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異世之天下無爭 > 第10章 虎嘯龍吟
    山洞苦寒,僅憑一床被褥,難以抵擋。

     這一夜肖若云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到了清晨,實在難捱,只得爬了起來。

    等走出了山洞,才赫然發現,腳底下已經烏云漫天,雷雨大作。

    為何是腳底下呢?

    因為青云山巔實在是太高了,結果烏云也只能到半山腰的位置而已。

    所以就成了他站在云上,看著電閃雷鳴。

     “嘖嘖,想不到還有這種奇觀!

    肖若云探頭向下看了又看,發覺除了鋪天蓋地、綿延無際的烏云之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腳底下的驚雷不絕于耳,好似整座山都被震動了,讓人腳底發麻。

    抬頭看看,太陽正從東方的烏云邊緣露出了邊角,隨即金燦燦的霞光就鋪滿整個世界。

    本來烏云如墨,讓整個世界一片暗沉。此時陽光乍現,又好像遍地都是黑金,帶著詭異的絢爛。

    搖搖頭,肖若云走進山洞,把昨天吃剩下的飯菜拿出來。又用火折子點了柴火,把飯菜熱了之后草草吃完,算是解決了肚子。

    “哎,今日干什么呢?”

    耳聽著雷鳴大雨不止,他又開始無聊起來。

    “誒,對了,我的劍呢?”

    肖若云這才想起來,昨日耍的痛快了,結果不知道把劍給扔到哪里去了,便起身尋找。

    轉過洞口,便看到了劍鞘橫躺在巖石上。再一抬頭,就看到了長劍赫然插在那塊平坦如鏡的巨石當中。

    “這……”

    肖若云咋舌不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把劍,真的是自己插入巨石的?

    什么時候,他有這樣的力量了?

    他驚奇地走上前去,抬手敲了敲了巨石,結果咚咚作響,骨節生疼,證明這巨石確實堅硬無比。

    肖若云百思不得其解,伸手握住了劍柄,深呼吸一口氣,猛地咬牙向外拔。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阻塞,長劍輕而易舉地就從巖石里拔了出來。

    他猝不及防,還因為跌了一個大跟頭,摔的頭昏腦脹。

    “什么鬼?”

    肖若云揉著屁股站起來,滿以為是自己昨夜把長劍插在了巖石的縫隙里,所以才會如此。

    孰料等他走進了巨石,眼珠子差點沒有瞪出來。

    因為他明明確確地看到,這一整塊巨石光滑完整,什么縫隙也沒有。就好像剛才長劍沒有插在上面,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覺而已。

    “嗯?”

    肖若云莫名其妙,伸出手掌稍微用力拍帶著巖石,巨響下巖石的反震讓他的掌面刺痛不已。

    他還不信邪,又伸出手指,對著記憶中長劍插入的位置捅了下去。

    “哎喲。。!”

    好家伙,十指連心,肖若云疼的冷汗淋漓,終于清醒了。

    這塊巖石上,確實沒有什么縫隙。

    那就奇怪了啊,他的長劍究竟是怎么插進去的呢?

    還是按耐不住好奇心,肖若云抬起長劍,又一次嘗試著對著巨石刺了過去。

    “呲”地一聲輕響,讓他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次他親眼看見長劍沒入了巨石,只剩下劍柄露在外面?僧斔檬终迫ビ|碰的時候,巨石又堅硬如鐵,便連一寸也沒有凹陷進去。

    “這什么?”

    肖若云完全傻了,對于這種徹底違背了物理學知識的現象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不過沒等他再去過多研究呢,渾身的寒毛猛然豎起,讓他意識到了巨大的危機。

     肖若云打了一個冷戰,豁然回頭,盯向腳下的烏云。

    然后就看到好似銅墻鐵壁一樣的烏云忽然左右一分,有一物帶著威猛絕倫的氣勢躍了出來。

    只見此物身高足有兩米,通體雪白,稍微一動便風云激蕩。顧盼之間,帶著令人膽顫、驚怯的兇惡。

    這竟然是一只老虎,而且和肖若云傳統認識中的老虎不同。

    這是魔武大陸才有的生物,名叫白玉老虎。

    這可不是普通的老虎,傳聞這種動物實力非凡,笑傲山林,乃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而且這白玉老虎不但力量強大,而且還懂得一些魔法元素的應用。即使是三流高手碰到,也是應付不來的。

    肖若云愕然看著數十步外的白玉老虎,整個人都懵了。

     這青云山巔,為什么會出現白玉老虎?

