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傻子的燃情歲月 > 371.姚大傻的軟肋
    周朝陽沒有接張建國的話茬,而是說:“去年的時候,你家老太太去世了。那時候我找不到你,只好替你去給老太太料理后事。我從監獄里出來,手里沒有錢。所有的后事,都是姚大傻出錢辦的,喪事很隆重!

    張建國臉色就嚴肅了,半天說:“謝謝你周哥,替我當回孝子!

    周朝陽說:“咱們是弟兄,我替你當孝子應該,沒什么可謝的。我的意思是說,姚大傻已經不計前嫌了,對你家老太太,對大橘子,都實心實意。依我看,你也沒有必要非要和他魚死網破,和解了算了?以他現在的能力,托托關系,說不定能把你過去的事給平了。老太太葬禮的時候,他見了我,跟我表露過這方面的意思!

    張建國就笑:“我說周哥,這個姚大傻詭計多端,連他的話你都肯信?他這么對待我媽和大橘子是為什么呀,不就是想把我給騙出來?我和他之間是殺父弒兄之仇,他心里不明白嗎?這種仇恨,能隨隨便便說和解就和解嗎?只要我還活著,就是對他最大的威脅!他心里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他要找到我,斬草除根!”

    說到這里,就看著周朝陽,冷冷地問:“周哥,你是不是被他收買了?”

    周朝陽也有些生氣了:“建國!你這么說就傷了兄弟的心了。我不是怕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會這么勸你嗎?我是希望你活的平平安安的!你要這樣說,我也就不說什么了。如果你不信任我,這事兒你也別托付給我,你找別人去辦吧!

    張建國立刻就換了笑容說:“周哥,是我不好,我給你道歉。咱們弟兄這些年,我不信任你能信任誰呀?”

    周朝陽就站起來說:“那好,我就按你的吩咐,回去執行你的計劃!

    張建國說:“先不急周哥,我這心里還是不踏實,你先坐下,咱們再合計合計!

    看周朝陽又坐下,張建國這才問:“周哥,你說,姚大傻詭計多端,十分狡猾,咱們這次的計劃,能不能瞞過姚大傻?”

    周朝陽呻吟半天才說:“照理說,咱們這個貍貓換太子的調包計,并不是很穩妥。如果他有防備,識破也不是很困難。

    可是,他在明處,咱們在暗處,他至今也不知道咱們已經盯上他的股權轉贈計劃了。這樣的話,他不會犯防備,咱們成功的可能性就會大一些。

    但凡事都有萬一,咱們也不能只考慮成功,不考慮失敗。所以,建國,你還是要做兩手準備,做最壞打算!

    張建國有些黯然,許久才說:“周哥,這次我是把所有的家當都投進去了,只能成功,不能失!失敗了,我就什么都沒了!

    周朝陽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建國,我還是勸你,不要冒這個險,和姚大傻和解比較劃算!

    張建國就搖搖頭,然后就笑了說:“只你去做這個計劃,當然不保險。我也考慮到,姚大傻很聰明,有識破我們計劃的可能。但是你放心周哥,我既然要孤注一擲地去賭一把,就不可能不堵死所有我們這邊的漏洞!

    說到這里,就壓低了聲音:“我還有另一套計劃,你只管放心去做就好了。到時候,就算他發現了我們的意圖,我也會有辦法讓他按著我的意思去做!”

    周朝陽就看著他,若有所思。這個張建國心機一點都不比姚大傻差。他有另一套計劃,說明他手底下辦事的,并不僅僅是他周朝陽一個人。那么,另一個人會是誰呢?

    想到這里,他就問:“既然你有威脅到姚大傻,逼迫他不得不按你的要求去做的辦法,那么,咱們花這么多錢去活動關系,是不是就有些多余了呢?”

    張建國就搖了搖頭說:“一點都不多余,你這邊的計劃,是為咱們取得合理合法的資產,這才是主要的!

    頓一下又說:“你忘了蘇春榮的事情了嗎?就是因為咱們只策劃了蘇春榮這一條路,沒有備選和輔助的方案,才會失敗。所以,這回我總結經驗,要從兩方面下手,讓他防不勝防!”

    周朝陽就問:“那么,你的另一套計劃,你準備怎么干,我又怎么配合呢?”

