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九十三章 公會轉移
    吃完午飯,谷粒多一臉悠然自得地背著魯特琴,前往中央廣場。
    現如今的天氣真的很不錯,哪怕是呼吸之間都是芬芳的氣味。
    對此,谷粒多不由得摸了摸懷中這個香袋,不免有些可惜。
    這么說吧,愛麗兒是個挺漂亮的女孩,而且心靈手巧,做的飯菜也非常美味。就憑借當年她救過自己一命,谷粒多也能夠明確這個女孩絕對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
    這么完美的女孩多么適合當一個妻子,當一個母親?
    只是可惜,礙于身份問題,這種想法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這么想著,他再次從懷中取出香袋,放在鼻子前用力聞了一下。
    真的很香~~~一想到這個香袋是那個女孩親手做的,用來給未來的丈夫的東西,谷粒多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充滿占有欲的笑容。
    哈哈,真的希望自己能夠忍得住。萬一真的到時候忍不住了……那就忍不住了吧。
    來到中央廣場,圓奶酪鎮長以及小鎮中一群商業老板都已經在一排石凳上坐好,甚至就連那位瑞馳子爵現在也在旁邊坐著,一副等你們結束就快點完成我的工作的姿態。
    在那么多人面前,谷粒多揮了揮手,笑著走了過來,也是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圓奶酪的臉上流露出些許的無奈,他抬起頭朝著谷粒多身后張望了一下,說道:“你們公會……”
    “我就是代表人魚之歌來的。怎么,有問題嗎?”
    谷粒多拿出魯特琴,輕輕撥動琴弦,散發出來的聲音貫穿整個中央廣場。
    他的視線從鎮長身上掃過,接連掠過在場的所有鎮民。
    在這里的每個人都親眼目睹過這位吟游詩人擊殺腐毒蛛的場景,所以沒有一個人說話,只能是用沉默回應。
    圓奶酪等了片刻,見沒有人提出異議之后,只能嘆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我們鵜鶘鎮在今年冬天的工作內容吧。那個啊……相信大伙兒也都知道,我們鵜鶘鎮的主要營業收入就是農產品。在秋季的大銷售之后,相信今年大伙兒也都賺了不少錢了吧?這樣一來,冬天我們就要考慮怎么開源節流的問題了。大伙兒有沒有什么好主意?”
    話音落下,長棍老板開口說道:“鎮長,這似乎沒有什么意義吧。往年我們都是閉門不出,熬到冰雪消融才出來,要說創收的話我們小鎮也沒什么土特產。今年還是和往年一樣,我們就繼續關門閉戶,熬到春天吧!
    雖然這樣的會議每年都會開一次,但得到的結果其實每年也都差不多。
    圓奶酪再次看了看眾人,見這些鎮民們沒有什么反對意見之后,也只能點點頭:“既然這樣,那么就和往年一樣,大伙兒來簽署一份協議書,向帝國方面報告今年冬天不進行任何的商業交易活動,免得有商人來我們小鎮后空手而歸……”
    “等一下,這樣的話豈不是太浪費了?”
    一個聲音,卻是從谷粒多的腦后傳來。
    這個聲音的出現讓這位吟游詩人一直掛在臉上的淡然笑容在剎那間凝固。
    他的臉上帶著些許的不滿,但很快,他還是轉過頭,看著那正向著自己這邊走來的那個人笑了一下,說道:“會長?您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應該好好休息才是!
    艾羅向著谷粒多略微點頭,徑直走了過來。在他的身后,可可,芭菲和布萊德也是緊緊跟隨。不過,當忌廉也出現在這支隊伍里的時候,谷粒多倒是稍稍有些警惕起來。
    等到艾羅走近,谷粒多笑著起身,將自己的座位讓給艾羅。在這位會長坐下之后,他湊到艾羅的耳邊,輕聲說道:“怎么,以為人多就行了嗎?別忘了你的性別,會長!
    艾羅也不謙讓,大大方方地坐下。他向著圓奶酪笑了笑,說道:“鵜鶘鎮雖然是一座邊境小鎮,但是我們沒有必要因為是冬天而歇業。雖然現在我可能還提不出什么具體的商業內容,但我們鵜鶘鎮附近有山有水,有森林,還有古堡,地理位置優越,實在是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歇業!
    圓奶酪鎮長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隨即問道:“雖然你這么說吧……但是進入冬天就歇業,這是我們鵜鶘鎮的傳統。一直以來就算是開業也賺不到錢,還不如關門呢!
    艾羅哈哈地笑了一聲,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不過,還是請等個幾天。嗯……在等待的這段時間里面,我們人魚之歌還是希望,能夠先處理一下我們公會內部的事情!
