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炮灰女主在線逆襲 > 第211章 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面
    沈子琪似乎還不解恨,又將其他幾桌沒來得及收拾的碗筷都全都摔碎。

    又狠狠的瞪了一眼飯館老板,還有那個縮頭縮腦的服務員一眼,跺了跺腳,快步的跑了出去,可她到了門口,早已經看不到封安宸和沈明溪的影子。

    她臉色不好,她竟然連他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沈少聰真后悔今天跟這個愚蠢的大堂姐出來玩兒。

    難怪媽媽總說,大堂姐這人早晚都得將自己作死。

    今天那個少年那一腳,要是踹到她身上,估計都能將她踹死了吧。

    本來想轉身就走,可是看到沈子琪跑出去了,不得不跟著追出去了。

    至于被毀壞的那些東西,他才不管呢,他又不是大人,他不過是個孩子,所以沈少聰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不過沈子琪的妹妹沈子晴,卻沒有像她的姐姐和堂哥那樣跑出去。而是怯生生的站在飯館在門口,很是愧疚的說道,“叔叔,對不起,我姐姐今天可能心情不好,打壞的東西,肯定不少錢吧,可我們今天錢帶的不多,我們明天送過來行嗎?”

    對于飯館老板來講,趕緊將這些瘟神送走才是對的,他連忙擺擺手,“沒事沒事,我們趕緊走吧,不過是幾個碗……”

    旁邊一個女孩連忙拉起她,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也快步的離開了這里。

    在外面站了一下,就朝著沈子琪的方向追過去。

    另外一個男孩早就跟著沈少聰跑了。

    此時,歸雁塔的青石板路上,封安宸眉目的戾氣一點點的散去,其實這樣的搭訕,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是確實被小溪第一次碰到,總覺得有些懊惱和心虛。

    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和沈明溪解釋。

    期期艾艾的終于開口,“小溪,我不認識她,她可真是一個沒禮貌的瘋子。”

    “那是被家里人寵壞了。”沈明溪并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有些可惜的說道,“也不知道我們一會兒回去還能不能打包餛飩給我爸了。”

    說到這個,封安宸馬上篤定的點頭,“肯定沒問題。”

    沈明溪這才放心。

    到了這一片的風景區,擺攤的就少了一些。

    中午的時候還有一些風,此時,風也停了。雖然快到傍晚,可卻反而顯得暖洋洋的。

    兩個人從歸雁塔上下來,封安宸有些遺憾沒將大哥的照相機拿來。

    不過,有些畫面記在心里就好了。

    比如站在歸雁塔頂層的沈明溪,在陽光的籠罩下,美的好像一幅畫。

    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面。

    從歸雁塔上下來之后,封安宸已經將剛才的不快忘掉,帶著沈明溪抓緊時間沿著瀾滄湖走一圈,也就該回去了。

    此時湖邊有不少人。

    只不過如今的旅游不像后世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規模,景區也有配套的安全措施,如今,這不過就是一個外地客人游玩的地方。

    湖邊沒有欄桿,只是在一些區域上寫著【小心落水】四個大字。

    湖岸上鋪著一塊一塊的青石板,看樣子也有很多年頭了,在青石板的縫隙,長滿了苔蘚。

    只不過站在湖邊還是帶著一絲冷意,據說二三月份的云城是最冷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沈子琪終于找到這兩個人的身影。

    她是看到封安宸的背影認出來的,畢竟像這樣身形頎長如芝蘭玉樹一般的少年在這景區并不多見。

    看他帶著那個女孩在湖邊慢悠悠的走著。

    眉如春風,淺笑低語,完全沒有剛才對她的厭憎和冷酷。

    沈子琪遠遠的走在人群里,沒有敢上前。

    心里暗暗的想著,他們是外地人,肯定要回家的,只要坐上火車走了,她就再也不會認識他了,所以,哪怕留個地址以后也可以寫信呢,那么該怎么將這個少年留下來呢?

    當看到沈明溪的背影的時候,一個念頭驀然升起,她有主意了。

    只要將他旁邊這個女孩推進湖里去就可以了,雖然天氣看著挺溫暖的,但是水可是很涼的,所以他們肯定得留下來,到時候她就知道他是誰家的孩子了。

    而且她還頭一次遇到對她不理不睬的少年。

    這讓她的心里升起了一個奇妙的感覺,總覺得,要是讓這個少年,就像她身后的那個男孩那么聽話,那該多有成就感。

    眼珠子轉了轉,轉身朝著沈少聰他們過去。

    沈子琪自然是不缺錢的,挎包里拿出個錢包,又拿出兩張五十元的,沈少聰眼睛一跳,不知道這堂姐要干什么?

    旁邊的那個男孩算得上是他們的鄰居。不過家庭條件當然沒有沈家好了。

    所以在看到兩張五十元的票子時,眼睛不由得一亮。

    不遠處,沈子晴和另一個女孩慢悠悠的跟著。

    沈子琪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兩個一會兒假裝玩兒鬧,將剛才那小子旁邊的女孩給我推進湖里去。這錢就是你們的了。”

    沈少聰瞪大了眼睛,“姐,你瘋了,你這是在殺人呢。”

    沈子琪不在意的撇撇嘴,“你胡說什么,旁邊那么多人呢,就算是掉進去,也有人會將她救上來,死不了的。”

    “人家又沒惹你,你為什么這么做?”

    “沈少聰,你少管我,你要再管我,我肯定將你干的好事告訴二叔。”

    沈少聰一噎,閉上嘴巴不說話。

    另外這個男孩叫景樹山。

    和沈子琪同歲,今年十七歲。

    也和沈子琪一樣,勉勉強強考上高中,但是卻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成績在全校是倒數的。

    他們五個經常在一起玩兒,沈子琪有錢,自然成了老大。

    他們在校園里,還有他們那一片,仗著沈家的權勢,可沒少干欺負人的事兒。可是這推人落水的還真的沒做過。

    景樹山臉色一變,看了一眼那一百元錢,又看了眼周圍,還是說道,“這里人這么多,肯定會看到是我們做的,我不去,我不敢。”

    沈子琪看了一眼沈少聰,沈少聰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擺擺手,他才不去呢,他又不缺錢。

    況且,女孩旁邊的那個少年一看就不是個善茬。

    真要是惹上了,可沒好果子吃。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