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夢在蒼穹外 > 第八章:訴說著悲壯故事的無聲浮雕

逆流而上,但水勢平緩,竹篙撐起來沒甚難度,搗鼓了近一里水路,羅睿就開始得心應手了。

有小樹庇護,少了陰神的隱患,他有閑心欣賞起沿途風光了。

但悠哉悠哉品酒的黑袍,卻懶人屎尿多,冷不丁的吆喝了一聲:“在這條水路上,你是我見過撐得最慢的船夫了!快一點!”

肚子一直咕嚕?棺h的羅睿一聽,不禁有些慍怒:“你若三天粒米未進,快一點給我看看?”

氣氛又出現了要爆炸的跡象,黑袍忙張手示意停止,無奈道:“年輕人就是容易浮躁,難道不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嗎?”

話是這么說,但他還是很人性化的取出一大塊牛肉干遞給了羅睿。

羅睿不客氣的接住就往嘴里送,并小聲嘀咕著:“我吃的苦還少嗎?成了仆人,還人上人......”

見他就像個怨婦,黑袍搖搖頭,細不可聞的喃聲道:“先苦后甜,不付出哪有收獲?你跟了我,想不成人上人都難!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羅睿待力氣稍漲,便順他意撐得更賣力了。

約莫個多時辰后,羅睿突見前方出現了一只順流而下,與腳下差不多的碧綠竹筏,其上端坐著一個灰袍人。

在這近乎夢幻之地,居然還有人跡,他自然將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那人身上。

隨著靠近,他真心覺得那人氣度不凡,隨意披散的黑發隨風輕揚,身形輪廓都恰到好處,有著直而末尾翹起略呈劍形的八字眉,可惜是個眼部有疤的盲人。

就在羅;猩耖g,黑袍募地搶過他手中的長篙,猛地向下一插,將筏子定住,開口朝盲人打起了招呼:“喂,瞎子,難得出門,這次去哪里瀟灑?”

道逢熟人,盲人也就此停住了。

盲人就像能視物一般,臉面緊對羅睿,沙啞的淡淡道:“我去東洲,你帶回來了兩個不錯的苗子,就是起步有點難!

不知是否錯覺,羅睿有種被看穿的感覺,但這人明明是個瞎子!

黑袍笑道:“牛教三遍都知道轉頭,讓他打一段時間的鐵,也就不成問題了,至于另一個,就看造化了!

盲人點頭道:“嗯,這孩子適合你!

黑袍贊同:“那是,部落里的任務,只會派發給最適合之人!

“瘸子,我走了!

盲人急急告辭,無篙竿便定點的竹筏,竟然隨著他止聲動了。

待他飄遠,親自掌舵的黑袍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回頭急聲大呼道:“瞎子,此去東洲,莫行那不可為之事!

盲人頭也不回,傳出了一道飄忽之聲:“瘸子,等我回來一醉方休!

黑袍覺得這話是聽勸了,遂舒暢的應道:“好,一言為定!”

“都是怪人,還去東洲,把這輩子交代了都難!

這是羅睿以直覺對他倆的評價。

半炷香后,黑袍突地加快了撐竿速度,并一臉興奮的自語道:“哈哈,快到家了!”

很明顯,這是快到目的地了,羅睿聞之,暗中長嘆了一口氣。

“哎......”

既然上了賊船,是禍躲不過,只能坦然面對了。

在竹筏轉過幾道彎后,景色變了,兩岸桃樹漸漸的稀疏起來。

能孕育出如此夢幻的盛景,方圓的土地絕對肥沃,羅睿原以為樹后是青山或荒原,但他透過間隙細看,發現竟是覆著厚厚青苔的巖壁!

到處掃掃,他驚覺上方,左右都是如此!

羅睿忍不住失聲叫道:“難道這條水道是個深邃的洞穴?”

黑袍不置可否的搭話道:“若你覺得是就是,覺得不是就不是了!

“哼!

羅睿朝瘸子翻了個白眼,不再對牛彈琴,但心驚難以抑制,因為他還從沒見過能讓桃樹欣榮成活的洞穴!

