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夢在蒼穹外 > 第十六章:都是可憐人

袁昊聞之黯然了,他深知拓跋炎說的事實。

一直被瘸子戲耍著掌控局勢,幾近拳拳到肉的自己卻絲毫未察覺,法力的運用,以及肉身強度等等方面,確實遠遠不及他。

“咯咯嚓嚓......”

渾身骨骼開始脆響,袁昊的身形迅速縮小起來,化作了人類形態。

“我敗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道心崩碎,驕傲不再,袁昊低下了高昂的頭顱。

內傷嚴重,法力接近枯竭,最勁的壓箱底秘訣也被其抗下,但他深知,就算再復巔峰,只會敗得更快。

因為提升至暗金霸體狀態的拓跋炎,已不打算和他這弱者玩下去了。

看著他萬念俱灰,死志橫生的模樣,拓跋炎收起霸體,恢復邋遢原貌,哀聲嘆道:“哎......都是可憐人,我殺你干嘛?”

袁昊一聽,抬起頭來,非但不感激,反而曲解了語意,怒吼道:“你不殺我,你看不起我?”

拓跋炎頓覺無奈,搖搖頭道:“失敗乃成功之母,修道之路哪有一帆風順的,經歷了滅族之禍,還有這一戰,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有時候過于自信,太計較成敗,反而會讓你看不到真我!”

這番話貌似戳穿了袁昊的偽裝,令他沉默了。

以此為引,隨著深思,他的浮躁漸漸隱匿,進入了玄之又玄的空冥狀態,有了另一番感悟,崩碎的道心開始凝聚,隱隱有了復蘇蛻變的跡象。

“此等得天獨厚的天賦,著實讓人嫉妒,若他醒悟,便離陰火劫不遠了!

拓跋炎暗中贊嘆著,不欲打擾他,只抱臂環胸靜觀。

直到他茫然的壓抑神情,有了釋然之象,方才凌空移步,問道:“肚子餓了,待我助你復原斷臂,一起去我家吃頓便飯如何?”

袁昊聽聞,破天荒的笑著感謝道:“謝謝不用,你自己走,其實做個傷殘人士也沒什么不好的!

拓跋炎笑著點了點頭,不再啰嗦,自顧自的飛向了花廊。

既然倔強的莽漢能說出這話,就說明他悟了,準備效仿自己了。

奠定了后續威嚴,又少了袁昊這個麻煩,拓跋炎心情大好,就像一只老鳥般,張開雙手撲扇,享受飛翔帶來的愜意感。

很快,他就穿過花廊暗洞,進入了迷霧中。

為表示對守門者的尊敬,他緩步低首而行,每跳一步,濃霧便往兩邊退卻,給他顯現出一步路來。

得到部落首領的許可,拓跋炎一路順暢通過迷霧區,哼著自創小曲,去向魍娘母子吹噓,繼續塑立在她倆心中的偉岸形象了。

只是他不知,他看好的兩個小輩,此時正在他剛穿過的迷霧中徘徊呢!

剛開始羅睿還有意掙扎,欲擺脫蘇傾容的詭異束縛,不過在掙脫不開后,也就隨她了。

因為這小妮子和他一樣惶恐萬分,已無暇理會其他了。

二人就算憑著感覺,順著水流摸索,亦走不出霧區,更別說找到那作為出口的洞穴了。

羅睿從蘇傾容的口中得知,這片霧區是一個上古奇陣,沒得到部落首領的許可,讓守陣者開路,就只能困在其中瞎轉悠了。

剛開始他還不信邪,結果轉來轉去,又回到了觸感熟悉的原地,就如撞上了鬼打墻一般!

更滲人的是,兩人哪怕并肩而行,亦看不到對方絲毫,可想而知,這霧氣有多么的濃郁!

再加上耳畔縈繞著似近似遠的“咝咝......”聲,恐怖異常!

女孩子就算再強,膽子肯定是不如男孩大的。

如此一來,蘇傾容怎可能會收起蠶絲放開羅睿,獨自在這詭境中瑟瑟發抖呢?

雖然她是部落里的居民,但人老成精的拓跋炎沒得到許可,都不敢闖入之地,她能有什么辦法?

于是乎,本來陌生的二人,暗中決定相濡以沫,抱團取暖了。

顧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親,二人在不覺中,已貼著臂膀坐在淺水區,等待能把他倆弄出去的希望到來。

娘親和伯伯,還有授業恩師將自己視作掌上明珠,蘇傾容相信他們發現自己不見以后,肯定會想辦法找到自己的。

但是在這個時間段里,她能依靠的就只有相對淡定些的羅睿了。

“那如同蛇吐信的聲音好恐怖,哥哥,我害怕!”

蘇傾容這句話不知說了多少遍,聽得羅睿心里越來越發毛。

但是這小妮子很討喜,讓他不忍心呵斥,教她閉嘴,只能挖空心思的安慰了。

“別怕,蛇在水中就叫不出聲來了,既然它叫了這么久,還沒襲擊我倆,說明它不敢入水!

先不說那詭音,是不是蛇吐信?

鮮少研究蛇的習性,羅睿也只是按照自個的理解,去安慰她罷了。

但不這么說,還能咋說呢?

什么都看不見,又不能像條八爪魚般掛在羅睿身上,想把恐懼稍微驅散的蘇傾容,下意識的要求道:“哥哥,給我講故事吧?我小時候怕黑,家里又點不起油燈,每到天黑,娘都會給我講故事哄我入眠,睡著了就不害怕了!

就算這小妮子不說,羅睿單從她娘身上就可以看出,她過得很凄苦。

這么個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的美人,居然活得如此心酸,真是天妒紅顏!

雖然很憐惜她,但羅睿從來只聽人講故事,沒給人說過故事,怕表達得不好,適得其反,所以他有些支吾起來。

“這,這個......”

蘇傾容貌似不知他的難處,飽含向往之意道:“我從小就生活在部落里,很想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哥哥你來自外界,肯定有很多新奇的故事,給我講講,好不好嘛?”

說到最后,她在不經意間把羅睿當作娘親撒起嬌來,還順帶著搖起了他的胳膊。

雖然對她來說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是卻把羅睿挑撥得心癢癢的,這樣子還不答應,就不是個男人了。

于是他佯裝出勉為其難的語氣答應了:“好吧,我給你說一個王國興衰記!

“好呀!”

小妮子雀躍不已,暫時忘卻了恐懼和矜持,可見其心性單純天真到了何種地步!

開講之前,羅睿意味深長的來了句序言:“其實外面的世界,沒你想的那么美好,反而充斥著暴力,爾虞我詐,到處戰火紛飛,民不聊生,仿若人間煉獄!”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小妮子完全沒被這句話擾了興致,急聲催促道:“哥哥,快說!

羅睿啞然失笑道:“好!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