    張建國就詭鷸地一笑說:“你不需要配合,只管做你的好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周朝陽從那家旅館里出來,消失在夜晚的黑暗里。

    時間不長,張建國也退了房離開了。

    自索爾頓公司出事之后,張建國潛逃,已經好幾年沒有聯系周朝陽了,他并不能完全信任周朝陽?墒,策劃商業行動,他沒有第二個人選可以代替周朝陽。

    在資產運作上,周朝陽見多識廣,可以算得上專家級別的人才。他只有通過周朝陽親自策劃,才能實現徹底翻盤的希望。

    他雖然潛伏起來,可一刻也沒有放松對姚遠的監視,時刻尋找著對方的破綻,準備給姚遠致命一擊。

    兩次生意上的失敗,讓他損失了大批的資產。如今,正如他自己說的那樣,他手里,僅僅剩下二百萬不到的資產了,這一次必須成功,是沒有退路的。

    他費盡心機,利用機會,從上層打聽出來,姚遠要把礦山集團的資產,無償轉贈給礦機新村居委會。

    但他知道,這個居委會,不是一個完整的行為主體,是沒有能力接收和管理姚大傻的股份的。那么,姚大傻肯定會尋找一個具備這種能力的機構,來代管委會接受并管理他轉贈的這部分股份。

    他隱隱感覺到,這里面有漏洞可鉆,但如何利用這個漏洞,他就沒這個本事想明白了。這時候,他就想起周朝陽來了。

    索爾頓公司倒閉之后,周朝陽在南方這個小城里,自己開了一家小型貿易公司,勉強夠一家人糊口。這個情況,張建國是知道的。

    可是,他不敢去和周朝陽取得聯系,一來怕暴露自己。二來,周朝陽的公司利潤不高,不能給他帶來什么好處。他暫時又用不到周朝陽,也就不和他聯系了。

    這時候,他需要周朝陽了,就偷偷來到這座南方小城,和周朝陽見面了。

    周朝陽聽張建國說了他的想法,親自去了一趟姚遠那里,獲得了第一手資料。

    回來以后,他為張建國制定了一個貍貓換太子的計劃。通過成立和收買境外公司,資金多次周轉的辦法,讓姚遠的股份成為死股。

    托管他轉贈資產的那家公司,肯定得利用這個托管的權限牟利,在托管了礦山集團大部分股份之后,利用股權抵押后的牟利運作中做文章,賄賂相關工作人員,反復運作資產,最終將礦機大部分股份,變為張建國代理公司的股權,最終,礦山集團的幕后老板,將會成為張建國。

    這個資產運作和分多次,多手續變更的辦法,相當復雜,期間要多次轉手,還要有資金的跨境活動來作為掩護。不是專業人才和專家,不走到最后一步,是很難看明白這里面的貓膩的。

    當張建國仔細聽明白了周朝陽的計劃,不由激動萬分。

    如此一來,姚大傻苦心經營多年的礦山集團,早晚會成為他張建國的,他姚大傻等于是替他張建國打了這許多年的工。礦機的主人,還是他張建國——張順才的兒子!

    沒有什么比這個辦法,更能讓他感覺到復仇的快感了。他終于下定決心,把自己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實施這個計劃。

    可是,他也深深知道,姚大傻不是等閑之輩。他這次失敗了,就再也沒有了翻身的本錢。

    他把大部分錢財交給周朝陽,讓他去實施計劃的同時,立刻就趕往另一個城市,去會他另一個得力的手下了。

    他的這個得力手下叫劉曉力,混社會的出身,為人極為兇狠殘暴,是他在南方做模具廠的時候,手下的一個保安隊長。

    說是保安隊長,就是替他在社會上打交道,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甚至是威脅員工和管理人員,讓他們忍氣吞聲,老實為他工作。另外,劉曉力還豢養了一批手下,為他打探情報,疏通關系。

    這個劉曉力,可以說是對他忠心耿耿,始終如一。因此,就是在最困難的日子里,張建國也會拿出不菲的錢財,豢養著劉曉力和他的幾個得力手下。

    這個劉曉力和他的手下,始終處于暗處,幾乎沒有人知道張建國還有這么一個幫手,連周朝陽都不知道。

    他每一次生意失敗,能夠順利逃脫,都是這個劉曉力及時為他提供情報,暗中接應他,他才得以順利消失,擺脫公安機關的追蹤。

    他潛伏下來,躲在南方的小城里裝普通老百姓。所有關于姚大傻那方面的消息,以及周朝陽他們這些老部下在干什么,也都是靠著劉曉力來打探。

    張建國匆匆趕到劉曉力所在的城市,同樣是找了一家不起眼的私人旅館,打傳呼讓劉曉力來見他。

    兩個人在旅館里見了面,張建國就把周朝陽的計劃,都詳細和劉曉力說了。

    劉曉力大老粗一個,對商業運作一竅不通,當下也不發表評論,只是對張建國說:“哥,你就說接下來讓我干啥吧。你說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讓哥重新做大,上刀山下火海,你兄弟我皺下眉頭,就不是爹生娘養的!”

    張建國就惡狠狠地說:“只周朝陽策劃的這個方案,我還是覺得不保險,擔心騙不了姚大傻。咱們得再準備一手,就算姚大傻識破了,他也得乖乖聽話才行!這個姚大傻,在對女人方面,和一般人也沒多大區別,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劉曉力看看張建國說:“哥,你老讓我盯著姚大傻那倆老婆,就是為這個吧?”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