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異世之天下無爭 > 第40章 說死就死
        眼見著恩琪雅準備出手了,肖若云四人大為振奮。

    他們全都睜大了眼睛,想要看看二流一品高手的水平。哪怕只能學習到個一招半式,對于他們的提升都有著莫大的好處。

    孰料就在恩琪雅要走出馬車的時候,她的身形突然頓住。

    再轉過頭來的時候,神情已然萬分的尷尬。

    “哎呀,實在對不住,恐怕我不能為你們而戰了!

    這真的是一個糟糕到了極點的壞消息。

    梁雪茹驚恐地喊道:“前輩,為什么?”

    恩琪雅在大家絕望的目光中,尷尬地撓著頭發。

    “那個……那個……嗯……我算錯時間啦!

    肖若云悲憤不已,責問道:“算錯時間有什么關系?”

    恩琪雅十分認真地道:“算錯時間的話,關系可就大了。因為這樣一來,是會死人的!

    李驕陽鼻孔里噴出粗氣,怒火中燒。

    “會死人?誰會死?”

    眾目睽睽之下,恩琪雅的手指指向了自己。

    “我呀!

    ???????

    肖若云四個人的腦子里滿是問號,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說。

    恩琪雅可憐巴巴地道:“你們都知道的啦,我們暗夜精靈會在一百二十歲的時候死掉。我今年正好一百二十歲,所以我會在今年死掉的!

    肖若云汗毛直豎。

    “難道就是今天?”

    恩琪雅委屈地噘嘴,但還是點了點頭。

    “今天正好是我一百二十歲的生日。原本我計算著,我死去的時候,應該是午夜子時,但正好可以把你們送回龍瀾城。誰知道,我的死期竟然是午時!

    說著,她一指天上漸漸要行進到中央的太陽,道:“你們看,午時已經到了!

    肖若云慌了,掙扎著道:“哪有這么巧的?前輩,再堅持一下,不能把我們扔在這里啊!

    他們四個人當中,雖然他和李驕陽的傷勢好了。但以他們兩個的武功,又哪里會是金山五惡的對手。

    恩琪雅要真是沒了,他們絕對是死翹翹了。

    可恩琪雅的話卻更加令人絕望。

    “哎,這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說完,她的眼球一翻,整個人都軟趴趴地倒下了。

    肖若云連忙扶住她,拼了命地搖晃著她的身體。

    “喂,喂,喂?要不要這么準時?前輩,拜托晚點再死啊。你就這么死了,我們該怎么辦?”

    看著恩琪雅安靜無力的樣子,四個人眼前一片黑暗。

    梁雪茹顫顫巍巍地伸出手指,搭在了恩琪雅的人中上面。結果很顯然,早已沒有了氣息。

    “前輩……前輩她真的死了!

    李驕陽炸廟了。

    “說死就死?要不要這么快?”

    肖若云冷汗如雨,聲音都嘶啞了。

    “喂,你這么漂亮,是可以做女主角的啊。你就不能堅持一下咩,做龍套和做咸魚有什么區別?”

    奈何一個死人,自然沒法回應他們了。

    恩澤菲爾嘆息一聲,還能說什么呢?只能感嘆命運的捉弄。

    她一咬牙,抽出了長劍,看著漸漸走近的金山五惡,低聲道:“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你們等下各自逃命,我來掩護你們!

    說著,她不著痕跡地把劍圣遺物塞到了肖若云的手里。

    顯然,恩琪雅的突然死亡,打亂了他們的計劃,F在,沒有人能夠幫助他們。

    他們要獨自面對金山五惡了。

    恩澤菲爾很清楚,即使自己沒有受傷,但是帶著這么三個初級的弟子,也不可能是金山五惡的對手。

    現在武功最高的她還受傷了,那就更加沒有希望。

    唯一的牽絆,就是劍圣傳承太過于重要。無論如何,都不能落入歹人的手中。

    為了保住劍圣傳承,沒有辦法,必須要有人做出犧牲了。

    而唯一能夠稍微阻擋金山五惡的,就是她了。只希望通過她的犧牲,能夠讓肖若云三人逃出去。

    只要有一個人回到龍瀾城,把劍圣傳承帶回去,那她的死就值得了。

    可她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即使努力掙扎著想要站起來,都因為肋間的劇痛而冷汗淋漓,完全做不到。

    那邊,金山五惡看到恩琪雅倒地不起,再無聲息。在最初的驚疑之后,終于猖狂起來。

    “哈哈哈哈,恩琪雅死了。這下你們沒救了,小家伙們,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了!

