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七十八章 新晉成員
    艾羅點點頭,上下打量著谷粒多的行頭。
    他的頭巾,衣服和褲子的確是多處破損,但這種破損并不像是因為長年累月過著落魄生活而導致的,更像是因為著急趕路而磨損的。
    而且雖然臟污,但他的衣服材質并不普通。絲綢質地,做工精細,尤其是他袖口的繡花就顯然不是布甸老板這種鄉下裁縫能夠繡出的漂亮式樣。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這把魯特琴……
    “琴,漂亮!”
    芭菲作為一只花妖精,看到這把魯特琴上鐫刻著的花朵圖案就有些來了興趣,飛到谷粒多的琴前面,伸手就想要摸。
    谷粒多雖然沒有直接表現出拒絕,但他的眉頭顯然皺了起來:“!小心,摸得時候……請小心一點……”
    這句簡單的話芭菲在思考了十秒左右之后,聽出來了。她伸出的手沒有碰到琴弦,反而是有些狐疑地說道:“怎么了?小氣?不允許?”
    谷粒多為難地笑了笑,將魯特琴略微往后撤了一下,說道:“并不是我小氣,不允許別人摸。嗯……這樣吧,請讓開一點,小心!
    這位吟游詩人抱著魯特琴站起,來到公會大廳的中央。隨著他抱起琴,手指在琴弦上略微撥動幾下,只聽得咔噠一聲輕響,琴首的部分卻是突然彈出,他握住這個彈出的把手,隨之一拉。
    一把大約成年人小臂般長的細長短劍就被他握在了手里。
    在公會的燭光照耀之下,劍刃如同寒冰,閃爍中動人心魄。那又細又長的劍身顯然不適合任何的劈砍作用,只能適宜一些穿刺攻擊。
    而尤其令人驚喜的是,這把劍拔出之后,他手中的魯特琴竟然開始自動演奏,發出一首極為迅捷而激勵的戰斗曲?!聽得人血脈噴張,似乎隨時隨地都擁有著無限的勇氣!
    谷粒多捏著手中的細長短劍,極為順手地在半空中劃了一下。那拉出的孤光讓艾羅一眼就確認,這武器絕對比自己家幾個加起來的還要好。
    大約五分鐘之后,魯特琴的演奏曲自動結束。這位吟游詩人也是將細長短劍重新插入琴首,同時開始攪動琴弦開始準音。幾下撥動之后,他才心滿意足地回到餐桌旁。
    呱唧呱唧——
    率先開始拍手的,是艾羅。
    看待艾羅開始鼓掌,一旁的公會成員們也是隨之拍起手來。
    “真的是沒有想到,原來你也是一名劍士?”
    面對艾羅的驚訝,谷粒多卻是搖了搖頭,說道:“在現在這么亂的戰爭時代,實在是逼不得已。不過比起揮劍殺戮,我更加喜歡彈奏樂曲!
    忌廉歪著腦袋,一邊喝著茶水一邊笑道:“嘿,音樂家。你拔劍之后琴聲竟然會自動演奏?你這里面裝著八音盒嗎?”
    谷粒多笑笑:“的確,不怎么復雜,這位先生一眼就能看穿呢。我比較喜歡在音樂的幫助下戰斗,所以這把魯特琴我自己改造過,一旦把劍拔出來就會啟動里面的八音盒。配合著這個曲子,我覺得我打架還可以!
    布萊德:“谷粒多,谷粒多哥!那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你還想著要去其他國家嗎?”
    谷粒多重新拿起食物咬了兩口,思考片刻之后說道:“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我先等著那支軍隊到達,然后再說吧。如果可以順利出國的話我就離開!
    聽到這里,布萊德連忙上前勾住谷粒多的肩膀,一臉興奮地說道:“既然這樣,那你干脆留下來,加入我們公會吧!”
    谷粒多一愣:“加入你們公會?”
    布萊德用力地點了點頭,轉向艾羅說道:“會長,你看可以嗎?你不是經常說我們公會缺人手嗎?谷粒多哥看起來很強的樣子!”
    艾羅的眉頭略微一皺,對這個大個子這樣輕而易舉就暴露公會的底牌有些不滿。就算缺人,怎么能夠告訴自己的潛在招募對象“我很需要你,請盡快加入我們公會”這種事情呢?
    但這種不滿僅僅只有一瞬間,他隨即轉變成了笑瞇瞇的模樣說道:“想要加入我們公會啊……谷粒多先生,我也不會強迫任何人,我們公會的成員加入全憑自愿。你的意見呢?雖然我們現在戰備慢慢起來,一切都在朝著正規發展!
    谷粒多想了想,點頭說道:“如果艾羅會長不嫌棄的話,我愿意加入貴公會,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艾羅微笑,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的淡然。
    而另一邊的布萊德則早已經興奮至極地勾住了谷粒多的肩膀,開心地大吼大叫。
    一旁的可可和忌廉倒也只是臉上露出微笑,舉起手中的杯子,為這位新進成員舉杯。
    在接受了眾成員的歡迎之后,谷粒多一臉誠懇地望著艾羅,舉起手中的杯子:“謝謝艾羅會長的賞識。這一杯,算是我敬您的!
