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夢在蒼穹外 > 第十一章:魍娘,傾容

經此一鬧,似乎并未太過影響老頑童拓跋炎的心情,一臉慈祥的掃過被暴力畫面嚇得鴉雀無聲的孩子們,接著就像個統率千軍萬馬的大將軍般,振臂高呼了一聲。

“小的們排好隊,隨我走,糖果管夠!”

這些個孩子的心性本就單純,糖果的誘惑勝于一切,令他們瞬間又變得雀躍起來,聽從瘸子的吩咐,經過一番爭執,有“秩序”的一個擠一個跟在了二人身后向前開拔了。

進入部落中,如羅睿由外所見的區域結構,形成了外觀上的貧富兩重天。

高宅鱗次櫛比之地,路道全是由土石經過高溫自然熔化凝結后形成的琉璃石鋪就,非常的講究干凈,居民多是商家。

緊挨富人區的茅屋聚集處,則是泥濘路,牲畜的排泄物隨處可見,住戶以務農為主。

雖說貧富有別,但羅睿所見的場景,卻相當的融洽和諧。

身著華服的亦與扛著鋤頭的勾肩搭背,出自豪宅的亦鉆進茅屋中把酒言歡。

而其貌不揚的拓跋炎,路逢之人紛紛熱情的向他打著招呼,而他就像個衣錦還鄉的狀元郎般,不竭的揮手致意,看起來風光無限!

但羅睿覺得那些人的目光,多是放在他身上,有暗窺的,有火辣辣直視的,令他一路走來拘束無比。

如此純樸的民風,打破了封建觀念,顛覆了羅睿的三觀,教他隱隱喜歡上了這里。

隨著不斷拓步,拓跋炎身后的隊伍不斷壯大浩蕩起來,宛若一條被拋棄的雌龍,喧囂不已,至少有五六十人,上到十一二歲,下到走三步爬四步的兩三歲。

羅睿不由暗中感嘆這老家伙的屁孩緣是真的好,堪稱為孩子王!

能得到心性單純的皮猴認可之人,為人不會太差。

羅睿突然覺得這瘸子,似乎不差。

半炷香時間后,拓跋炎處于部落邊緣,在名曰靠山坳落戶的居所到了。

依瘸子的邋遢形象,羅睿原以為他住的絕對是土坯茅屋,未曾想竟是一幢高墻重圍,一色青磚黑布瓦的四合院,仿于酒旗的鐵匠鋪招牌,猶如紅杏出墻迎風招展,在周遭的簡陋茅屋襯托下,異常的顯眼。

拓跋炎放眼看了看對面的茅屋,發現房門緊閉后,遂著手拍了拍自家紅漆大門上的銅環。

“咚咚......”

十來息后,“吱嘎”一聲,大門開了,顯露出了一個衣著樸素,面目全非,嚴重灼傷的痕跡明顯,體態卻非常豐韻的婦人。

“哇!魍娘!”

挨得緊湊的孩子們一見這婦人,惶恐的驚叫著倒退到老遠,完全不敢靠近。

羅睿只微微一驚,并未失態,因為真的魑魅魍魎他都見過,豈會怕一個人生坎坷之婦。

而且羅睿意識到這位就是柱子調侃他的那位“親娘”了。

在他的審美觀下,覺得若不看臉,這必是個讓男人垂涎的尤物。

屁孩們的劇烈反應,面如魍魎的婦人并無惱意,似已習慣。

她的注意力全放在拓跋炎身上,提裙越過門檻,語氣飽含興奮之意道:“拓跋大哥,你回來了,一路順利吧?”

拓跋炎揚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臂,柔聲道:“一路順風順水,小瑩,我不在的時候,你幫忙打理鋪子實在是幸苦了!

魍娘笑著道:“拓跋大哥客氣了,這是應該的,畢竟我是拿工錢的,再說當初我娘倆要是沒有你的幫襯,早就橫尸荒野了!

瘸子故作嚴肅道:“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這些陳年舊事就不要再提了,說多了顯得我這個做大哥的矯情!

魍娘帶著感激道:“小妹失儀了,望大哥見諒,以后不會了!

瘸子一臉懷疑的點點頭,往門內掃了一周,開口問道:“傾容那丫頭呢?還未散學嗎?”

魍娘指著西端道:“早散學了,依照大哥臨走時的吩咐,正在打掃西廂房呢!

拓跋炎目露贊賞之色道:“這樣啊,那你去喚她出來,我順路買了不少糖果,讓她隨這些小鬼頭一起高興高興!

“嗯,好的!

魍娘笑著應承了,但轉身之前她將目光移向羅睿問道:“這位就是大哥提到過要帶回來做學徒的羅睿小哥?”

拓跋炎含笑盯著他,玩味道:“對,就是他!

“呵呵,挺俊的,如此一來,內向的傾容就有一個玩伴了!

魍娘開心的快步入門,走向了一直空置著的西廂房。

二人這一番話,聽得羅睿冷汗直冒,暗自大駭不已。

“據這婦人所言,這廝還未出發,就將目標鎖定我了,既知我名,那我的過往在他腦中已無所遁形了!如我所料,這一切都是謀劃好的!你到底是何人?意欲為何?”

感覺到他的手在微微顫抖,拓跋炎似知他所慮,于是對他說道:“趨于部落規矩,有些話在你未落戶之前不能明說,來日方長,我們先將這群小鬼頭打發了再說!

