識的縮了縮手,立馬又想到此時自己這方人多勢眾底氣足,吼道:“怎么?還想和我動手!
    步凡笑了笑,“我不想動手,但是如果你再推我,我敢保證讓你躺著去醫院待幾天你信嗎?”
    就問你信不信?
    推他的群演被這話問的楞在了當場,看見群演不管用,一個在旁邊抄著手看熱鬧的特約上前說道:“行了都別吵了,還想不想拍戲?”說完對著那位指導步凡走位的特約說道:“帶著步凡再去走一遍位,這次讓他跟在你旁邊,他的位置隨便找個人代替!
    講戲的特約聽完咬牙點頭。
    說話的特約看向步凡,步凡也點頭同意他這么安排。
    此時大家皆大歡喜,唯一不高興的就是接替步凡原來位置,游離在邊緣地帶的龍套甲,卻沒有像步凡那樣的血性,認命的接受了這件事情。
    半個小時過去,拍攝繼續,特約帶著步凡左突右沖,一切正常進行。
    圍著場地繞圈,終于迂回到了剛才推他的那名群演身邊時候,此時這名群演正在緊張的跟著特約身后跑著位置。
    按照規定兩方人馬有個短暫交匯,等步凡帶頭的這位特約走到那群演身邊的時候,步凡快速用腳勾在了特約的腳踝處,特約立馬控制不住身體,一個踉蹌往前撲去,就在此時步凡快跑兩步直接撞上前面已經站立不穩的特約,加快了他倒下去的速度。
    哎喲一聲響起,三人親密接觸,并且也帶著周圍被殃及池魚的幾個倒霉蛋倒在了地上。
    頓時整個畫面是要有多不協調就有多不協調?吹竭@里導演又是一聲咔響徹云霄。
    “搞什么?還拍不拍了,去個人看看是誰?都他們給老子滾蛋...”
    一場戲零零碎碎竟然在龍套身上耽擱兩場,此時導演那滔天怒火是止不住的往外滲著。任劇組誰看了都要繞道走,免得到時候無辜惹火燒身。
    工作人員領命,直接往此時吵鬧在一起的人群跑去。
    ......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