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異世之天下無爭 > 第2章 穿越的福利
    胖子在笑,其他人便也笑了。

    因為胖子的笑很有感染力,讓人不得不跟著笑。

    “來吧,小師弟,讓我梁胖子背你上山,保證舒舒服服的,比騎馬還安逸?刹幌穸䦷熜帜菢,瘦骨嶙峋,咯的你呲牙咧嘴!

    這人是青云劍派的五師兄,名叫梁發,也是青云劍派里最胖的人。

    不過胖子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會讓人心生好感的。特別是梁發,一笑起來如同彌勒佛一般,再生氣的人也消了。

    可他的話卻讓另一個人不滿了。

    “嘿,我說你梁胖子什么意思?說騎馬就騎馬,帶上我安逸干嘛?”

    說話的也是一個怪人,佇立在一旁,還拿著一本書愛不釋手。

    這是青云劍派的三師兄安逸,人如其名,很享受安逸。只要有書讀,就什么都無所謂。

    用他的話來說,劍可以不練,書不能不讀。

    被三師兄揪住不放,梁發眼珠子亂轉。

    “嘿嘿……嘿嘿嘿……我是說,三師兄你騎馬的話也很安逸!

    其他人哄堂大笑,連安逸也搖頭失笑,不跟這喜感的胖子計較。

    回過頭來,安逸又對肖若云道:“小云,你看你梁師兄對你多好。這么遠的山路都搶著背你,你怎么感謝他?”

    眾目睽睽之下,肖若云也笑了起來。一邊笑,還一邊從懷里摸出一個包裹來。

    “梁師兄對我的好,那是人盡皆知的。作為小弟,受其恩惠,豈能不回報萬一?梁師兄且看,此物喜歡不喜歡?”

    說著,肖若云打開了包裹,卻讓梁發大叫一聲。

    “哎呀,這是驚卻鳥。我都好久沒有吃過驚卻鳥肉了,可饞死我啦!

    說話間,梁發已經一把將包裹搶了過來,妥善地塞進了自己的懷里。

    “嘖嘖,這么大的一只鳥,回去之后聚攏了篝火,烤熟的過程中撒上白糖。嘖嘖,給個神仙都不換呢!

    他在這邊做著美夢,那邊梁雪茹的纖手卻已經揪住了肖若云的耳朵。

    “好啊,小云,你又偷大師兄的吃食。大師兄在山里修煉,本來就很辛苦,你怎么下得去手?”

    “哎呀呀,疼,疼,疼!好師姐,你聽我說,我就拿了這么一只。大師兄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無論如何是不會虧待自己的。他的密室里,可是藏了十七、八只各種肉類呢,足夠他吃的了。再說了,大師兄不是馬上就回來了嘛!

    說起青云劍派的大師兄,肖若云也是滿臉古怪。

    杜真一直都很沉穩,再次開口道:“好了,你們不要嬉鬧了。天色馬上就要黑了,咱們趕緊回去,莫要讓師父、師叔擔心了。梁發,你背著小云。安逸、叢山,你倆在后面護著點。雪茹,你在前面開路!

    二師兄發話了,大家果然停止打鬧,一群人順著山路,往山上行去。

    青云山壁立千仞,高聳入云,巍峨挺拔,氣勢驚人。

    哪怕經過了幾代人的開拓,山路依舊崎嶇。一行人都是武者,也堪堪趕在太陽落山之前抵達山門。

    就見半山腰處,好大一座牌坊聳立,遠遠的在夕陽下閃爍著璀璨的光芒,竟看不出是石是玉。

    反正離著很遠,都看的到青云劍派四個字湛然閃爍,宛若霓虹。

    看的出來,青云劍派雖然遠離塵世,但在這一方天地中過的倒也輕松自在。

    遠遠地,山門下站著兩人,此時已經看到了快速奔來的肖若云一行,目光始終盯著。

    而看到兩人,梁雪茹一聲嬌呼,乳燕投林一般地躍了過去。

    “爹爹,師叔,我們回來!”

    肖若云抬頭,這才看清,山門下站著的兩人,一個是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個是熱辣風韻的熟女。

    梁雪茹跑了過去,卻撲進了那個熟女的懷抱,親昵的不得了。

    這個功夫,肖若云一行人也上來了。

    杜真搶到前面,向中年男子做了匯報。

    “師父,我們尋到小云了。他在青云澗那邊摔傷了腳,走不得路,我們將他背回來了!

    這個時候,梁發也將肖若云放了下來。

    他墊著一只腳,挪到中年男士面前,恭恭敬敬地道:“徒兒一時不查,勞煩師父、師叔擔心啦!

    他的態度可沒有作偽,而是實打實的。

    繼承了這具身體的肖若云可是知道,如果十五年前,不是梁孟言從雪地里將自己抱回來撫養長大,肖若云肯定活不下來。

    梁孟言于他,不僅僅只是教授武功的師父,還是撫養長大的父親。

    梁孟言現年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四十歲。

    從父親的手里繼承了青云劍派掌門的位子,平日里就在山中教導弟子,卻沒有什么太大的野心。

    畢竟在魔武大陸,青云劍派可不是什么了不得門派。

    梁孟言自己,也僅僅只是一個二流七品高手。

    雖然是青云劍派的第一高手,但是別說放到整個魔武大陸,即使是唐國境內,都是不夠看的。

    魔武大陸的武力值有著嚴格的界定,各個等級之間的實力天差地別。

    看到肖若云狼狽的樣子,梁孟言眼底閃過一絲心疼,沉聲道:“你武功未成,日后還是少去青云澗那邊。要是有什么意外,豈不是災禍?”