竹筏繼續深入,越發稀疏的桃樹最終滅跡,取而代之的是潮濕巖壁。

是洞穴,羅睿篤定了。

失去詭異露珠的光澤,視線變暗了不少,但與黃昏無異。

因有長明燈接踵提供光源,每間隔四五尺左右,凸起的巖壁上便擱著一盞。

跳耀的燈火,照在搖曳的水流,以及滑膩膩的青苔上,呈現出一種綠幽幽,極其滲人的陰森感。

生來便是招穢引魂的極陰之體,羅睿對這種陰暗的地方并不感到害怕,反而咂舌連連,感嘆不已:“好神奇的地方!”

借著燈光,他突然發現巖壁上竟然刻著不少栩栩如生的浮雕!

有人首蛇身的騰蛇,張牙舞爪的猛龍,振翅欲飛的鳳凰,噴吐火焰的麒麟等等傳說靈獸,其中還夾雜著眾多執戟懸戈,握刀仗劍,掌鏡拿錘,提筆懸硯,敲木魚持念珠......面呈決絕瘋狂之態的人類。

而這些浮雕則以一個手握劍柄似脊柱的奇形長刃,身著龍袍,頭戴帝冠的人類為首,因其處于最前方。

隨著竹筏行進,在這些浮雕的平行對立面,豁然還雕刻著一眾羅睿聞所未聞,身形極其猙獰駭人的怪物。

其中有眼在腋下的蜥狀巨兇,人面豹身且插翼的異獸,形似火色布袋,六足四翅,五官皆無的奇禽......等等。

而這些怪物則由一個九頭蛇身的兇獸率領,雙方對峙之勢明顯。

被竹筏帶著飄過一段空白,浮雕再現,但畫風已變,那貌似皇者之人帶領的一方,已和九頭蛇所率戰在了一起。

戰況異常激烈,身首異處隨處可見,兵刃相交,五行之威相觸......細節雕刻得異常的精制,堪稱是鬼斧神工!

就算是浮雕,羅睿亦能分辨出風雪雷電等自然之力的痕跡,可見工匠的雕刻造詣,達到了何等不可思議的地步!

雖是死物,但他望之便覺得神魂顛蕩,猶如親臨其中。

不止是他,黑袍亦被觸動極深,但他臉上勾勒著震撼,瘸子卻浮現出濃濃的哀傷。

似乎想逃離低落的情緒,黑袍加快了撐筏速度。

速度過快,看不清浮雕的羅睿,心神開始回到了正軌,但震撼一時間難以平復。

很明顯,這些無聲浮雕在講述著一個悲壯蒼涼的故事。

若非黑袍掌舵,羅睿很想停下來細細看下去。

但無法,誰叫他被迫欠了別人三枚金幣,還不敢從心多啰嗦呢?

半炷香時間過去,羅睿依稀還能看見浮雕的蹤跡,只是越來越少,說明故事已到了尾聲。

而就在此時,前方出現了比燈火更明亮的光芒。

那光芒羅睿很熟悉,是“久違”的陽光!

很快,他就融入日光中,脫離了陰森的洞穴,視野也隨之變得開闊明朗起來。

只一眼,羅睿便屏住了呼吸,不自禁的由心贊嘆了一聲:“好美!”

在他雙瞳中,出現了在北漠從未映眸,不下于先前花廊的多彩美景。

前方有著植被繁茂,云霧飄浮的一座座青翠高山以及丘陵,還有綠茵如毯,百花爭艷,彩蝶翩翩的小平原,腳下的清澈小河則延伸分支,蜿蜒于山間平原中。

“唧唧,啾啾,咕咕......”

山中河畔間到處可見翻飛嬉戲的稀有鳥雀,時起彼伏的啼鳴著,還有閑不住的頑猴等等......教人異常的賞心悅目!

“難道這里真如這廝所言,是傳說中的秘境沙木河源頭?”

羅睿被這里的自然之力折服,有些相信黑袍的話了。

但他有這念頭,并非空穴來風,因那些自稱踏足過源頭之人,在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況下,各說紛紜,但有四個字是他們異口同聲說出來的。

那就是:“世外桃源!”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