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狂婿當道 > 第九十八章 惹怒我了(感謝佐尼擔守護)
    “好!打的好!”張大彪興奮地手舞足蹈,成了武館內唯一咆哮慶祝的人:“還有誰,你們還有誰?”

    而武館的所有人變得鴉雀無聲,剛才那些從會所跟來的圍觀者個個咂舌搖頭,至于那些個武師,臉色比葬禮上還難看,不要說吭聲了,連抬頭的都沒有一個。

    王劫按照禮節,走到林煌面前,做了個拱手的動作,低聲道:“謝謝,承讓了!

    林煌依舊是單純一笑,淡然低語道:“本來就是你高我一籌,沒什么可謝的,你快走吧,郭盛已經離開了!

    王劫不禁心中一急,趕緊看臺下,不知道什么時候,郭盛這孫子竟然不見了。

    “張大彪,人呢?”王劫怒喝道。

    張大彪慌張地看了看周圍,頓時傻了眼,結結巴巴道:“劫哥,我怕你吃虧……剛才太關注你這了,忘了……”

    王劫狠狠咬了咬牙,轉而朝林煌道:“兄弟,今兒你輸給我后,恐怕這就沒你容身之地了,你若有興趣,乾元胡同找我。大富大貴未必,但有我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說完,急忙跳下拳臺,大吼一聲:“都給我讓開!”

    怒罵之下,圍觀者個個渾身激靈,趕緊讓開了一條路。

    王劫和張大彪瘋子一般沖了出去,外面郭盛的車果然已經不見了!

    “劫哥,對不起,我沒想到這孫子竟然跑了……”張大彪一邊打火,一邊慚愧地說道。

    “別廢話,趕緊去陸鳴之的會所!”王劫面如秋霜道:“張大彪,今天若是什么事都沒有也就罷了,郝萌要是出了事,我先抽你兩個大嘴巴!

    “是!”張大彪心里也暗暗在罵自己。王劫之所以囑咐自己盯住郭盛,就怕這孫子耍詐,可自己竟然還是給疏忽了,真是該死。

    汽車轟鳴著直奔陸家的會所,張大彪也不顧什么紅燈路燈了,玩命踩著油門往前沖,將自己平生所有的車技都用上了。二十分鐘的車程,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到了地方。

    兩人將車直接橫在了會所門口,下了車就往里闖。

    門口七八個身穿西裝的私人守衛迎了上來,冷冰冰道:“先生,我們這是會員制,你們不能進去!”

    “去你的,眼瞎了?老子四十分鐘之前在這出去的!”張大彪心煩意燥,開口就是國罵。

    為首的黑衣人嘴角一抽,冷聲道:“對不起,那也不行!”

    “和他費什么話!”王劫推開張大彪直接往前走,兩個黑衣人出手相攔,王劫直接就是兩個近身搏擊的殺招,咔嚓咔嚓,兩人的胳膊當場折斷!

    “誰在攔我,斷的就不是胳膊了!”王劫冷目一掃,其他幾個人都訕訕地不敢在動了!

    上前拉了拉門,竟然內鎖上了。顯然,郭盛趕來之后,已經做了安排!

    “劫哥,躲開!”張大彪一聲吆喝,搬起門口的一盆綠植就砸了過去,啪的一聲,玄關玻璃被砸了稀碎。

    這些私人安?粗鴥扇藲⒓t了眼的情形,誰也不敢攔著。王劫和張大彪就這樣,赤手空拳大搖大擺沖進了會所。

    站在電梯旁的女侍看見兩人全都跑了,幾個穿著制服的大堂經理想上來詢問,卻又不敢,只好掏出對講機,朝上面的人匯報。

    可這功夫,王劫和張大彪已經殺氣騰騰乘著電梯上了頂樓。

    電梯門一打開,一群人蜂擁沖了上來。

    可一看見王劫冷著面孔,殺氣騰騰往前走,又誰也不敢網上沖了,環成一道弧緩緩往后退著!

    “都給我滾開!”王劫突然一個躍步,一把將一個撤的慢了一點的家伙拉了過來,扯著這人的領帶就是兩記暴拳,這人鼻口竄血,倒在地上像是蝦米一樣抽成了一個卷。

    其他人見此情形,臉都白了,不自然地讓開了一道口子!

    王劫橫眉立目,穿過這群人,看見墻角趴著一個人,正是唐陽!

    張大彪趕緊小跑兩步,上前喝道:“唐少爺,唐少爺?”

    唐陽緩緩抬起頭,兩眼只剩下了一道縫,鼻青臉腫,眼瞼腫的像是包子。

    “王哥,快,郭盛進去了,剛……剛進去,我攔不!”唐陽有氣無力地說道。

    看得出,他已經盡力了。

    唐陽不是一個果敢的人,要是以往,這事他一定閃了,可是今兒為了王劫,他硬是扛了郭盛那大體格子兩分鐘,已經算是仁至義盡。

    “狗娘養的!”

