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逆轉之王 > 第10章 多罵幾句
    “雷探長,我們也不知道,這次非法交易里面,會出現寶船大劫案的贓物!”崔耀向雷探長解釋道,“如果知道的話,肯定會第一時間上報給總局知曉的!

    “那個火族人的出現也實屬意外,當時我們全都在場,如果沒有方探長挺身而出,恐怕連贓款都追不回來!”

    “是啊,”旁邊有另一位高級探員附和,“那個火族人的靈力修為,至少在3環以上,這種實力就算不是方探長的對手,逃跑也是沒有問題的!”

    “哼!”雷探長沒好氣地瞥了崔耀等人一眼,轉回頭沖方奇說道,“方探長,你是怎么管教你的手下的?這么沒大沒小嗎?

    “怪不得,你們轄區最近的破案率一直上不去呢!

    “我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你們放走了和寶船案相關的疑犯,那么你現在就必須得給我一個交代!”

    說完之后,雷探長瞇起眼睛盯著方奇,那意思,顯然是在等待著方奇的辯解。

    然而,方奇卻眨著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萌萌地看著雷探長,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滿臉的興奮之色。

    “嗯……”雷探長愣了一下,又補充道,“要不然,上面責怪下來,我也好替你解釋一下……嗯……”

    在方奇奇葩怪異的注視下,雷探長已然沒了脾氣,只好喝了一句:“你……你看著我干什么?說話啊你?”

    “繼續……繼續……”方奇特別認真地說道,“雷探長,請你繼續罵我好不好?”

    我倒……

    方奇的雷人表現,頓時驚得探員們張口結舌。

    而這個時候,雷探長的汗都下來了,他也沒有想到,方奇竟然沒按套路出牌。

    “你……你是不是有毛病啊?”雷探長咬著牙罵道,“你瞎貧氣什么?你是不是連這個轄區探長也不想當了?”

    “對,對對對……”方奇瞅著腦中正在快速點亮的逆轉花瓣,趕緊催促道,“加油啊雷探長,繼續罵!罵得越痛快越好!我拜托你,能不能帶點臟字出來?”

    我再倒……

    看到方奇一副賤萌欠扁的模樣,探員們好像被什么東西燒糊了一般。

    結果,方奇越是這樣催促,那雷探長就越罵不下去了,好似拳打棉花,無處發力,只好閉上了嘴。

    “哎?別介啊?”方奇著急,“您就當疼我了,再多罵幾句吧!拿出您的實力!”

    “你……”雷探長又愣了一下,只以為方奇是在諷刺自己,當即氣得呼呼直喘,胸口起伏,卻是再也不說一句。

    嘖嘖……

    方奇咂嘴,眼瞅著一朵逆轉花瓣就要點亮,他卻閉嘴了,這可怎么辦呢?

    要不然……

    方奇靈機一動,計上心來,急忙湊到雷探長的跟前,極為恭敬地喊了一句:“老混蛋,你還敢罵我嗎?”

    唰……

    隨著“老混蛋”三個字出口,會議室頓時如墜冰窖,探員們全都嚇壞了!

    “你!?”雷探長氣得快要從座位上蹦起來,指著方奇破口大罵,“混蛋,你忘了你是什么出身了嗎?

    “你敢辱罵長官!信不信,我現在就跟上級打報告,把你給撤了?你這樣的人,就適合去守邊防要塞,根本不適合當什么偵探……”

    完了……

    方奇突然發現,盡管雷探長正在破口大罵,可是那朵逆轉蓮花卻反應不大。

    由此看來,自己找來的挨罵,根本不算!

    這可不好玩兒了,如果不能去招惹人,那誰有閑情逸致會對著自己罵街玩兒呢?

    “我早就說過,土匪永遠是土匪,就算穿上了制服,也脫不開那一身匪氣!”雷探長仍在大發雷霆,“這是你一輩子撇不開的污點!總探長淪落到這個地步,你都沒有一點羞恥感嗎?

    “我要是你,我早就引咎辭職了,你的臉皮也真夠厚的!”

    哦?

    方奇皺眉,聽雷探長這意思,自己居然還有污點,什么叫一身匪氣?自己不是軍伍出身嗎?難道以前還當過土匪?

    不過,看著雷探長如此打壓自己,他已經開始琢磨,是不是,應該使用最后一片逆轉花瓣了?

    他非常期待,使用之后,會發生怎樣的逆轉?

    可是,轉念一想,自己現在僅僅剩下了最后一片逆轉花瓣,如果冒然使用,一旦再發生重要事件,可就徹底沒轍了。

    所以,還是省著點兒用吧。

    于是,方奇趕緊上前,沖那雷探長笑道:“哎呀,雷探長啊,您生這么大的氣做什么?

    “我沒有罵您啊?我剛才說您‘罵得對’,您怎么還聽成‘老混蛋’了呢?誤會,誤會啊……呵呵呵……”

    方奇的尬笑,讓雷探長張牙舞爪,卻又無從下手。

    “我哪敢罵您呀!呵呵呵……”方奇常年編寫劇本游歷社會,精通厚黑學,應付這點小事還是游刃有余,當即繼續勸道,“我剛才是在真心求罵呢!

    “您罵人罵的,那聽到心里就那么舒服,讓我意猶未盡,流連忘返吶……”

    “你……你……”雷探長氣得嘴唇發紫,當即一拍桌子,站起來沖方奇吼道,“你別跟我耍貧嘴,我告訴你,寶船贓物是從你們轄區出現的,人也是從你們手里溜走的。

    “說別的都沒有用,我限你在一個月之內,把寶船案的真相查清楚,抓住那些囂張的劫匪!

    “如果完不成,那你這個轄區探長,也就干到頭了!哼!”

    說完,雷探長冷哼一聲,竟然甩袖離去……

    哇!?

    噢耶!

    誰知,雷探長前腳還沒踏出辦公室,方奇卻發出了興奮的驚呼聲,甚至還做了一個單臂握拳的慶祝動作。

    因為,他忽然發現,雷探長最后給他的這句,竟然唰地點亮了那片逆轉花瓣!

    “嗯?”雷探長轉回頭瞥了方奇一眼,然后搖頭嘆息道,“唉……這家伙的臉皮,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厚了……”

    等到雷探長徹底離開之后,探員們趕緊圍了過來。

    “探長,”崔耀擔憂地說道,“一個月,這怎么可以呢?雷探長分明是在刁難你啊!”

    “是啊,”龍小陽說道,“寶船大劫案是北方第一大案,全國派出了多少高手調查,都沒有查出線索!

    “我們一個小小的轄區偵探局,怎么可能搞定呢?”

    “方探長,”一位上了年紀的老探員出主意道,“我看,您還是跟上面反映反映去吧?雷探長擺明了是公報私仇嘛!”

    “沒關系,沒關系!”誰知,方奇卻是毫不在意,當即一屁股坐在了剛才雷探長的位置上,對眾探員說道,“不就是寶船案嘛,給他們破了就是了!

    “來來來……都別愣著,現在開會吧我們……”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