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美男天師聯盟 > 第四十四章 又是百歲橋
忽然,在煙花消失時,黑暗籠罩的那一刻,一雙手從她身后猛地伸出,帶著異香的帕絹也捂在了她的臉上,她當即覺得一陣暈眩,身體發軟。
在煙花再次炸亮之時,那棵樹下的藺詩月,已經消失無蹤。
天空一明一暗。照亮了美麗的世界,也蓋住了世界一切的黑暗。
林火火匆匆脫了外套給藺詩月胡亂套上,讓她像是個男人。
李達達也立刻給她套上了斗篷,遮蓋住了她的長發。
煙花如同星雨般散落而下,迷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他們三人圍起了藺詩月從一旁的小路迅速離開。
“他們要走了!”小萵苣急急說,“我們還是去通知悠悠姐姐吧!”小萵苣還是懼怕地看著他們。
胖佛難得臉上沒有笑容,只有肅然:“要通知悠悠姑娘,我們也要先搞清楚他們的身份,小萵苣別怕,有我在!迸址疠p輕拍拍小萵苣的胳膊,讓他不要害怕。
小萵苣趕緊挽緊胖佛粗大的胳膊,躲在他的身旁。胖佛立刻用他肥胖的身體擠開了眾人,追那三人而去。
人潮擁擠,幸好小萵苣所看的世界里只有那三人,否則若是用人的肉眼,真當是要跟丟。這雙眼睛,在此時,真是白長了。
路旁的太監宮女也全被煙花吸引,即便是侍衛,也認為不可能有人敢在這里作惡。這里的人,也不會作惡,因為,他們全是三品以上大元的子女,他們是堂堂的公子小姐,又怎會作惡?
煙花之中,只覺是四個男子從月老石前走過,侍衛甚至都未上前盤問,因為煙花開始前,已有人陸續離開,比如云瑤和尉遲鏡北,還有其他之人。
他們一路快速而下,紅色無人的長廊里是他們匆忙的身影,他們在煙花的忽明忽暗之中,在長廊里如同跳躍的身影,時隱時現。
遠遠的,小萵苣追到了入口月老石處,小萵苣終于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懼,胃部一陣抽搐,他控制不住地嘔吐而出。污物的氣味瞬間熏醒了兩旁的侍衛,看著小萵苣紛紛皺眉,驅趕:“這里不能吐!”
胖佛趕緊給小萵苣擦了擦,看著小萵苣蒼白的臉色,二話不說,他直接將他背起,往山下跑去。他已經看不見那幾人的身影,但是,小萵苣是他的眼睛,他能繼續追蹤那三個披著人皮的魔鬼。
“咚!”煙花在整個京城的上空放亮,玉鏡湖邊也是沸騰起來,百姓們紛紛歡呼起來,與皇族同樂。
百歲橋下的一只小舟里,窩著一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和一個身穿船夫衣帽的魁梧公子,他們分別是司樂府司長之子章疏俊與京城東城校尉之子周虎。
章疏俊與周虎也是京城官員之子,他們之所以在這兒,是因為他們父親的品階不夠,無法參加今夜的東郊御宴。但他們在這兒也是有任務的。
章疏俊樣貌也是英俊,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擅長琴技,很快他就能接替他的父親,成為司樂府司長,替他們家族繼續服侍皇族。
今日他被特地裝扮了一番,前來相親。只是,他看上去并不開心,反是顯得心事重重,還有些心不在焉。
坐在他一旁的周虎五大三粗,一雙虎睛透著兇狠,讓人望而生畏。他今天穿的是船夫的衣服,像是為了什么而隱藏身份。
周虎心急地看看船外被煙花照亮的天空,喝了一杯酒:“麻蛋,姑娘還不來,今年怎么難釣?這煙花都放了,東郊那邊都快結束了!
章疏俊緩緩回神,目光變得有些渙散,小聲地說:“要不……還是算了……”
“什么算了?”周虎瞪大虎睛,真如那山上兇惡的老虎,“你想算了?不可能!我看,我們還是老辦法,抓個回去。哎!會長也真是,非說今年是一周年,必須弄個好貨色,到這里抓人,不然像以前那樣多簡單。真TM麻煩!如果錯過時候,邪神大人怪罪,我們會不會死!”周虎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章疏俊被他這么一說,渙散的眼神里透出了心慌,他不想死,更不想得罪邪神大人。他慌慌張張地起身:“我,我再去看看!闭f著,章疏俊匆匆走出了小船,卻正看見幾個姑娘朝這邊興奮地走來,看那神色就知道是來赴約。
章疏俊立刻回到船艙內,目露緊張:“來了來了!不過……來了好幾個……”章疏俊發了愁,他們的事可不能有旁觀者,這若是女孩兒失蹤了,跟來的那些女孩兒豈不就成了目擊證人?!
“我們不能被人看見!闭率杩⌒幕诺刂钢缸约旱哪,又慌張起來,“我們還是算了,走吧,像以前那樣,去妓院買一個!
周虎一臉心煩和郁悶:“女孩兒就是這樣,上個茅廁也要手拉手,你說幽會,帶那么多女孩兒干什么?”周虎煩躁地想了想,“干脆一起打包帶走,后面幾個月就不用折騰了。都是平民的女孩兒,不會有人在意的!
章疏俊聽完,更慌了:“你瘋啦!一下子這么多女孩兒失蹤,第二天他們家人報官,會驚動八扇門的!”章疏俊一想到八扇門,如同老鼠見了貓,登時心虛心慌起來,“聽說付明蕤很厲害,沒有他破不了的案子!你想,就兩幅死了五十年的尸骨,他都能把案子查清楚,我,我們怎么可能跑得掉!”
“你到底慌什么!”周虎忽然伸手拍在章疏俊的頭上,看他那幅嚇尿的樣子就來氣,“你慫不慫!如果老子有你那張臉,會長會讓你來作魚餌?”
章疏俊摸著頭,心慌地緊:“我是怕……我,我們真的殺……”
“閉嘴!你個慫包!”周虎一臉看不起地厲喝,一把揪住章疏俊的衣領,“老子告訴你,做了就別怕!你TM現在已經在這條船上了,怕有個鳥用?而且你做那事的時候不興奮?”周虎一把推開章疏俊。
章疏俊跌坐在船艙里,小船在平靜的湖面上搖擺了一下。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