    王劫恨得咬牙啟齒,怒罵一聲,直奔那小包間。

    張大彪一抬手,將消防栓的玻璃打了個稀碎,拎著一把滅火器跟了上去。

    房間的門口站著兩個人,應該是郭盛從自己武館帶來的,兩人一人握著一把大砍刀。

    兩人一見王劫和張大彪,自己給自己鼓勁地哇哇叫著掄刀沖了上來!

    “我去你的!就你們這樣的也配玩刀?”張大彪掄圓了胳膊,一滅火器掄了過去!

    轟的一聲悶響,其中一個人應聲趴在了地上!

    王劫撿起刀,冷冷道:“大貓,這交給你了,讓他們的手永遠拿不起刀!”

    說完,一個加速,砰的一腳將門踹開了!

    屋里彌漫著濃濃的酒氣,郭盛赤身裸體,將郝萌壓在了身下,郝萌臉頰赤紅臃腫,兩眼無神地虛空瞪著,像是呆滯了一般,已經失去了反抗的意識。

    她上半身的衣裳已經被脫的精光,嬌小的身體像是待宰的羔羊!

    郭盛一看見沖進來的王劫,慌忙起身,翻身就朝陽臺的隔窗跑!

    “雜碎!”王劫怒火中燒,掄起手里的刀就飛了過去。

    郭盛驚叫一聲,慌忙閃躲,這孫子到底還是學會拳腳,腳步閃的極快!不過雖然襠下的玩意僥幸躲過,可砍刀到卻直接插在了大腿上!血順著膝蓋往下流,郭盛好似殺豬一般半跪在地上哇哇大叫起來!

    “你這種垃圾就不配活!”王劫飛起一腳,將郭盛踹飛了出去。

    郭盛整個人就像是一坨肉,拍在了玻璃墻上,直接撞碎玻璃掉在了陽臺上,全身都是玻璃碴子,血流不止。

    王劫已經殺紅了眼,大步就要追過去,將其從陽臺上扔下去。

    就在這時候,門口突然有人斷喝道:“住手,不許在我的地界上殺人,否則,你后果自負!”

    這時候,陸鳴之到了。

    王劫陰冷地盯著這個帶著笑意的男人,打心眼了恨急了他。

    顯然,自己沖上來的時候陸鳴之就已經知曉了,如果此刻趴在陽臺上的是自己,陸鳴之一定不會出現。他這是故意縱容郭盛,而限制自己。

    門口聚集無數的眼睛,王劫看著躺在床上猶如“死掉”的郝萌,心如刀絞。

    他趕緊走了過去,用白色的床單先將郝萌裹了起來。

    “劫哥,外面至少來了一百人,手里都拿著家伙!”張大彪兩眼猩紅,近身耳語道。

    王劫心中萬分不甘,如此放過郭盛,實在不是自己的性格,可這時候,讓郝萌的命活下去、心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郝萌,我是王劫啊,不記得了嗎?就是那個教你鋼琴的王劫!我帶你回家!”

    王劫眼睛泛酸,一把將郝萌抱了起來,朝張大彪道:“大貓,咱們走!”

    張大彪拎著砍刀在前,王劫抱著郝萌在后,殺氣騰騰往門口走。

    滿滿一走廊的人,個個瞪著兇巴巴的眼睛,可這些人看著張大彪刀尖上的血,還是不由自主朝兩側靠了靠,中間讓出了一條道。

    “王先生,你這人很不友好,你打了我的人,傷了我的客人,砸爛了我的東西!”陸鳴之默然道:“我很不喜歡你!

    王劫走到陸鳴之跟前,冷聲道:“這一點咱們很一致,我也不喜歡你,不,我厭惡死你了。陸少爺,你不是最講規則嗎?可你沒守規則!

    “怎么沒守規則?”陸鳴之嗤嗤一笑道:“我說得清楚啊,你們誰打贏了,這女人你們誰帶走。在這之前,郭盛花了錢,那這姑娘就屬于他?墒,你們是在武館比的賽,我哪知道你們誰贏誰輸?所以,他比你先到,要睡的是他自己花了錢的姑娘,我管不著!”

    “呵呵,好,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住了,你惹怒了我!”王劫盯著陸鳴之的眼睛道:“現在,我贏了,人我帶走沒問題吧!

    “沒問題!”陸鳴之輕蔑一笑道:“可你讓我蒙受的損失咱們算?郭盛的傷自然有人找你算賬,我只要我的損失,一百萬,不多吧?”

    唐陽瞇著包子一樣的眼睛,搖搖晃晃走了過來,疼的倒吸著冷氣道:“王哥,你先走你的,損失算我的!”

    “姓王的,你不得好死,今兒你奪我女人,明天我要你命!”郭盛趴在血窩里咬牙叫囂道。

    “你?你也配有明天?”王劫冷颼颼道。

    “既然有人掏錢,那你走吧,不過,別讓我再碰見你!”陸鳴之陰森森道。

    “好啊,彼此吧!”王劫點點頭,凝視了陸鳴之一眼,轉頭大聲道:“大貓,開道,咱們回家!”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