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兩百九十七章 鵜鶘鎮的大危機
    芭菲這種笑嘻嘻的模樣,可可倒是顯得有些委屈模樣地看著艾羅,伸出手輕輕拉住艾羅的衣袖晃了幾下。
    艾羅自然了解這個小丫頭究竟想干什么,立刻板起臉,十分嚴肅地說道:“不行!
    可可卻是一副哭喪著臉的表情說道:“會長哥哥……求求您了……求求您還是恢復成以前那樣全都是您做飯的時候好不好?我保證!我情愿少吃一點!真的少吃一點,為公會省錢!所以……不要讓那兩個家伙做飯了好不好?求求會長哥哥了!”
    對于這個要求,艾羅的臉色依然是那樣的強硬,哼了一聲一甩袖子,說道:“我們公會是一家人,輪流做飯就是我們聯絡感情的重要手段!而且現在工作開始越來越忙了,我也沒有時間整天照顧你們的飲食,你們自己做飯也算是一種鍛煉!
    可可現在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她再次伸出雙手抓住艾羅的手腕,眼睛里面的淚水已經開始晃動了:“會長哥哥~~!嗚嗚……可是他們……他們做的……實在是……太難吃了呀!”
    一旁的芭菲微微愣了一下,顯得有些好奇地問道:“很難吃嗎?我倒是覺得還行?”
    可可猛地別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這只花妖精:“你整天除了喝蜂蜜就是喝水,最多吃點生的蔬菜水果,這種東西再難吃能難吃到哪里去?”
    被可可這么瞪了一眼,芭菲也是反過來白了她一眼:“嘰嘰歪歪,人類真麻煩,對事物的要求還真多!
    這位小死靈法師可沒有功夫繼續去和自己的閨蜜爭辯,繼續纏著艾羅說道:“好哥哥~~~求求您了~~~艾羅好哥哥~~~!哪怕……哪怕你就給我做一碗粥也行!我不會介意的!上次您也知道吧?忌廉那個家伙不知道從哪里直接從閃耀森林里面抓了條大肥蟲出來,說烤著吃很好吃!還有還有!還有那個大個子!他壓根就不會做飯!他就是把所有的材料往鍋里一扔,放滿水然后一鍋亂燉,煮熟了就完了!”
    越是說,小可可就越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似乎自己的人生已經就只剩下這么點點要求了,到后面她的聲音甚至已經開始哽咽起來:“會長哥哥……所以……所以……您就親自做飯吧!好不好?算我求您了!我求求您了~~~!”
    看到可可現在這么可憐的模樣,艾羅也是不由得有些心疼。
    唉……可憐的小妹妹……如果你當初要求裝潢房間的時候別要求裝潢的那么少女,那么多粉紅色的裝飾,那么多娃娃和軟軟的蕾絲愛心的話,自己也就可以省下很大一筆錢了。
    心疼嗎?
    當然心疼啦。
    心疼可可的同時,艾羅也更加心疼自己的錢。這口氣如果不找這些混蛋成員出一下,讓他們多多忙碌一下,別整天沒事就在公會內等著吃自己做的食物的話,那么自己可是會瘋掉的!
    所以……
    “你說的好可憐啊……那這樣吧,你也和芭菲一樣就吃蜂蜜喝水,餓了就啃點生水果和蔬菜吧!
    一旁的芭菲聽到艾羅站在她這邊,也是拍打著翅膀連連點頭:“對對對!可可,你們人類培養的水果蔬菜真的挺好吃的!比起你們吃的那些肉,我還是覺得蜂蜜水更好喝一點!”
    被斷然拒絕,可可的雙眼一黑,立刻如同宕機了一般癱軟在了座位上。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我們回來啦!會長!你看!今天我在森林里面抓到了好幾只棘皮蛤!別看這蛤蟆樣子惡心,但它的肉用來烤一下可是好吃極了!”
    “艾羅會長,今天的菜你就放心交給我們吧。我背了那么多柴火回來,肯定可以煮一大鍋!”
    聽到這兩個聲音,又看到那兩個男人興高采烈回來的身影,可可猛地仰頭,眼神中透露出無比的絕望神色。說實話,艾羅開始覺得這個時候的可可真的有一種死靈法師的可怕感了。
    ————
    樓上,伯爵房間內。
    士兵在伯爵的耳邊輕輕說了兩句之后就離開了,睿鷹伯爵點點頭,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的凝重了。
    等到士兵離開之后,內室的瑪歌也是穿好衣服,從床上起來,緩緩地走到睿鷹伯爵身后,雙手繞過他的脖子摟住了這位老人,笑瞇瞇地說道:“大人~~~我們可是來休假的。您怎么看起來還是那么的勞心勞力?”
    “唉……我也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啊!
