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真的是演員啊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都要
    謝無知is力量大佬打盟主。

    謝無聊打仗、書友6119、傅晶sky、暴力一線、華老大、深巷閑人、陳在農村、書友6681書友們的打賞。

    真的是感謝大家的支持。

    昨天上架的情況其實很不好。

    完全超出我的設想。

    其實我不是很看重首訂的數據,更看重均訂,這也是我沒有去各個群發紅包求首訂的原因。

    原本想過可能超不多二百首訂,結果連一百都沒過。

    30:1的首訂比,真的是笑了。

    怎么說呢,這個成績連當初縱橫上架時都不如。

    那時候靠愛發電硬生生的寫到二百萬字,現在我真的不敢肯定寫到那時候。

    尤其慘的是,一共二十章VIP,今天吃了4個404,這還沒開車呢。

    心態完全要崩潰的感覺。

    下班回家之后,完全不想碼字,睡了一覺起來才覺得好點。

    就是感覺辜負了大家的期待,覺得對不起大家。

    吐槽完了,滾去碼字。

    不會太監的,我會努力。

    ————————————

    “大姐你這是要把我賣到哪去啊?可以揭下來了吧?”伸著手亂摸的顧君極度缺乏安全感。

    尤其是眼睛處勒的的太緊,相當的不舒服啊,抬手就要把眼睛上的絲巾給摘下來。

    還沒來得及拽,手臂就被安希給按住了:“不行,還有...還有十分鐘。你先再堅持一下。”

    她今天給顧君的禮物可是非常難以啟齒的,就算被偷看一眼都不行。

    而且還會讓她喪失信心,到時候從這十八樓跳下去都是可以理解的。

    再三囑咐顧君不準偷看,要不然就要他好看的安希依舊不放心,直到得到顧君親口承諾,她才一步三回頭的走向洗手間。

    很顯然安希高估了顧君的人品,他從來不是什么聽話的人,覺得安希應該不在身邊的他悄悄的把絲帶給松了一些。

    快速的把屋內的環境視察了一遍。這一間房間的布置很簡練,身下的床很軟,有點像是酒店的風格。

    看到桌子上擺著的一個蛋糕,再看看手機,時間是23:52,這一切就都明白了。

    今天是8月2日,再過八分鐘就是8月3號了,是顧君的生日啊。

    安希今天如此神秘,肯定是要給自己慶生呢。

    怪不得今天一天沒見到她,這么晚了她還約自己出來,還給自己蒙上眼睛說驚喜。

    是夠驚喜的。

    到現在,顧君是完全不害怕,但也沒有想入非非的做其他的準備。

    他可不是某些傻叉電視劇里的男主角在遇到這種情況下,就把衣服脫咣咣等著女主把自己當禮物。

    只要你敢這么做的,導演就敢安排一群人從門外走進來,手拿著手擰花,手推蛋糕車的朋友們邊說里還說著‘happy birthday’,邊掉一地眼珠子。

    就像電影《獨自等待》里面就出現過這經典的一幕。

    將絲巾恢復原狀,不過比之前松了些許,留有微弱的視線。

    坐在床上的顧君做好了迎接好友降臨的準備。

    一分鐘,三分鐘,十分鐘過去了···

    顧君都有點急了,偷偷的一看手機,時間都12:11,人呢?

    這玩意也好遲到的啊。

    正準備起身呢,就聽見很輕微的‘咔噠’一聲,心中念到‘果然來了’的顧君連忙坐下,閉著眼睛不露一點光線。

    一次性的拖鞋走在地上幾乎沒有聲音,但顧君很明顯的察覺到安希走到了自己身邊。

    因為她的呼吸聲非常的重,像剛做過熱身運動一樣。

    肩膀被推了一下的顧君嘭的一聲倒在床上。

    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有人上來了,心中緊張的他下意識的手一動,有點涼也有點滑。

    就像自己面前的是一匹最頂級的錦繡一般。

    顧不得其他,一把把絲帶扯開,屋內不知何時已經滅了燈。

    借著窗外的一點點亮光,他看的出來這確實是安希,而且她的脖子上系著一只皮質的項圈。

    然后····然后沒有了····

    張了張口的顧君想要問,但還是沒有問出口,這樣的情況下,不管再問什么,那都是虛偽。

    顧君沒問,安希卻開始解釋:“我們現在屬于合約期間,所以說,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吃飯看電影就省略吧。

    如果你拒絕我的話,我會不高興,也會很難堪的。今夜...你是王。”

    顧君沒有說話,而是用實際行動回應。

    (@)づ```(???????·?)

