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能把你變成npc > 第197章 橫掃!
    安德魯的瘋狂并沒有給其他人帶來傷害,因為幾乎下一秒,就有負責救援、維護比賽規則的真級強者飛掠到場上,將他帶走。

    西蒙、莉娜、馬躍這樣被淘汰的同樣在兩三秒內被帶下去,接受急救或者醫治···

    這邊,康恩一劍捅入秦天東腹中,卻被秦天東用雙手緊握住劍身,想拖住他。

    康恩見狀正要冷酷地給秦天東來個半腰斬,就聽見了安德魯近乎癲狂的痛吼,隨即就感覺背后一陣森寒,汗毛都豎了起來。

    天啟武者戰斗意識強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們對危險的感知遠超常人,近乎預知。

    康恩作為花旗國同年齡段天啟武者中的頂尖,對自身的危險預知能力很信任,所以在感知到危險的第一時間就果斷棄劍,閃身橫移向幾步外。

    幾乎是同時,他就見一道刀光斜掠過他先前的位置,恐怖的勁氣將草地都劃出一道深痕。

    看清出刀的人后,康恩不由瞳孔一縮。

    張瑧!

    既然來的是張瑧,那么不用看,安德魯三人恐怕都已經被解決掉了···

    康恩意識到形勢不利,不禁面沉如水。

    張瑧瞥了眼秦天東,哪怕是之前跟秦天東不對付,這時也不禁為他的血勇贊嘆。

    要不是秦天東冒著雙手被廢、被半腰斬的危險留下康恩的大劍,現在康恩可不會陷入到沒趁手兵器用的局面。

    瞥一眼后,張瑧就再次向康恩沖去···這場比武進行到現在已經足夠慘烈,他要盡快將其結束。

    雖然華夏隊勝勢已定,但拖得久了,難免還有人在花旗隊武者拼命反撲下受傷,甚至死亡。

    張瑧一個閃擊步逼向康恩,誰知道康恩卻提前閃身避開,手持盾牌,隨腳勾起馬躍留下的長槍,就向蕭乾、徐開、李摩天等人與另外幾名花旗隊武者交戰的地方疾沖過去。

    顯然,康恩已經意識到張瑧實力達到了凡級九品,他不是對手,根本不愿意硬碰。

    他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在追逃游斗之中借機再淘汰掉幾個華夏隊武者,逆轉戰局。

    這邊蕭乾、徐開之所以被拖住,是因為一上來就中了花旗隊藍人希爾、紅人蘭迪各自一口毒霧。

    這招希爾、蘭迪在之前的隊長中從來沒使用過,顯然是專門留給華夏隊的“禮物”。

    這毒霧雖然并不致命,也沒法將兩人淘汰,卻讓兩人陷入負面狀態中,戰力驟減。

    就連匆忙來源的王韜、李摩天、東方鴻,一不小心吸入了空氣中殘留的些許毒霧,戰力也被影響。

    因此,花旗隊這邊埃文、盧克、希爾以及一個黑人威爾遜、一個周身青筋密布的生化武者戴夫,實力明明不如徐開五人,卻將他們拖住,甚至壓制在下風。

    康恩疾沖過來,手中長槍如閃電般猛刺出去,直取李摩天后心!

    “小心!”

    蕭乾出聲提醒,同時拼著自己胳膊中了盧克一刀,出槍截擊康恩。

    奈何他實力本就不如康恩,又處在中毒的負面狀態,所以這一槍也只是讓康恩的長槍偏了些許。

    李摩天雖然感覺到背后的勁風就竭力閃避,但還是讓這槍戳穿右側防護服以及腰部護甲,帶出一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

    張瑧緊追過來,瞧見這一幕是真的怒了。

    不過他并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愈加冷靜。

    通過之前的兩次接觸,他敏銳地察覺出康恩戰斗意識出奇的好,仿佛能提前預知危險一樣。

    于是這次他放棄了對康恩身上要害處的精準攻擊,身形化作一道狂風,持著盾牌以閃擊步向康恩所在方位猛撞過去!

    呼!