    他是如此,對面的白玉老虎也差不多。根本沒有料到這里會有人,喘息未平,謹慎的目光便鎖定了過來。

    隨即,那白玉老虎似乎發覺對面的人很弱雞,謹慎之心盡去,立刻張嘴咆哮,同時眼睛里閃過殘忍的光芒。

    它的咆哮驚天動地,竟然讓烏云似乎都退散了稍許。

    直面它的肖若云更是不堪,只感覺到一股狂風席卷而來,竟然將自己拍在了巨石上。

    該死的,這個白玉老虎絕對是懂得風系魔法的。

    空蕩冷絕的山巔,一人一虎的對峙僅僅持續了片刻。

    那白玉老虎在度過了最初的驚愕之后,已然發現,對面的人并不足以威脅到自己。

     既然是這樣的話,白玉老虎伸出舌頭,掃過自己的嘴巴,眼眸中滿是貪婪的神色。

    雖然不知道它經歷了什么,但很顯然,剛剛從狂風暴雨中穿梭過來,它的狀態一定不是很好,急需能量的補充。

     而此時在眼前,就有那么一大塊肥肉等著它大快朵頤。

    于是,白玉老虎開始邁動腳步,向著肖若云慢慢逼來。

    肖若云渾身冰冷,沒有想到今日在這里竟然遭遇了如此魔物。

    他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白玉老虎,但也聽別人說起過這種生物的恐怖。

    可不是說白玉老虎只存在于龍瀾山脈的深處嘛,即使大師兄陳洛進入龍瀾山脈試煉,只要不深入的太多都不會有危險呢。

    為什么這只白玉老虎,會出現在青云山巔?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他現在的處境,已經到了最危險的邊緣。

    現在漫天大雨,上下隔絕,沒有人知道他的境況,也不會有人來幫助他。

    難道今日要葬身虎口?

    不容肖若云多想,白玉老虎走到了合適進攻的距離,又是一聲狂嘯。當劇烈的威壓逼得肖若云睜不開眼睛的時候,白玉老虎已然展開身形,疾如閃電地沖了過來。

    肖若云背靠著巨石,連抵擋狂風都耗盡了力氣,更不要說躲避了。

    眼見著那白玉老虎當空躍起,龐大的身形已經將自己完全籠罩,他更是絕望。

    可他當然不想死啊,他還有大好的年華和許多未知的世界沒有探索呢,怎么可以死在這里?

    眼見著白玉老虎的身形在眼前漸漸放大,躲避又做不到,肖若云一咬牙,抓住長劍猛地抽了出來,想也不想,便橫在了眼前。

    可看白玉老虎那力愈千斤的威勢,他手里這柄細細的長劍,似乎并不比木棍結實到哪里去啊。

    也許當白玉老虎巨大的爪子從空中拍落下來,會將他連人帶劍一起拍碎。

    可那又有什么辦法呢?

    這已經是肖若云唯一能夠掙扎的辦法了。

    說那時,那時快,白玉老虎眨眼之間就到了近前,鋒利的虎爪如鋼似鐵,根本就沒有將長劍放在眼中,而是直直地拍來。

    凌厲的威勢帶動著空氣的急劇壓迫,讓肖若云連呼吸都做不到,臉色因為缺氧而急速漲紅,意志已經散亂了。

    完了,完了,徹底完了!

    第一次面對這個等級的兇獸,肖若云才知道對手的可怕。今時今日,他肯定要交待在這里了。

    眼見著虎爪已經到了近前,竟然比他的腦袋還要大上一圈。這么一下拍來,他的腦袋肯定會碎掉的。

    當虎爪和長劍接觸的一剎那,肖若云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已經準備認命了。

    可就在他都已經放棄的時候,異變陡生!

    那柄本來平平無奇的長劍,陡然迸發出直沖云霄的詭異紅芒,其中還夾雜著更具威勢的龍吟。

    白玉老虎的虎嘯碰到這霸氣絕倫的龍吟,就好像海船碰到了冰山,立刻消融。

    不但如此,那沖天的紅芒還帶著無盡的殺氣和怒意,瞬間將白云老虎整個包裹在其中。

    隨即,伴隨著白玉老虎的一聲慘叫,肖若云的眼前塵土飛揚,目不可視。

    肖若云抬起左臂,狼狽地擋在眼前,才沒有讓這塵囂弄傷了眼睛。

    足足過了半炷香的功夫,這紛亂的塵囂才終于散去。

    肖若云膽戰心驚地緩緩抬頭,看向眼前的時,卻被呈現的景象嚇的心臟驟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風平浪靜的青云山巔,那只白玉老虎已經倒在了他身前五米處。不但如此,白玉老虎的四肢竟然全都被斬斷,腦袋也和軀干分了家。

    妥妥標準的五馬分尸,死的已經不能再死了。

    想到剛才白玉老虎撲來的威猛,肖若云簡直不敢相信,它怎么會這么快就死了呢?

    不對,是那道紅光!

    肖若云猛地抬起手中的長劍,仔細地端詳起來。

    劍還是那柄劍,他使用了好幾年了,熟悉的已經不能更加熟悉了。

    但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看去,劍身上總有一種異樣的氣息正在流轉,讓人不自覺地產生了拜服的念頭。

    心念一動,肖若云連忙運起真氣,注入到了長劍當中。

     當他的內力和長劍里的氣息相碰之后,一股遠比剛才的白玉老虎還要強大的威壓撲面而來,似乎要將他的神識徹底扯碎。

    肖若云悶哼一聲,鼻孔、嘴角、耳孔、眼孔全都滲出烏血來,整個人也搖搖欲墜。

    沒等他昏厥過去,隨機系統突然自行運轉。

    “發現洪荒神力,保護機制啟動,開始辨別和吸收!”

    有了隨機系統的摻合,肖若云承受的壓力盡去,一下子穩住了心神,又能夠安心地觀察起這股神奇的力量來。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