說完,他將背上的儲物袋取下,解開系繩,伸手在里面搗鼓起來。

被他來這么一手,正在罵罵咧咧翻找彼岸花塊根的韓嚴頓覺有種天搖地動的感受,不可抗拒的被一堆破銅爛鐵壓在了底下。

沒了魍娘身影,小屁孩們又屁顛屁顛的靠了過來,或吞咽著口水,或流著哈喇子,一臉冀望的盯著儲物袋,童真盡顯。

而比他們大不了多少的羅睿,貼身挨著瘸子,卻一臉憂郁。

雜物太多,拓跋炎摸索了好一會,這才取出幾個紙包,盡皆交給羅睿,一一介紹道:“這包是飴糖,這包是蜜餞,這包是酥餅......每包里面取兩塊分給他們!

“嗯嗯!

羅睿很不情愿的點點頭,蹲下身將幾個紙包放在地上,打開后,開始分發起來。

方才見識過他的暴脾氣,導致這群小屁孩在畏懼下很守規矩,不爭不搶,小心翼翼的接過糖果,便迫不及待的塞進嘴里,而后目光熾熱的盯著紙包,想著有剩余,能再來一輪。

很快,跟屁蟲們都拿到了糖果,而紙包里只剩下一塊蜜餞了。

拓跋炎見狀,有些尷尬道:“沒想到買少了,這最后一塊,你吃了吧!

雖說羅睿少年老成,人長得瘦高,但瘸子還是把他看作是個孩子,畢竟年齡和稚嫩的形貌擺在那里呢。

羅睿搖搖頭道:“我以前吃過很多,記得味道,給她吧!

說著,他起身走向了一個依著門扉,只露出一個小腦袋的少女。

拓跋炎依他所示,轉身一看,這才發現少女的存在,有些無奈道:“蘇傾容,你怎么躲在這里呢?雖說女孩子矜持為好,但有些東西謙讓不得!

名喚蘇傾容的少女聞之,趕緊低下頭顱,以白生生的蔥指揉著衣角,一副做錯事的聽訓模樣,異常的清純可愛。

羅睿走過去,將裝著蜜餞的紙包,遞到她沾著水漬的小手旁,打著顫音說道:“還,還剩一塊蜜餞,給你!

蘇傾容抬起頭來,越過蓬頭垢面的羅睿下巴,躲避著他的目光,怯生生的說道:“哥哥,就一塊了,我......,還是你吃吧!

表達不完整的聲音很軟糯,她人如其名,皮膚白皙,有著一張毫無丁點瑕疵的瓜子臉,還沒長開的纖瘦身子相較同齡人來說算是很高挑了。

身穿蠶絲所織就的素白色衣裙,烏黑的長發以一根絲帶隨意束著,裝扮雖樸素,卻令人從直觀上感覺不含一絲煙火氣。

任羅睿浪跡天涯,閱女無數,還從來沒見過長得如此好看,氣質出塵的小丫頭。

近距離面對如此嬌花,羅睿變得更加的拘謹起來,只能低頭不敢直視她。

終歸年紀太小,如此一來,微鼓恰見,迫得他再次移目,看到了她微微蠕動的喉嚨。

這是想吃的自然反應,經常挨餓的羅睿深懂。

但直接硬塞給她,對她無異于是種褻瀆,不覺間被俘虜的羅睿靈光一閃,想到了讓她不容拒絕的法子。

“既然不多,那我倆一人一半如何?”

唾沫盈滿了櫻桃小嘴,怕開口被人笑話的蘇傾容,唯輕輕的點了點小腦袋,表示同意了。

羅睿見狀,忙將手移到比較干凈的儒袍處,使勁擦了擦,方才捏住蜜餞,著勁擰下了一小半,而后將剩下的大半連紙包一起遞給了她。

蘇傾容看著只缺一個小角的蜜餞,猶豫了片刻,方才伸出小手接住。

這分配看似隨意,但其中的細膩還是被她看出來了。

終究還是個孩子,得到她心儀的食物,一時間放開了不少,以正臉報以了一個羞澀的笑容,小聲致謝道:“謝謝哥哥!

什么叫一笑百媚生,這就是!

蘇傾容有著一雙勾人心魄的笑眼,笑起來眼睛就如同下弦月,瞇成一條彎彎的縫,看起來甜甜的,給人一種天真浪漫的感覺,很能感染人,教人忍不住想跟著她一起微笑。

羅睿不自覺的皺起嘴角,眼睛有些迷離了。

眼見他怔怔的看著自己,經常被人這般直視的蘇傾容霎時羞紅了臉,忙轉過身平復了幾息,接著將紙包重新封好。

見她那舉動,拓跋炎的心里有些發堵,開口道:“傾容,敞氣的蜜餞擱久了就會變質,你還是快吃了吧,竹林巷那邊有賣,明天我買它幾斤回來,讓你娘也嘗嘗!

蘇傾容抖動著小下巴,一臉感動的正欲開口作答,瘸子又有疑問了:“對了,你娘呢?”

小丫頭有些落寞的答道:“我娘說她如果站在這里,那些孩子就不敢靠近你了,所以......”

“哎......”

拓跋炎長嘆了一聲,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有時候表現得越不在乎的人,內心反而越脆弱。

“小瑩,大哥下次接下渺云山一直擱置的地獄級任務,為你換一顆塑顏丹來!

拓跋炎暗暗下定了決心。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