    “是,徒兒記下了!

    肖若云心里暖暖的,滿以為回來之后會遭遇訓斥,沒想到梁孟言竟是如此和藹之人。

    那邊,那個熟女已經從梁雪茹的糾纏中回過神來,問道:“小云,讓你送的口信送到了嗎?”

    肖若云不敢怠慢,忙道:“啟稟師叔,弟子已經送到了。不過沒有見到大師兄,想必是去密林深處歷練了。不過等他回來,一定能夠看到弟子留下的訊息的!

    熟女是青云劍派的小師叔,名叫席夢思。

    這名字……

    不過肖若云可不敢吐槽,因為這個女師叔的脾氣可不太好。三十多歲還沒有嫁人的老處女,發起飆來誰也受不住。

    聽到肖若云傳到信了,梁孟言和席夢思都松了一口氣。

    “這樣就好了,等洛兒趕回來,三日后的大比,我青云劍派的勝算就又多了幾分!

    席夢思的情緒變化很大,剛才還平靜如常,現在又興高采烈。

    見事情順利,梁孟言也沒有多言,而是吩咐道:“那你便回去休息吧,讓你三師兄給你看看,不要留下什么傷患。雪茹,你去廚房,把給你小師弟準備的飯菜送過去!

    一群人遵命散去,肖若云也被送回了屬于他的房間。

    別看他是青云劍派最小的弟子,但是住的竟然是單間。一座不大但是雅致的木屋,其中竟然也分為了臥室和書房、客廳三個部分。

    究其原因,還是青云山太大、青云劍派人太少。

    上一輩就掌門梁孟言、二師叔魏孟書、三師叔席夢思,而到了肖若云這一輩,也總共才師兄弟七個人。

    十個人守護著偌大的青云山,遍地又是樹木,加上不缺資財,所以對于弟子們的居住環境,梁孟言是很大方的。

    每人一個獨立的院落和房子,互相不會打擾,還能安靜修煉,美滋滋。

    三師兄安逸喜歡讀書,不喜歡練武,最擅長卻是醫術。平時門派里誰有點頭疼腦熱的,都是他來診治。

    肖若云傷的也不算重,安逸瞧過之后,梁雪茹也送來了飯菜,便算是完事了。

    “好了,小云,你好好休息吧。明日的灑掃就不用你管了,爭取早日康復。說不定三日后的大比,你也要出場呢!

    梁雪茹人都走到門外了,突然想起什么,又回頭吩咐道:“對了,閑來無事,你不如修煉一下流云功。對于你的傷勢恢復,有好處呢!

    肖若云微微一笑,道:“好呢,師姐,我記住啦!

    終于人都走了,房間里安靜下來,肖若云卻沒有立刻休息,而是打量起新環境來。

    古風古韻的房舍,全都由實木打造,雕梁畫棟,美輪美奐。

    不過這里沒有電燈電話,也沒有網絡wifi,一切都呈現出原始的風貌。

    繼承了原身的記憶得知,魔武大陸還處于類似地球的封建社會早期的形態。唯一不同的是,這里是武者和魔法師的天下。

    想要在這樣的世界里出人頭地,要么是厲害的武道高手,要么是厲害的魔法師。

    肖若云是宅男性子,對于打打殺殺之類的,不太感興趣。

    可來到這樣的世界,又沒有多姿多彩的生活,就只能無聊地練練功夫了。

    梁雪茹所說的流云功,乃是青云劍派的內功心法,學成之后配合青云劍派最頂級的青云劍法,威力無窮。

    傳聞流云功乃是青云劍派祖師太上真人觀青云山白云漫卷的壯觀景象所創立,取白云飄渺、變化萬千之意。

    這門功法講究的是綿密舒緩、流于無形,最初修煉時若有若無,看似普普通通。但中正平和,意泰安舒,沒有任何的風險。

    而且這門功法博大精深,練到最高深處,成為神級高手也易如反掌。

    第一層便只需要十年之功可成,第二層循序漸進,也不過十五年。到了第三層,二十年可以小成。

    如此修煉下去,流云功大成……到死也做不到。

    因為這門功法,他喵的竟然有十五層。

    雖然這是武道的世界,人的壽命普遍偏長,但最多也就能活個一百五六十歲。

    而想要修煉到流云功第十五層,最快也要三百多年的壽命。

    不得不說,這青云劍派從祖師爺開始就不太靠譜。

    不過沒辦法,青云劍派就這么一門功法,不練這個,也沒有其他的可以練。

    肖若云吐槽和無奈之后,只好平心靜氣,按照功法吐納呼吸起來。

    “!惺艿轿湔邭庀,隨機系統已經激活,歡迎使用!”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