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第四帝國之鷹 > 第63章 在場的各位都是弱雞(三)
    洛君聽說接下來輪到劍道社上陣,站起身來,拿著木劍就要上臺,卻聽陳道說道:“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我們需要確定下戰術,先請大家欣賞我們功夫社啦啦隊為你們帶來歌舞表演,表演者張綠野、張靈梅、田依。”

    洛君見陳道走下擂臺,也只得坐下,遙望對面陳道的舉動,卻很快被擂臺上的三個女生吸引。

    隨著動感十足的音樂,場上的三個女生開始演唱一首新歌。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

    三個女生的歌聲吸引了場上絕大多數人的目光,陳道走下擂臺,從椅子上的單肩包里拿出一瓶白酒。

    華中原一直在觀戰,見陳道拿出瓶酒,好奇地問道:“你這是要干什么?”

    “喝點酒壯膽。”陳道說道。

    華中原不由得哭笑不得。

    “小陳,你這時候才知道害怕,早干什么去了。”

    陳道沒有回答,只是拎起酒瓶仰頭喝酒,一口氣喝了三分之一瓶才停下,細心感受著酒精給身體帶來的變化。

    仰頭又喝了幾口,半瓶白酒下肚,陳道晃晃腦袋,感覺恰到好處。

    元元見陳道馬上上場比賽,竟然坐在這里喝起酒來,很是著急。

    “喝幾口就行了,不要喝這么多。”

    “喝的越多,戰斗力越強,你不要管。”陳道說著站起身,繞過擂臺,搖搖晃晃走到劍道社的方陣前,對元朗伸出手。

    “我沒帶武器,你的劍給我用用。”

    洛君坐在元朗身邊,見陳道晃晃悠悠走過來,全身散發著一股酒精的味道,輕輕皺眉。

    元朗無奈,只能把手里的木劍遞給陳道。

    陳道接過木劍,此時場上三個女生的一首歌剛好唱完,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晃晃手里的木劍,陳道對劍道社的人喊道:“咱們開始吧,你們誰先來?”

    “我先來。”洛君第一個站起身來,拎著木劍和陳道一前一后走上擂臺。

    “洛洛加油。”

    “君君,我愛你。”

    各種男生的嚎叫聲從西面八方傳來,聲勢極其浩大,可見洛君的魅力。

    陳道方陣里,元元等人見劍道社第一個上場的是個女生,稍微放下心來。

    和女生比武的話,陳道就算是打不贏,應該也不會受很大的傷害。

    裁判員讓兩人面對面站立,陳道將劍尖向下,對洛君行了個抱拳禮,隨后右手持劍,斜著指向身體前下方的地面。

    洛君右手揮劍在心口碰了一下算是回禮,隨后雙手持劍放在身前。

    陳道看到洛君持劍的手勢,不由得搖了搖頭,抬起左手,向洛君比出個三的手勢。

    洛君不明白陳道手勢的意思,卻也猜出不是什么好意,一對杏眼透出一股煞氣,高舉木劍前沖上來,當頭向陳道劈來。

    陳道身體隨著洛君的前沖而后撤,右手指著地面的木劍隨手向上撩去,和洛君從高處落下的木劍結結實實地撞到一起。

    洛君就覺得一股強大的震蕩波從手中的木劍傳到雙手,又從雙手傳到手臂和肩膀,雙臂發麻,不受控制的松開手,手里的木劍脫手飛了出去。

    陳道隨手擊飛洛君手里的木劍,劍刃依舊是向上撩去,隨后在洛君頭頂劃了道弧線落下,搭在洛君的右肩,架到她的脖子上。

    “你涼了,下臺去吧。記住,要是在戰場,你已經死了。”

    陳道說完撤回木劍,不理洛君的反應,轉身對劍道社的方陣喊道:“她已經涼了,換下一個。”

    全場震驚,沒有人喝彩,也沒有人鼓掌。

    劍道社成員原本全部起立,準備為洛君的得勝喝彩,此時卻尷尬地站在原地。

    洛君在劍道社受歡迎,不僅僅是因為長得漂亮,手下的功夫也獲得全體成員的認可,這才放心地讓她第一個上臺和陳道比武,沒想到在陳道手里連一招都沒撐過去,所有人都有一種三觀破碎的痛苦。