    睿鷹伯爵打開手中的這份賬簿,一邊看一邊搖頭說道——
    “就算我想要休假,公事也不會休假。我現在能夠做的也就只有在這種地方,讓自己稍稍調節一下身心,一邊處理這些煩人的事情了!
    瑪歌嘻嘻一笑,摟著伯爵的脖子在他的臉蛋上輕輕親了一下。這一個調皮的小動作也是讓睿鷹伯爵臉上的那一抹愁容不由得化開了些許。
    “這是能讓伯爵大人笑起來的魔法~~怎么樣?大人您覺得我的魔法有用嗎?”
    “哈哈哈,有用,有點用處。你啊,還真的是個小妖精!
    睿鷹伯爵重新看著手中的賬簿,只是看了兩眼之后,嘴角那一抹笑容轉瞬間又開始變成了愁容:“只是啊,如果我的小美人的魔法能夠降臨在前線,讓那些正在前線廝殺的軍人們全都展露笑容的話,那就更好不過了!
    瑪歌的眉毛略微揚了一下,柔聲說道:“有什么事情我能夠為您分憂嗎?”
    “唉……還不是前線的事情!
    睿鷹伯爵放下手中的賬簿,一臉無奈地說道——
    “前線正在戰斗,所以皇帝陛下要求調遣各種物資運往前線。錢這種東西,一旦開始打仗了就會像開了閘的河流一樣,眼看著就會瘋狂流光,到最后就只會給你留下一個干涸的河床!
    這位老人靠在椅子上,在瑪歌給自己不斷按摩的時候閉上眼睛,緩緩道:“最近陛下一直在向各個領主要兵要錢要糧,很多領主都已經苦不堪言了。我這個領主還算好,天河城算是一個邊緣省份的小城市,所以也沒有要求提供士兵,但要求金錢的數量可不小啊,F在,我都快覺得今年的財政預算都快崩了,再這樣下去,不到今年年底我就要開始典賣我的私人藏品了吧!
    瑪歌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轉,輕輕揉著睿鷹伯爵的肩膀,緩緩道:“換言之,就是錢不夠嘍?嗯……這的確是一個比較難辦的事情!
    睿鷹揉了揉自己的眼窩,嘆了口氣:“是啊……在這個世界上,錢總是一件難事。我這個伯爵之前都只是虛名,沒有什么實務,F在好不容易有了天河城這么一個暫時的落腳點,卻連剛開始的一點點積蓄都還沒有收攏呢。在這種情況下立馬就要花錢……早知道,我就不來弄這個天河城,沒有什么職務,現在這種繳納錢款的事情也輪不到我頭上了!
    這一番話說完,睿鷹伯爵再次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但是后面的瑪歌現在卻是微微笑了一下,說道:“伯爵大人,其實我覺得吧……這件事情可能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哦~~~”
    “哦?”睿鷹伯爵的臉上浮現出些許的疑惑,“你有什么主意?說來聽聽?”
    瑪歌揮揮手,臉上閃過一抹嬌羞的模樣,說道:“主意什么的,我哪里那么優秀?我只是有一個小小的不成建議的想法!
    看到睿鷹伯爵現在正在等待自己的回答,瑪歌笑了笑,開始說道:“既然說來說去是要錢,那么伯爵閣下您眼下就有一個賺大錢的好時機!”
    睿鷹伯爵:“哪里?”
    瑪歌伸出手指了指地板,笑著道:“就在這里,就在這座鵜鶘鎮。您完全可以在這里大大地賺上一筆~~~”
    看到睿鷹伯爵還在奇怪,瑪歌臉上帶著笑容,繼續說道:“鵜鶘鎮之前不是傳出消息,要進行擴建嗎?前幾天在鎮內游覽的時候也能夠看到一些人前來丈量土地什么的。既然是能夠擴建,那么就說這座小鎮一定開始變得有錢嘍?既然都有錢了,那么自然應該捐獻出來一點給前線的戰士們送上一些溫暖,不是嗎?”
    睿鷹伯爵歪過腦袋想了想,隨即一拍大腿,說道:“你是說……讓我征稅?”
    瑪歌輕輕拍了拍小手,說道:“伯爵大人真的是太聰明了!我只是這么一想,伯爵大人立刻就能夠明白應該怎么做!”
    雖然說有了來錢的方式,但睿鷹伯爵卻還是很快就搖了搖頭,說道:“征稅……雖然的確可以。鵜鶘鎮名義上屬于泄湖城管轄,而泄湖城的諾里斯子爵和我也算是認識,我們關系也不錯,F在如果真進行征稅的話他應該也沒什么意見……但是瑪歌啊,你覺不覺得,我這樣做等于直接搶劫這座小鎮?這座小鎮眼看就要進入發展階段了,我這樣直接把他們的財富一口氣拿走,好像對他們不太好吧?”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