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阿斯加德的圣騎士 > 298 【托爾降生】
    “這是雷電樹?”羅維一臉驚異地問道。

    此時此刻,在他的面前,一處圍欄之中,赫然矗立著一棵粗壯的淡青色巨樹。

    這巨樹質感奇特,似金似木,枯糙的樹皮之間隱隱有電弧流轉。

    “不然呢?”埃爾笑著說道。

    羅維:“雷電樹明明無法適應阿斯加德的環境,你是怎么做到的?”

    這棵淡青色的樹就是他當初親手種下的雷電樹,自華納海姆摘得果實種下,經過千年的生長,今已亭亭如蓋矣。

    不過南橘北枳,雷電樹乃是落雷山谷孕育的奇樹,一旦離開落雷山谷的環境,根本不能正常發育。

    羅維也曾費過心思,試圖養出真正的雷電樹,結果卻沒有成功,種在阿斯加德的雷電樹,越長越像普通的樹木,仿佛退化一般。

    然而此時的這棵雷電樹,高大粗壯,隱有電芒,分明和落雷山谷中的雷電樹一模一樣,并沒有任何退化的跡象。

    埃爾解釋說:“你離開阿斯加德之后,我對這棵樹鉆研了很長時間,后來配置出一種藥液,用藥液定期澆灌雷電樹,就可以使它恢復雷電的特性。”

    “不過實際上,用藥液澆灌之后,這棵樹的很多特性都或多或少有變化,和落雷山谷的原生雷電樹已經有所不同。”

    “比如……這棵樹至今都沒有結果,也不知是不是沒有這個能力了。”埃爾聳了下肩。

    羅維小心地摸了摸雷電樹。

    “啪啪——”

    電弧跳動,使他的指尖隱隱作痛……

    一轉眼幾個月過去,經過這段時間的適應,羅維重新融入了變遷一千三百年的阿斯加德,像以前那樣生活。

    這天中午,羅維正站在在院子里,觀察著挺立的雷電樹。

    石魯特趴在一旁,假裝睡覺。

    正常情況下他是不需要睡覺的,不過在阿斯加德生活了上千年之后,他卻莫名其妙地有了假裝睡覺的習慣,似乎是在“模仿大人”。

    就在這時,羅維神色一動,若有所覺地抬頭看去,就見海拉從天空飛來,落到他身邊。

    “殿下?”羅維見她神情復雜,連忙上前,“怎么了?”

    海拉:“你敢相信嗎,我的弟弟就要出生了。”

    “什么?”羅維一愣。

    海拉呼出一口氣:“弗麗嘉早就懷孕了,但這幾個月父王一直在瞞著我,直到今天,他才忽然告訴我,我的弟弟就要出生了。”

    羅維十分驚訝:“什么時候出生?”

    “現在。”海拉扶著額頭,“告訴我這個消息之后,父王就去助產了。”

    羅維也是有些懵逼。他之前還在想弗麗嘉什么時候懷孕,沒想到轉眼這就生了,太快了。

    海拉默默地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羅維將手搭在她背上:“既然已經生了,順其自然吧,說不定以后你會覺得當姐姐也不錯。”

    過了一會,海拉緩緩說道:“我還記得小時候父王曾不止一次地說「如果你是男孩就好了」……盡管長大之后,他很少再當著我的面這樣說,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希望有個兒子,現在他終于得償所愿了。”

    “現在他不僅有了新的妻子,還有了新的孩子,新的家庭,我大概會成為一個外人……”海拉嘆息,“也許烏度說的預言就要發生了吧。”

    當奧丁手上沾染自己孩子的純凈之血……羅維還記得這句話,還記得后半句的一個詞:集結。

    不過他和海拉都沒有聽清后半句的全部內容。

    羅維此時不禁又想,到底是什么集結?

    與此同時,金宮某個房間中。

    在幾名女醫之間,弗麗嘉躺在床上,抓著床單,滿頭大汗地喘息著。

    “用力——再用力!”一名女醫說道。

    奧丁坐在床邊,握著弗麗嘉的一只手,神色緊張而又期待:“加油,弗麗嘉,我們的兒子就要出生了。”

    “要出來了!”幾個女醫紛紛說道。

    “啊!”弗麗嘉忍不住喊了一聲,隨即一陣明亮的哭聲響起。

    “哇——”

    伴隨著這哭聲,房間里的所有人都露出笑容,奧丁更是滿面紅光:“我有兒子了!”

    女醫剪斷臍帶。

    奧丁便迫不及待地抱過新生的大胖小子,絲毫不嫌棄他身上粘濕的血水:“托爾,我的兒子。”

    切斷的臍帶口處,嬰兒的臍帶血緩緩滴淌,染到奧丁的手上……

    當然,沒有人會在意這個,房間中一片樂融融的氣氛。

    “弗麗嘉,看看我們的托爾。”奧丁抱著嬰兒,湊到弗麗嘉身旁,“看他像不像我?”

    “像。”弗麗嘉很虛弱,但也是滿臉喜悅,慈愛地看著小托爾。

    “不過他的頭發和你更像,哈哈。”奧丁摸了摸小托爾的幾縷頭發,笑著說道。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巨響,似雷聲,又似某種巨獸的咆哮,透著令人戰栗的氣息。

    “哇哇!”被這可怕的巨響一嚇,小托爾哭得更大聲了。

    奧丁則神色一變,如臨大敵地霍然起身,他雙目射出雷霆,仿佛穿過高墻望向金宮外的天空。

    此時此刻,仙宮的天空毫無征兆地風起云涌,原本明凈的晴空陡然間變得黑云壓城,漫漫烏云淹沒了太陽的光輝。

    “轟隆隆——”

    涌動的烏云之中,又是那似雷霆似怒吼的聲音,全阿斯加德莫不聞之,舉城皆驚。

    “發生了什么?”幾乎所有阿斯加德人都發出了同樣的疑問。

    羅維和海拉同樣如此,都震驚而疑惑地望著黑云壓城的天空。

    石魯特也睡不下去了,握緊拳頭看著烏云,緊張萬分。

    烏云越來越盛,從四面八方涌動凝聚,伴隨著愈發強烈的壓迫感,仿佛在那漆黑的烏云深處,正孕育著什么可怕的東西……

    羅維神色一動,低頭看去,發現腰間的圣契竟仿佛也受了什么刺激,閃個不停。

    一道雷光劃過,奧丁騎著八足天馬立身半空,手持永恒之槍,直指天空的烏云,聲如雷霆地喝問道:“什么人!”

    “奧丁!”烏云之中響起渾濁而又熾熱的聲音,這聲音十分詭異,仿佛千千萬萬個聲音匯聚而成,透出無盡的怨恨與狂暴,“我是曼高戈,是你的末日!”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