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四百零九章 艷·色
    艾羅撇撇嘴,看了眼對方在墻角的行李,不由得嘆了口氣:“唉,不受重視,就算是金主也只能得到這種待遇嗎?”
    他走到墻角,在一大堆其他成員的行李中拿出自己的行李,翻開,從中取出那本賬簿,開始一筆一劃地算了起來。
    從鵜鶘鎮來到雪溪城花費的金幣還真的夠多的……然后就是那筆即將扔出去的500枚金幣……唉,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天堂之光這邊應該是不用想著可以省了。只是不知道夜下獠牙那邊怎么說……
    但想想夜下獠牙他們公會自己內部的問題,艾羅也不確定等到自己去談的時候會造成怎樣的后果。
    果然,還是等到任務完成之后再給錢吧。
    合起賬簿,艾羅伸了個懶腰,在房間內四處張望了一眼。
    很快,他就走到盥洗室的門前,打開,看著里面那張漂亮的桑拿大浴缸。又看著旁邊擺放著的許許多多洗浴用品,他的嘴角卻是不由自主地翹了起來。
    “看來,我應該是有些錯怪這位站長了嘛~~~”
    差不多一個多月的旅行讓艾羅身上早就已經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汗漬與污泥,而且一路之上都要和那么多成員始終待在馬車內,他甚至連外套都不敢脫,腦袋上帶著的帽子更是快捂出虱子來了。
    現在看到這么漂亮的一張大浴缸,艾羅自然是高高興興地摘下帽子,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走進盥洗室,雙手也開始解開胸口的扣子。
    “啦啦啦~~~啦啦~~~”
    打開出水口的開關,溫熱的熱水立刻就從中涌了出來,開始緩慢卻悠然地鋪滿這整個浴缸。
    艾羅從旁邊的架子上取下一瓶浴鹽,看了看上面的描述之后一臉微笑地點了點頭,倒出一點扔進浴缸。隨后,再次擠出一些泡泡浴液一起撒了進去。
    伴隨著水位越來越高,整個浴缸也開始布滿了好聞的香味,那漂浮在表面的泡沫在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真的是散發出一些如夢似幻的美感。
    脫掉外套,少女緩緩解開胸前的裹胸布,讓這持續了差不多一個月的緊繃感在這一瞬間釋放出來。
    她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抬起腳,面色紅潤,帶著喜色地試探著這水溫。在確定溫度適合之后,她立刻踩了進去,扔掉帽子,讓自己那一頭金發可以完全放松地潑灑下來……
    咔噠——
    可就在這位會長即將享受這一刻的時候,本來關著的大門卻是突然傳來一個聲響!
    這個聲音在少女的心頭聽來簡直不亞于夏天的驚雷在她的耳邊炸裂!
    當下她連忙從浴缸中爬了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反手關上盥洗室的大門,大聲喝道:“誰?!誰在外面!”
    外面的大門打開,但是來人并沒有完完全全地走進來。在僵持了差不多兩三秒鐘之后,外面卻是傳來一個帶著些許疑問的聲音:“會長哥哥?你怎么在我房間里?!”
    可可?她的房間?!
    “哎呀呀,尊敬的會長啊,雖然我知道你這一路上可能忍了很久,但你也沒有必要裝出這幅好像完全不知道的模樣嘛~~不就是和我們一起睡嗎?可以啊~~~您開開門,我就先來幫您洗浴一番,如何?請放心,幫人家洗澡這種事情,我可是很有經驗,也很有‘本錢’的喲~~~”
    不僅僅是可可,順帶著還有瑪歌的聲音?!
    這下子盥洗室內的少女可是立刻慌了!眼見那兩個女孩已經在門口開始敲門,她急急忙忙地把那剛剛脫下來的帽子重新在腦袋上戴好,同時迅速開始穿上剛剛才脫下的那一套臟兮兮的衣服。
    “會長?你開門啊,別害羞啊~~~!”
    “會長哥哥!你怎么……你真的偷偷跑到我們房間里來的嗎?沒想到……沒想到會長哥哥竟然是這樣的人!”
    “不!你們誤會了!等一下!別急著開門!”
    因為太過慌亂,愛麗兒等到拉起褲子之后才發現竟然穿反了?在這緊張的時刻她只能再次脫下褲子反過來再穿一遍。
    門外傳來敲門聲,瑪歌那帶著嫵媚的聲音傳了進來:“嘻嘻,沒想到我們的會長還是個雛兒?小可可,你想不想看看我們的會長……呵呵,究竟有多大?”
    可可的聲音:“什么東西有多大?”
    瑪歌的聲音:“唉,小丫頭片子不懂嗎?就是…………這個啊!
    可可的聲音:“嗚!你……你怎么那么不正經!我不要看!絕對不要!”