    ———————————

    一個小時后,兩人互相依偎著。

    “我們的協議取消了,從今天開始不準你離開我。”顧君強勢的說道。

    “那青果呢?你舍得嗎?”

    “不舍得。”

    “那你還有臉在這跟我說大話。要是被青果發現我們的關系,還不得弄死我們倆。”

    “其實,青果并不是問題,她一直拿我當哥哥看待,既然她喜歡這樣的話,就繼續這樣吧。

    這世界上愛而不得的事情多了去了,我這算什么。有了你,我也該知足了。”

    昨天晚上的顧君還在糾結,但現在的他不在糾結,是安希替他做出了選擇,而這個選擇也是他想要的。

    或許自己不在難為青果,對她也是一種解脫。

    “嘁,說的我好像是橫刀奪愛的小三一樣。”語氣帶著疲憊與沙啞的安希拍了顧君一下。

    現在的她還為自己的行為而后怕,萬一.....真的很丟人的。

    但不后悔。

    “你是上天派來溫暖我的天使。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容忍我的壞脾氣。姑娘,做好準備了嗎?”

    安希沒有回答,反而用近乎呢喃的聲音說道:“青果是喜歡你的。”

    “什么?”

    摟緊顧君的安希輕聲說著:“我說青果是歡喜你的,不是那種兄妹之間的情感,而是男女之情,只是現在的她還分辨不出這兩種情感的不同。

    這半年的時間你跟她接觸的少,而我跟她接觸的太多。她總是下意識的提起你,說你大手大腳花錢,說你對她管這管那。說你嘮嘮叨叨跟你媽一樣。

    明明是吐槽,可她一直是笑著的,眼神里面也滿是溫柔。

    這些她都看不到,可我看到了,兩個月前你在戛納獲獎,她給你打過電話,結果一個叫白淺接的,白淺還說“你睡了”。

    我還能不知道你嘛,現在的你跟那個叫白淺的絕對不是一路人。

    而且人家都官宣愛情,怎么可能跟你個小編劇鬧緋聞。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我猜得到這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因果。

    青果還小閱歷不夠,她還看不透這一點,當時的她在強顏歡笑,還慫恿我要主動,還說什么不能讓白淺得了手。

    我什么都沒說,可我什么都知道。我的第六感讓我在青果的身上感受到了強大的威脅。比那個白淺給的還要大的多。”

    欲言又止的顧君終于還是開口道:“這會不會是你的錯覺,其實她根本沒有這種想法。”

    “好吧,如果之前的是猜測,那我告訴你一個事實。青果昨天晚上拿著劇本來找我,問我是不是真的情侶就可以演好電影里的角色。

    她的語氣是疑惑,可她的神情竟然是期待。顧君,我這樣說,你還不明白嗎?

    說實話,如果青果昨天沒有找我,我還真不一定能夠做現在的決心。

    我知道這樣對不起青果,可我忍不住,我就是愛你,我就是要擁有你,哪怕只有二十四個小時。明天我就會離開,今天的事情請不要告訴青果,好嗎?”

    眼含熱淚的安希抬起頭看著顧君。

    讓人心生憐憫。

    顧君沉默。

    安希有點哽咽,捂著臉的她推開顧君起身就要向洗手間走去。

    剛走兩步遠,就被突然跳下來的顧君一個環抱,直接扔回床上。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見顧君直接開口:“我不管,你和她,我都要。”

    “我認錯,我不想再裝了,我就是個人渣。”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