    “你們誰來?快點,我趕時間。”陳道用木劍指著劍道社的成員喊道。

    “我來。”劍道社早已經安排好出場的人選,并沒有任由陳道叫囂下去,一個看起來削瘦精干的男生手持木劍走上臺來。

    “洛君,你先下去吧,我來。”劍道社二號選手對洛君說道

    洛君似乎被意想不到的重大失敗擊潰了精神,呆板地轉身走下擂臺。

    第二場比賽隨后開始,陳道依舊是右手持劍,劍尖斜向下指向身前的地面。

    劍道社二號選手的起手式和洛君不同,和陳道一樣,也是右單手持劍指向地面。

    等裁判宣布開始,陳道手勢不變,腳下跟著對方的移動而移動。

    對面的二號選手,胳膊的長度要超出一般人,乍一看如同長臂猿。

    他似乎對自己的優勢很是了解,腳下移動幾步后,忽然挺劍向陳道的胸膛刺了過來。

    陳道晃動手腕,用的是相同的動作,跟著挺劍刺向對方。

    二號選手見陳道也用相同的動作刺向自己,一副同歸于盡的架勢,卻沒有被陳道嚇到,依舊是保持動作不變。

    陳道心中暗笑,對方肯定是吃定他個子高,手臂長,會先一步刺到自己,這才敢用同歸于盡的打法。

    保持動作不變,陳道手中的木劍卻劃出一道弧線,在空中拐了個彎,點到二號選手右臂的肘窩上。

    “啊”二號選手慘叫一聲,手里的木劍幾乎要刺到陳道,卻在最后關頭手臂劇痛,松手將木劍掉到地上,捂著右臂的肘窩,呲牙咧嘴地站在臺上叫喚。

    “這個也涼了,下一個。”陳道收起木劍,站在擂臺上大聲對劍道社的人說道。

    “啊,道哥太帥了。”

    啦啦隊女生們的尖叫聲響徹體育館,華中原站起身,望著臺上的陳道向黎小龍問道:“小陳他竟然這么厲害,你們之前不知道嗎?”

    黎小龍搖頭說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用木劍和人打架。”

    元元驚訝過后,也跟著啦啦隊女生們一起喊了起來。

    陳道的功夫社這邊氣勢如虹,對面的劍道社和格斗社卻是人心沮喪。

    胡是之臉綠的越來越像是沒長熟的玉米棒子。

    自己似乎是上當了,對面這兩個人都是什么來路?怎么這么強?

    胡是之神情恍惚的時候,劍道社那邊的三號選手已經上臺,正是陳道見過的劍道社社長。

    陳道還是前兩場的老樣子,右手持劍,劍尖斜向下指著地面。

    劍道社社長見識過陳道前兩場的表現,不敢輕敵,慎重地決定后發制人,等陳道先進攻。

    兩個人手拿木劍,在擂臺上轉來轉去,誰也不主動進攻,場面變得很是乏味。

    你不向我走來,我便向你走去。

    陳道決定主動進攻,又和劍道社長轉了兩圈,忽然一個箭步沖上前去,當頭向劍道社社長劈去。

    劍道社長下意識地橫過劍身,想要擋住陳道的攻勢。

    眼看著兩把木劍就要相撞,陳道腳下一個踉蹌,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身體失去平衡,手里的木劍跟著轉彎,劃出一道弧線直奔劍道社長的腿部落去。

    劍道社長此時像是一只被烏龜搶劫的蝸牛,一切都發生的太快,根本來不及轉換姿勢,只能眼睜睜看著陳道的木劍戳到自己右腳的腳背上。

    “啊。”劍道社長一聲慘叫,在場上猴子般跳來跳去,右腳哆嗦個不停,不敢落地。

    陳道站穩,對裁判喊道:“裁判,這個也涼了。”

    裁判急忙上前查看劍道社長的傷勢,很快確定他不能再戰,只能攙扶著他一瘸一拐的走下臺去。

    全場人將陳道取勝的方式看在眼里,心中一萬頭羊駝飛奔而過。

    這樣也能取勝?

    劍道社的陣營里,洛君盯著場上的陳道,板著臉在回想陳道之前的動作,他到底是真的絆了一下,還是故意的?

    陳道走下擂臺,將手里的木劍還給元朗,轉身再次上臺,對胡是之招手喊道:“胡老師,輪到你了,請上臺吧。”

    胡是之左右張望,見格斗社和劍道社人,還有全場觀眾都望著自己,心里很是焦慮,卻只能硬著頭皮,咬緊牙關走向擂臺。

    沒等他走上擂臺,陳道一轉身卻走下擂臺,回到自己座位前,拎起酒瓶,將剩下的半瓶白酒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整整一瓶白酒被喝光,陳道搖搖晃晃,步履蹣跚地再次走上擂臺,大著舌頭對胡是之說道:“來呀,我還能打呢。”

    裁判見陳道搖搖晃晃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還好吧。”

    “我好······好的很,你們別以為·····我喝多了,就······就······不能打。”

    裁判是胡是之請來的,自然不關心陳道的狀態,見陳道說還能打,也不規勸,直接宣布比賽開始。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