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銀龍玩家 > 161.安托萬
    “殿下,我們已經抵達了厄.帕倫克。”

    馬車之中金發金瞳,穿著滿帶黃金華麗服飾,秀美得像是女子的年輕貴族,維持著一個舒適的坐姿淡淡地回道:“我知道了。”

    黃金之子,安托萬.星雷,是他的名字。

    看似平穩的他,最近卻總覺得心神不寧,像是被什么給盯上了一般。

    他并未將其歸結于錯覺,或許是與生俱來的才能,他的這種直接讓他規避了很多危險。

    這一次應該也不例外。

    未知的危險,可能已經極其之近。

    可以的話,離開這里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顯然他沒有退路。

    永塞帝國的第三王子,榮耀之星,璀璨之人,擁有著眾多榮耀之名的他,在其他貴族眼底風光無限,更有著很大的可能可以繼承那個帝位。

    可安托萬清楚地明白,風光的時間在進行著倒計時。

    他的父親,永塞帝國的皇帝時日不多了。

    皇帝與王子,兩者——天壤之分,云泥之別!

    安托萬.星雷,現在這些榮耀都是由于自己父親的寵愛帶來的,一旦他逝世,這些寵愛便化成詛咒,他親愛的哥哥,弟弟,不介意拿世間最殘忍的方法對待自己。

    他冒著風險,來到了這所城市,為的就是給自己爭取機會。

    “王子殿下,感謝你前來為大公賀壽。”

    財政官菲爾德拉以最高的禮儀前來迎接,兩旁儀仗隊整齊地站立,他的身旁帶著的是負責守衛厄.帕倫克的諾拿里。

    聽到聲音,安托萬從馬車中走出,金色的瞳孔帶著一如既往的輕蔑,輕輕地擺手就像是回應煩人的蟲子一般。

    菲爾德拉的笑容明顯地一僵,但馬上會恢復了正常。

    “不愧是永塞帝國的王子殿下,被稱作黃金之子的你卻遠比黃金還要耀眼迷人,恐怕沒有貴族小姐能抵抗住你的魅力。”菲爾德拉笑著回道。

    “我的魅力不需要你的提醒,你是托拜厄斯的財政官?”安托萬打量著道。

    “如假包換。”菲爾德拉略微昂起了胸,除卻了侯爵的身份以外,這點還是值得他驕傲的地方。

    “那真是奇怪,向您這樣趨炎附勢之輩,領地的財政竟然能保持正常?”安托萬歪著頭,金色的眸子里滿是懷疑。

    菲爾德拉的臉徹底地僵了下來,他能感受到安托萬是在故意激怒自己,可在這赤裸言語的侮辱下,哪怕再好的涵養也不免感到生氣。

    他沒有暴露自己的怒氣,還是強忍了下來,只是言語不再親切。

    “大公已經安排好了住所和晚宴。”

    “我已經有了住所,臟亂的地方我不習慣。”

    安托萬繼續用言語激怒菲爾德拉,他沒有留存任何的顏面。

    “我想殿下應該誤會了什么,..使臣館算不上臟亂的地方吧,每天有八十八名仆人進行清潔,全天候有精心挑選的百名侍女供差遣。哪怕是緋之國的侯爵,都沒有這個待遇。”

    “抱歉..”安托萬嘆了口氣說道。

    菲爾德拉愣住了,“你說什么?”

    更多的是對安托萬的道歉而感到驚訝,一個趾高氣昂到令人討厭的家伙,他在道歉什么?

    “我沒想到,你們國家的侯爵竟然只有這個待遇?在永塞帝國,哪怕是伯爵也遠遠超過了這個程度,你們..還真窮。”安托萬打了個響指。

    浩浩蕩蕩的隊伍,抬來了一個屋子。

    巨大的屋子被徹底地填開,一個由黃金與寶石組成的夢幻之屋,哪怕是里邊的日常用具,也是用黃金打造而成。

    不過更夸張的或許不是這份裸露在外的財富,而是負責抬著屋子的人,總共十二名,除卻了八名四階的戰士以外,抬著邊角的人都是五階實力的戰士。

    在厄.帕倫克足以擔任將軍之職的五階戰士,僅僅用來抬屋子?

    已經不能用奢侈來形容了。

    當然,透露而出的訊息也十分夸張。

    負責抬屋的人,自然不可能是護衛,也就是說隊伍里還有其他更強實力的人。

    菲爾德拉慢慢地將驚訝壓下。

    “永塞帝國的強大,真是讓人感嘆。”他真誠地感嘆道,“希望能有更多的合作機會,不管是與托拜厄斯公爵嶺還是我的家族。”

    菲爾德拉比起是一名合格的貴族,更像是一名合格的商人,臉上的不滿與怒氣已經完全地消失。

    “我可不想和窮人交易。”安托萬表達道。

    菲爾德拉笑了笑沒說什么,對比起來,自己還真的算是窮人。

    “吼...”

    一聲暴躁的聲音。

    “龍..?”菲爾德拉皺起了眉頭,身子卻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幾步。

    “別緊張,這是路上擒來的龍。”安托萬揮了揮手。

    浩蕩的隊伍中緩緩推出了一頭被囚禁在鐵牢里的龍,身上纏繞著鐵鏈,六米左右的身高,對人類而言已經可以算作巨龍了。

    “他是我的寵物..”安托萬表示。

    他的手搭在了鐵牢的邊緣,暴躁龍的利嘴直接貼著邊緣啃噬而來。

    巨大的身軀撞在鐵牢上,魔紋亮起了顏色,將巨龍給擋了回去。

    安托萬淡淡地收回了手,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不過還沒馴服好..真可惜,明明長得那么可愛,你不該反抗我的。”

    環顧在他手上的魔法環開始啟動,巨龍身上的鎖銬開始不停地縮緊,在疼痛下,巨龍發出了哀嚎,就這么過了幾分鐘才屈服地趴在了身體。

    “讓你看笑話了..”安托萬看了眼菲爾德拉說道。

    “你太謙虛了。”菲爾德拉嘴角抽抽。

    “也是..聽說你們這的軍隊,被一頭巨龍消滅了?聽起來真像是笑話。”安托萬發出了嘲諷聲。

    “這是謠傳。”菲爾德拉面容慢慢地恢復平靜,“不過確實有一頭非常兇猛的龍,約爾.斯達拉.伊古庫諾,領地里的人們這么稱呼他,如果可以的話,殿下可以消滅他嗎?”

    安托萬冷冷地笑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會考慮一下,我做事更看心情。”

    “你們不是有屠龍勇士嗎?怎么號召不了?那個徽章只是擺設。”

    安托萬遙指著卡爾德拉宮上的龍骨徽章。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