    艾羅也舉起杯子,笑呵呵地說道:“沒事沒事,以后我們都是一個公會的戰友了。我事先說明,在我的公會里面包吃包住,二樓的房間自己挑一間,不過需要自己打掃。家具之類的東西如果缺少就去其他空房間找找看有沒有替補,實在沒有我這里并不貼補,有需要的話以后統一采購。另外還有一點,我們公會開辦了一個簡單的學校,每天晚上我或是副會長(指著那邊正在睡覺的貓咪)都會傳授文字啦,數學啦之類的基本知識。如果有需要,你也可以來學!
    谷粒多笑了笑:“謝謝會長,讀書寫字這些東西我還是會的。對了會長,其實加入人魚之歌之后,我想要更多地了解一下會長。嗯……從會長的體格來看,會長應該不是一名戰士。那是一名速度型的潛行者嗎?”
    對于這個問題艾羅倒是停頓了一下,旁邊的忌廉哈哈笑了笑,拿起一塊面包啃了一口說道:“什么潛行者啊,會長不會潛行,不會偷竊,連劍都握不住!
    谷粒多有些驚訝,連忙道:“哦!那么會長就是一名格斗家?利用拳腳的力量開創了這個公會?這也很厲害!抱歉,會長的個子比較矮,衣服也比較寬松,所以沒看出來這個小小的體型中竟然隱藏著這樣強大的爆發力!您平時怎么鍛煉的?找個時間我們一起比比肌肉怎么樣?”
    艾羅的臉上寫滿了尷尬,畢竟以前招募會員的時候這些家伙一個個的全都是先被自己馴服后再加入,都不會關心這些問題?蛇@個谷粒多問出來的問題……恰恰是一名新進會員最感興趣的問題吧。
    可就在艾羅還沒想好應該怎么回答的時候,那邊的布萊德又是“熱情”地說道:“沒有沒有啦,我們會長不會武器,也不會格斗。他的力氣很小的,有時候小的和女孩子一樣,哈哈哈!
    要你多嘴!
    艾羅瞪著布萊德,腦中快速思考應該怎么擺脫現在的窘狀。至少,絕對不能讓這個會員看不起自己這個會長身份!
    “那么說……魔法師嘍?”谷粒多的眼神中充滿了尊敬,“我之前聽布萊德說過,會長您畢業于老滕樹學院,難不成……您畢業于老滕樹學院的魔法系?那可真的是太厲害了呀!”
    布萊德還在笑,剛想說話,但艾羅立刻伸手狠狠地錘在了他的手掌上。
    這大個子有些吃痛,一臉狐疑地轉過來看著自家會長。
    可還不等艾羅想要說些什么,另一邊的可可卻是直接開口道:“不是不是啦,會長哥哥也不是魔法師啦。會長哥哥畢業于老滕樹學院的經濟系,不會戰斗,也不會魔法。但是,在我眼里會長卻是最厲害的那一個!會長知道很多我們都不知道的東西,還會教我們很多,所以在我眼里,會長哥哥是最厲害的!”
    之前,艾羅曾經對自家公會成員說,希望成員之間過得像是家人。
    不過現在,他開始有些后悔對他們下達這個定義。
    是!沒錯!這些家伙在加入人魚之歌后他們也都明確自家會長的實力就是個弱雞,他們也知道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真的想的話可以在任何時候把自家會長揍得在地上爬!
    可他們現在那么尊重自己,恰恰是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自己這個會長有著絕對的尊重和地位。
    這并非是來自于力量,而是來自于感情的尊重。
    所以,他們才會尊稱自己一聲會長,才會面對自己這個完全沒有力量的普通人生氣時感到害怕。
    但,在尚沒有完全建立感情尊重的前提之下,讓新近會員知曉自己的會長是個一碰就倒的渣渣之后,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地位的缺失,意味著無效的控制!尤其是在人家才剛剛加入就直接掏心窩子,把自家公會會長最弱的一面完全擺了出來……
    這個谷粒多,想要帶好可需要花費一番功夫了呀。
    在艾羅思索這些的時候,谷粒多看著艾羅的表情顯得變幻莫測。
    艾羅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現在也不能由不得人家不想。在略微咳嗽了一聲之后,人魚之歌會長笑著說道:“那么從今往后,我們就是一個公會的成員了。明天早點起床,我要布置大家一項工作任務了。那么今天……嗯,今晚的課也不上了,大伙兒好好休息,就這樣,散了吧!
    眾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惹了自家會長不開心,面面相覷,有些不知所措。
    在艾羅離開上了二樓之后,倒是谷粒多笑了一下,起身拿起自己的碗碟——
    “那……我們收拾吧?”
    ——1301年10月12日,伙食費:-6銅3鐵,雜物委托:6銅7鐵,礦洞合作委托:5金,結余:95金2銀8銅(贓款:40金7銀7銅)——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