    張瑧速度極快,就像瞬移一樣,頃刻到了康恩身邊。

    康恩再次有所預料,卻發現難以閃避,就竭力抽槍,以槍柄這端擊向張瑧盾牌,期望能夠得到一些緩沖,創造閃避的機會。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張瑧的實力。

    這一撞張瑧是徹徹底底地毫無保留,全力以赴。

    接近凡級九品中階的力量、速度兇猛爆發,讓康恩感覺像擊中了一輛疾馳過來的高鐵!

    他手中的長槍一下彈射出去,竟從他手掌帶走一層血皮。

    接著他整個人就被張瑧撞得拋飛出去,人在半空就鮮血狂噴,飛灑下來。

    張瑧猶不肯罷休,追上去就是一刀,準備將尚未被淘汰的康恩斬成兩段!

    人在半空,康恩就被巨大的恐懼所籠罩——他感覺要死!

    受死亡的恐懼所刺激,他人在半空,卻竭力再次揮動盾牌,想擋下張瑧這一斬。

    然而張瑧這一刀卻是滿蘊怒氣,又是自上而下蓄足了力,快如閃電,在康恩盾牌擋過來前,就斬到了其腰上!

    噗!

    康恩在半空中被攔腰斬斷!

    一面趕來的真級強者臉色難看,卻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將成了兩截的康恩帶下去···

    張瑧腰斬康恩之后,目光森冷地掃向花旗隊其余幾人,身影如幻,幾乎立刻就閃進到藍人希爾面前,一刀穿入其胸膛。

    接著揮動盾牌,直接將旁邊兩米多告狀黑人威爾遜拍得腰部護甲碎裂,橫飛出去!

    旁邊的生化武者戴夫面目猙獰,張口就向真正吐出一口青色毒霧——原來這也是個會噴毒的,并且特地為張瑧保留。

    然而花旗隊的人卻并不知道,張瑧可以說是華夏隊中利用毒氣鍛體最狠的。

    因此在戴夫噴出毒霧時,張瑧第一時間閉住呼吸,之后這毒霧通過皮膚、毛孔侵入,卻沒能給張瑧造成絲毫負面影響。

    不過,戴夫的行為卻是讓張瑧起了殺心。

    以藍星現在的醫療科技和凡級高品武者的體質,透胸未必會死,腰斬也未必會死,甚至頭掉了也未必會死。

    可若是頭顱碎了呢?

    一念起,張瑧再次轉身,閃進,追上了急退的戴夫,猛然揮盾,直砸向其頭顱!

    嘭!

    從之前的比武就能知道,這些防護服上的護甲并不是十分堅韌——或許就是為了讓參賽武者們破壞好觸發里面的傳感器,又或者是最初沒想到會有這么多凡級高品武者參賽,總之就是太脆。

    于是,戴著頭盔正在急退的戴夫只覺心中一突,就瞬間失去了意識。

    戴夫死得算是安詳。

    可在其他人眼中,他卻是被張瑧一盾牌砸得頭盔、頭顱一起爆開!

    死得極慘!

    被爆頭后,戴夫身體還帶著他碎了大半的頭顱前奔了幾十步,才仿佛力竭一樣的倒下。

    瞧見這一幕,花旗隊三個幸存者,埃文、盧克以及之前被張瑧一矛釘入腹部卻取出短矛勉力再戰的蘭迪,都不由吞咽了下唾沫。

    下意識地瘋狂遠離張瑧的同時,埃文第一個扳掉腰部護甲,觸動里面的傳感器,自我淘汰。

    盧克、蘭迪注意到后,立馬有樣學樣,也相繼動手,將自己淘汰掉···

    張瑧已經沖到了埃文面前,滴血的長刀都揚了起來,但聽見埃文被淘汰的聲音,又見到不遠處一個真級強者死死盯著他,便停住腳步,長長地噓了一口氣。

    ‘這場大賽,結束了!

    ···

    華夏隊這邊,尚留在場上的蕭乾、徐開、王韜、東方鴻、霍明、楚天一六人,擁著張瑧一起登上了花旗隊的旗臺,扯下花旗國的國旗,將華夏的龍旗掛上,高高揚起!

    嘩!

    瞧見這一幕,會場周圍觀眾席上的華夏人全都站了起來,猛烈鼓掌!

    而在各種各樣的屏幕前,通過直播看到這一幕的華夏民眾同樣情不自禁地站立起來,熱烈歡呼!

    “冠軍!”

    “我們是冠軍!”

    ···

    【第一更!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