    拿著竹筒的家伙,顯然是五人的老大。他走在前面,臉色漸漸猙獰,殺氣四溢,顯然是不打算手下留情的。

    另一個人則快步超越了他,手中的巨錘舞動的虎虎生風。

    “怪只怪你們惹了不該惹的人,所以變成了鬼,也不要有什么怨言啊!

    恩澤菲爾氣急,只剩下痛罵的力氣了。

    “你們這些混蛋,有種……有種等老娘的傷勢好了,咱們一對一決一勝負!

    拿著刀的家伙一臉的猥瑣,死死地盯著恩澤菲爾姣好的身材,甚至還流起了口水。

    “嘿嘿嘿,小妞,你喜歡一對一?放心,等下大爺我好好滿足你。別說一對一,一對五我們也竭誠為你服務!

    話音剛落,金山五惡就集**笑起來。

    恩澤菲爾臉色煞白,沒有想到,自己今日虎落平陽被犬欺,竟然臨死還要被人羞辱。一時間,不免留下了悲痛的淚水。

    看看弱不禁風的恩澤菲爾,又看看同樣楚楚可憐的梁雪茹,肖若云的心里瞬間波瀾萬丈。

    身為一個男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自己至親至愛的人受到傷害。

    想到這里,他猛地站起身來,大踏步走出了車外,擋在了恩澤菲爾和梁雪茹的身前。

    “你們這些混蛋,就只會恃強凌弱,算什么英雄好漢?今日,就讓你們瞧瞧小爺的厲害!

    眼瞅著李驕陽也要站出來和他并肩作戰,肖若云連忙喊道:“你照顧好老師和師姐,懂嗎?”

    李驕陽懂了。

    肖若云這是打算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給他們制造逃離的機會了。盡管這樣的做法,似乎意義不大。但這樣的生死關頭,顯然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在面對危險的時候,人總要做出選擇和犧牲。

    他們四個人,兩個女人,兩個男人,還是受傷的兩個女人。所以犧牲的事情,只能由男人來做。

    現在是肖若云,如果后面需要的話,李驕陽也會毫不猶豫地站出來。

    只是看著這邊的舉動,金山五惡卻狂笑不止。

    “哈哈哈,你們就不要做徒勞的掙扎了。今日,你們四個人全都要死!

    那個拿著竹筒的老大比劃了一下手中的武器,戲謔地笑道:“小家伙,你很勇敢,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只是你覺得,以你那微末的武功,能夠阻擋我們嗎?呵呵,今天,我們會把你切成碎塊啊碎塊!

    都不用他說,面對著五個武功高強、窮兇極惡的對手,肖若云的心里也是悲觀到了極點。

    人貴有自知之明。

    他是什么水準,對面是什么水準,實力的差距一目了然。別說對面有五個高手了,即使是一個,他也擋不住十招。

    這就是武士和三流的區別。

    可那又如何?

    肖若云甩甩頭,也把滿腔的恐懼甩掉。

    他堅定地看著越走越近的五個惡人,咬牙道:“今日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們傷害到老師和師姐的。大丈夫死則死矣,雖百死而無悔!”

    “小師弟……”

    眼看著惡戰一觸即發,梁雪茹滿眼血淚,就想要掙扎著跑出來。就算是要死,她也想要和肖若云死在一起。

    可李驕陽卻死命地按住了她,與此同時,手也悄悄地摸到了馬車的韁繩。

    肖若云不惜一死也要為他們拖延時間,而他們能做的最大報答,就是盡量有人能夠生還。

    只要他們有人能夠回到龍瀾學院,那么依靠著龍瀾學院龐大而恐怖的力量,就一定能夠為他們報仇。

    那個拿竹筒的家伙笑的愈發猖獗。

    “喲喲喲,還真是一對小情人呢。不過真是可惜,你的如意郎君馬上就要死在我的暴風驟雨針之下了。嘖嘖,被成千上萬支鋼針打成刺猬,也不知道你們到了地府,還能不能相認?”

    肖若云臉色一驚,這才知道,這個家伙手中拿著的竹筒,竟然是暗器。

    怪不得他的兵器如此奇異,還能夠成為這伙人的老大,果然是有些門道的。

    可對方的兵器是暗器,卻讓他的心頭更加蒙上了一層陰霾。

    對方只是用普通的兵器,他都打不過呢,F在居然還有類似于孔雀翎一般的暗器,以他的武功是絕對沒辦法躲得過去的。

    今日,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