    聽到艾羅突然這么一說,廣場上的所有鎮民全都提起了精神。
    就算是再怎么消息不靈通的鎮民也了解到,現在的人魚之歌明顯是有著一些麻煩。
    而麻煩的源頭,則是那個手中握著魯特琴,嘴角始終帶著笑的吟游詩人——谷粒多·朗誦者。
    谷粒多慢慢地閉上眼,手指繼續在魯特琴上微微一打,清脆的聲響悠然地傳開,顯示出絕對的穿透力。
    “谷粒多·朗誦者。作為人魚之歌的一員,你擁有者卓越的實力和強大的領導力。對于事物的判斷也遠遠超出我所能夠理解的范疇!
    艾羅緩緩地說著這些話,同時,一旁的忌廉也是從包裹中拿出一份羊皮卷軸遞交到艾羅的手中。
    “我,艾羅·加西亞,雖然作為人魚之歌的創始者,但在力量上我完全不如你,也不如你一般擁有著強大的戰斗技巧,更沒有任何的魔力。當初創建人魚之歌公會,為的就是能夠在鵜鶘鎮營造一個強有力的公會。一個強有力的公會則必須要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這個領導者需要有勇氣,力量,智慧與耐心來領導,帶領我們公會邁向新的道路!
    剛剛,谷粒多的手指已經按在了琴弦上。
    但是,當聽到艾羅說出這些話之后,他那按在琴弦上的手指卻是慢慢地松開,嘴角的那一抹警惕笑容也是逐漸轉變為欣慰的笑容。
    可與谷粒多相比,后面的可可和布萊德聽到這些話之后卻是目瞪口呆,甚至不知道應該做些什么反應才好了。
    “會長?!”
    甚至就連忌廉,現在也一臉震驚地開口喊了一句。
    艾羅并沒有就此停下,他打開手中的卷軸,那是一份有關會長轉移的文件材料。他將筆和卷軸一并交到谷粒多的手中,伸手指了指“繼任者”的名字這一欄。
    谷粒多笑了笑,但還是擺出一副驚訝的狀態說道:“會長!您這是……我何德何能,我加入人魚之歌才僅僅十多天,怎么可能……您這實在是太客氣了呀!
    在面對谷粒多的時候,艾羅的臉上浮現出些許為難的色彩,這一抹表情當然瞞不過這個吟游詩人的眼睛。
    不過很快,艾羅就收回眼神中的那一絲不甘,再次用一個爽朗的笑容說道:“不,這一點都不是客氣,實在是在我看來,你毫無疑問就是最佳人選。還請你不要再推辭了!
    谷粒多再次搖了搖頭,他直起身,環顧在場的所有人,說道:“艾羅會長,所有人都知道人魚之歌是您一手創立的。我怎么可以這么隨隨便便地從您手中接過這么大的職責?就算是我同意,那也要看看各位會員同不同意,看看這些鎮民們有沒有意見!”
    這么說著,谷粒多的視線一一掃過眾人。
    人魚之歌的成員們沒有說話,看著芭菲、布萊德、忌廉、可可四個人,他們臉上只有驚詫和訝異,但卻并沒有展現出多少痛恨和反對的態度。
    而對于整個鵜鶘鎮的鎮民們來說,他們現在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許的為難,但卻也的確沒有任何一個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反對。
    一片沉默——這,就是現在所有人對于這件事的態度。
    看到這里,谷粒多終于不再掩飾嘴角的笑容,他收回視線,再一次地向著艾羅行禮,帶著笑容,緩緩說道——
    “哎!如果說實在是沒有什么人反對的話……我谷粒多·朗誦者雖然無才無德,但如果一定要我肩負起這個責任,一定要我為了人魚之歌將來的偉大前的話,那我就算是再有不情愿,現在也不能再有任何的推辭了……”
    說著,谷粒多就在那么多人的眾目睽睽之下,接過卷軸和筆,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谷粒多·朗誦者。
    艾羅接過羊皮卷軸,拿過筆,F在,只剩下他這個會長在卷軸的另一端簽上自己的名字,那么這份羊皮紙就會立刻產生法律效力。
    所有人都看著艾羅手中的筆,每個人都在驚訝于眼前的這一幕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太過突然!
    這份額外的驚喜讓公會其他成員震驚,讓小鎮鎮民們懵逼,同時也讓谷粒多的眼中散發出宛如繁星一般的光彩!
    然后……
    艾羅那原本要簽下的筆,卻是懸在半空。
    片刻之后,他的嘴角再次一揚,放下了筆。
    “嗯?”
    這一瞬間,谷粒多突然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