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能把你變成npc > 第183章 偷旗
    面對張瑧這第二刀,只需爆發出凡級八品中高階的實力,4號導師就有兩三種方式破解,甚至是反殺張瑧。

    可僅以凡級七品高階的實力,他真是沒得辦法,為了顧及規則,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腰眼被掃中。

    張瑧這一刀力量、速度都達到了凡級八品層次,防護盔甲直接被砍破,里面的傳感器瞬間起了作用,響起“您被淘汰出局”的聲音。

    4號導師一邊往賽場外走一邊指著天上的攝像無人機罵:“娘賣批,哪個說張瑧實力最多凡級七品高階的?他實力要沒凡級八品,我王虎把姓倒著寫!”

    聽王虎這么罵,其他陪練導師險些沒繃住當場大笑起來。

    不過張瑧等人卻是半點笑的想法沒有。

    雖然張瑧幾乎是照面就淘汰了一位模擬實力最強的陪練,可其他人這邊卻同樣照面就被陪練導師淘汰兩個。

    僅從人數上判斷,國家隊這邊已經陷入劣勢。

    不過,張瑧瞧見這情況,卻并沒有再去與其他導師戰斗,而是腳下發力,如風一般向對面旗臺狂奔過去。

    “老秦、老岳,快去攔住那小子!”陪練隊這邊的一位核心大喊著指揮。

    2號導師和3號導師當即發足狂奔,甚至連閃進都用上了,直追向張瑧。

    如果嚴格按照實力來說,兩人模擬實力不如最高只是凡級七品高階,應該追不上張瑧。

    但現實中,這并不是絕對的事——實力相差不大時,實力強的不一定就跑得快。

    所以,這兩位導師眼見張瑧飛速接近己方旗臺,都爆發出了絕非尋常凡級七品能有的速度,不斷拉近與張瑧的距離。

    但兩人也不敢做的太明顯,所以直到張瑧到達旗臺前,兩人才追了上來。

    “小子,想偷旗?”2號導師叫了聲,長槍刺出,槍芒如群星墜落,瞬間將張瑧整個兒罩在其中。

    張瑧原本正在旗臺第一層,在他身影被群星般的槍芒籠罩時,卻是豁然如瞬移般躍至第二層!

    瞧見這一幕,3號導師不由氣道:“老岳!什么時候了你還放水?!”

    說話間,3好導師大劍向張瑧攔腰橫掃,逼得張瑧沒能再上得旗臺頂層。

    2號導師又是一槍向張瑧扎出,也惱火地道:“你哪只眼看到我放水了?誰想到他閃擊步練到如瞬移樣的層次了?!”

    兩名導師一邊抬杠,一邊配合著對張瑧出手。

    張瑧被逼得在旗臺二層上下不得,只能靠八卦游龍身和刀盾格擋配合,才維持著沒被兩人打破要害護甲淘汰。

    可即使如此,他身上還是挨了2號導師兩槍和3號導師一刀,好在都不是要害部位,在他有意閃避下也沒挨得太重,都只是防護盔甲被破而已。

    張瑧這邊被兩位導師拖住,王韜這邊六對六,卻又被淘汰一位隊員,成了五對六,然后形勢就急轉直下。

    六位陪練導師留下五人,故意纏著王韜等人不放,陪他們磨煉團戰中的戰斗技巧,1號導師則慢悠悠地往紅方旗臺走去。

    “哈哈哈,”1號導師邊走邊大笑著向背后揮手,振聲道,“你們別急,慢慢打,我這老胳膊老腿兒的,走一里多路估計要十幾分鐘呢!

    這話不僅王韜等人聽見了,就連在藍方旗臺上的張瑧也聽見了。

    他算是明白過來,這第一場陪練導師們就沒準備讓他們贏。

    這些導師都是真級強者,說是模擬訓練中只用跟他們相近的實力,但真打起來時操作余地還是很大的,想要給他們苦頭吃簡直太容易了。

    不過就算知道這頭一局必輸,張瑧也沒想過發放棄。

    他見2、3號導師攻勢略為松緩,就竭力格擋了兩招,爭取了一個時間間隙,大喊道:“慢!”

    “慢什么?”大約是出于對身手的自信,兩人還真就停了下來,沒急著攻擊。

    張瑧道:“兩位導師,你們兩個這么圍攻我不太合適吧?反正你們勝局已定,要不一個個的來?”

    3號導師笑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團戰嗎?以多打少,以強打弱就叫團戰,誰跟你一個個的來?”

    2號導師則道:“小子,你既然知道已經輸了,不如棄械投降,省得被我們···臥槽!”

    2號導師說著突發一聲驚呼,忙向旗臺頂層跳去。

    原來就在他說話時,張瑧竟然縱身一躍,越過三米高跳上了旗臺頂層,跳起來伸手就抓到了三米高的旗桿上的藍旗!

    兩人都沒料到張瑧口中說著要一對一比武,心思卻還用在偷旗方面,一時間都有點措手不及。

    眼見張瑧抓出藍旗就要扯下來,尚且留在第一層的3號導師心中直接將手中長槍擲了出去!

    嗖!

    長槍如機關弩射出的重箭,一下子就刺破了張瑧后心的護甲。

    好在3號導師出手及有分寸,長槍破了張瑧后心的護甲后,就力道盡了,只是讓張瑧感覺背部一疼,并沒有怎么傷到。

    不過后心是要害部位之一,傳感器當即被觸發——

    “您被淘汰出局!

    張瑧躺在旗臺頂層,聽到這個聲音,卻是露出笑容,因為他手里正抓著藍旗!

    “笑個屁!痹颈或_,再瞧見張瑧這得意的樣子,2號導師不由拄著大劍哼道,“你已經死了,死人是不會笑的!還有,你只扯下藍旗沒用,要再掛上你們的紅旗才算贏!”

    張瑧還是樂呵呵地笑:“那我們也至少贏了一半,雖敗猶榮!

    3號導師聽了倒是沒有再用言語打擊張瑧,反而笑了笑,然后沖紅方旗臺振聲喊道:“別磨嘰了,我們旗都被扯了,趕緊扯了他們的旗!”

    1號導師聽了果然加快腳步,幾秒鐘就上了紅方旗臺,扯下紅旗,掛上了藍旗···

    這一局結束后,張瑧等人得到了半個小時的休息及總結經驗的時間。

    “這一局就是他們故意想讓我們輸——這10位陪練導師至少也用出了凡級七品初階的實力,用了凡級七品中階實力的也有六七個,再加上我們之前對他們一點都不了解,而他們對我們卻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輸才怪!睎|方鴻抻著腿坐在地上,一臉的氣憤。

    張瑧道:“剛才這局怎么輸的,我們就不用總結了,還是說說這10位陪練導師各用了什么層次的實力吧···趙隊長,下一局他們總不會模擬實力又變了吧?”

    后一句話是問趙銘的。

    趙銘聽了一笑道:“你們想跟這個實力的對手再打一次?行,我通知訓練指揮室那邊,讓他們改一下計劃!

    聽趙銘這么說,張瑧等人隱約覺得有什么不對——如果他們不提這個要求,那下一局陪練導師們的實力總不可能更強吧?那應該是調弱了?

    再打一局跟上局類似的,他們豈不是成了找虐?

    【第一更!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