    瑪歌的聲音:“你不要看?那我可就看嘍~~~會長!你再不開門,我可就撞門了呀!我雖然力氣不夠大,但是撞破這么一扇門的力氣還是有點的呀~~~!”
    里面的愛麗兒早就慌了手腳!她急急忙忙地大喊道:“不準開門!你們……你們不準進來!這是會長的命令!”
    一邊喊,她一邊慌慌張張地拉起褲子。隨后慌不擇路地沖向旁邊的鏡子,開始抓著自己的頭發開始用力盤起來。
    “喲~~!會長的命令啊~~?哈哈,可可,看來我們的小會長的那話兒真的……嘻嘻,很可愛哦~~!你真的不想看的話,我就撞門啦~~~!”
    緊接著,大門上立刻傳來“碰”地一聲響。
    這撞擊聲聽起來不太像是瑪歌這么一名女性撞上來的,反而像是一個稍稍有點力量的男性撞出來的?
    “會長哥哥!你……你偷偷摸摸跑到女孩子的房間……你……你立刻開門!不然……小白,再撞一下!”
    這個該死的丫頭。!
    你剛才不是說不想看的嗎?!為什么現在那么起勁?!
    果然啊,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讓這個小丫頭跟著瑪歌的時間久了,之前可愛的乖乖小妹妹也終于開始學壞了嗎?!
    在心里,愛麗兒開始有了千萬遍把瑪歌給狠狠蹂躪的念頭。但是現在她卻是自身難保!
    剛剛隨隨便便拉開頭發,現在一腦袋的頭發都已經散亂開來,再加上之前一直都悶著,頭發早已經變得又干又亂,一時半會兒根本就沒有辦法完全塞進那頂帽子里面,甚至就連扎都扎不起來。
    “會長哥哥!你……快點開門!現在開門我還可以原諒你!”
    “對啊對啊~~~!會長,你就快點開門嘛~~~!就算你的小可愛很小,我也有辦法讓那個小可愛大起來的喲~~~!”
    大你個頭!現在最大的應該是自己的腦袋!
    眼看根本就整理不好自己的頭發,愛麗兒轉過頭,看到擺放在梳洗臺上面用來修整的小剪刀。在心慌意亂之下,她連忙沖上去撿起這把剪刀,隨后抓著自己的頭發就張開剪刀!
    但在最后一顆,冷靜的情緒終于還是占據了這位少女的頭腦。她看著自己這一頭好不容易留到現在的頭發,再看看這個完全沒有任何出口的盥洗室,咬了咬牙,迅速扔掉剪刀。隨后,她一扭頭就看到了那邊還沾著泡沫的浴缸,事情已經容不得再猶豫了,她猛地沖向浴缸,毫不猶豫地將腦袋扎進這一缸泡沫之中……
    “一二……嘿!”
    伴隨著碰地一聲響,那扇似乎本來就不怎么堅固的盥洗室大門終于被小白撞破。
    在開門的那一瞬間,可可出于本能地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手指縫卻是在激動的心情下略微張開了一點點的縫隙。
    而瑪歌則是瞪大眼睛,戴著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沖了進來。從這個修女手上的動作就已經可以看得出來,她已經做好了就算里面這個小男孩穿好了褲子,也打算一口氣拉下來的準備了吧!
    但是……
    當盥洗室的大門被撞開,這兩個女孩唯一能夠看到的,卻是一個讓她們完全沒有想到的場景。
    一個滿腦袋滿臉都是泡沫,穿著會長衣服的人就站在這個盥洗室的正中央。
    在那充滿了泡沫的腦袋上,那頂帽子就像是萬年都不會掉落的魔法道具一樣死死地扣在上面。
    這個泡沫臉在看到瑪歌和可可走進來之后,略微抬起手搖了搖。之后,她們會長的聲音就帶著些許含混不清的口吻,從那一大堆的泡沫中傳了出來——
    “你們,早點休息吧。我走錯房間了!
    說著,這個泡沫臉就邁開步伐,從兩人的身旁走過。他來到那些擺放行禮的地方,伸出手摸出自己的行李,就像是對現在的事情完全不在意一樣,悠悠然然地,走出了房間,反手……關上了門。
    隨著大門的關上,也就只留下房間內的瑪歌和可可還在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一地的泡沫和水漬,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才好了。
    ————
    一離開房間,艾羅立馬抹去自己臉上的泡沫,快速飛奔這家公會的樓下大廳!
    此時另外一名女服務生正在下面算賬,突然看到艾羅這么渾身濕淋淋的人跑過來,也是有些緊張起來:“請給我重新安排一間房間!”
    那名女服務生楞了一下,看著艾羅拍在柜臺上的房間鑰匙,不由得笑了笑,說道:“艾羅會長?這間房間可是我們站長精心為您挑選的……想著您一定會喜歡……”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