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明朝小公爺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隔空交手終得見,苗女米魯智計全(上)
    “哈哈哈……夠味兒!!”

    戶必裂猖狂的笑聲響徹在這寨子里,此時的他殺的渾身浴血將那鎧甲盡數染紅!

    腥血噴濺在他的面甲上,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如同惡鬼一般。

    面甲下是那雙在熊熊烈焰下,赤紅的如同邪魔一般暴戾的雙眸。

    那些個苗家漢子們已然開始緩緩的退縮,這根本就不是在與對方作戰!

    這完完全全的就是在被對方屠殺!

    “呼~撲!”妙安小姐姐的長槍直接將一人扎穿,那漢子嘴里發出了凄厲的嚎叫。

    然而妙安卻杏眼冰冷,直接將長槍抽出請甩了一把“青龍探爪”。

    卻聽得“噗~!”的一聲輕響,這漢子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他的脖子上破開了一個巨大的血洞,腥血不斷從中噴涌出來……

    “器械跪地,高舉雙手!否則格殺勿論!!”

    戶必裂那暴戾的聲音猛然如同驚雷一般炸響,那些個國防軍的戰士們亦是怒目圓瞪!

    “跪地舉手!否則格殺!!”

    怒吼咆哮聲直接震懾的這些個苗兵們愣愣的居然連逃都忘了,卻見幾個苗兵試探著“當啷~”拋下了刀。

    這似乎一下子按下了開關,開始有無數的苗兵們“當啷~”的隨之將刀拋下。

    “捆起來~!!”

    戶必裂怒吼一聲,便見得無數的國防軍漢子們撲了上去開始將人扎捆起來。

    隨后便是整個國防軍全面大索山寨,張小公爺亦在田浩的帶領下進入了山寨。

    服部姐妹、足利鶴小姐姐則是跟在他的身邊,警惕的看著四周。

    妙安這回總算是開了利是,臉蛋兒紅撲撲的興奮的跑回來咯咯的笑著給自家少爺炫耀戰利品。

    “少爺~!少爺~!這塊牌子有點兒怪哩!料子婢子都沒見過。”

    張小公爺看著妙安小姐姐手里遞過來的一塊雕件牌子,笑了笑。

    “是呢!這塊牌的料子外間沒有,只有這黔州印江梵凈山有產叫‘紫袍玉’。”

    “姐姐自是沒有見過的。”

    妙安小姐姐聽得這話不由得眨巴著杏眼點頭,將手里的牌子塞到了張小公爺手里。

    “果然公子博學呢!這都知道呀!”

    那是因為咱當年也操持過這生意,張小公爺笑著刮了刮妙安的鼻子讓她在身邊莫亂跑。

    拿過牌子看了幾眼,料子是好料子就是雕工略顯粗糙。

    不過這亦顯得古樸了許多,且看其手法大約不是這大明的產物。

    城寨里的烈焰也逐漸的被撲滅,同時一叢叢的火把被點燃。

    張小公爺被迎到了搜索過的吊腳樓處,在這里他見到了滿臉滄桑的安民。

    安民沒有受傷,他身邊的幾個侍衛都被按倒了。

    這吊腳樓里并沒有想象的奢華,反而整個屋子里透著簡陋、頹唐。

    安民須髯垂下,耷拉著腦袋在聽得張小公爺踏進門內的聲音后才微微昂首。

    當田浩讓出身形張小公爺登場的時候,這老家伙不由得眼前一亮。

    卻見他好一會兒了才喃喃的道:“難怪田氏將其孫女贈與您,那田氏女都無怨尤啊……”

    這話說的張小公爺臉色一紅,只能是無奈的笑了笑:“你便是安民。”

    “您便是國朝來的上使罷……”

    卻見安民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躬身大禮拜下:“化外野人安民,見過上使……”

    張小公爺沒有說話,身后的櫻子迅速的拿出一張折疊太師椅擺上。

    而田浩則是看著那張折疊太師椅,眼皮子不由得抽搐了幾下。

    這是一張金絲楠陰沉木全雕金鑲碧玉翡翠,螺鈿象牙紅珊瑚……等百寶嵌而成的。

    僅僅是這上面的名貴用料,田浩看到的就多達二十余種。

    更別提這色澤上等流光四溢的金絲楠陰沉木了,僅僅是刨出這主料那價格都已經上天了!

    而且能做出椅子的只有蘇工中的大匠方可,就田浩所知能百寶嵌出這樣椅子者即便是蘇工亦不過二三人。

    更重要的是,看那叫“櫻子”的侍大匠將椅子拿出十分隨意。

    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這玩意兒在人家眼里,就是個物件兒。

    算不得值錢……

    “米魯怎的不帶你一并離開?!”

    安民聽得這話低著頭輕嘆道:“是老頭子不愿走,若老頭子走了這寨中親眷恐怕盡數需死……”

    那不至于,小爺還需要人手來筑路怎么舍得殺人啊!

    “便是留下來又有何用?!其實你真不如一并走罷。”

    安民緩緩的抬起頭,望著張小公爺那張俊俏如璧生出瑩瑩之光的鵝蛋臉嘆氣道。

    “小老兒留下還是有些許用處的,比如小女讓小老兒轉告督撫大人……”

    可惜張小公爺似乎沒有興趣聽他說什么,一擺手讓人將他們押下去:“擒到她,她親自與我說罷!”

    說著便擺手讓人將安民給押送下去,卻見安民在被押走之前說了一句。

    “五日后,她會親自來找您!”

    張小公爺那雙丹鳳桃花微微瞇起,笑著道:“本督……等著她!!”

    安民沒有再說話,而是垂首恭敬的讓人將自己扣起來押送下樓。

    張小公爺亦是這個時候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他豎起耳朵傾聽了一番猛然色變。

    卻見他“呼啦~”一下長身而起,一個竄身就撲到了邊上一根柱子前猛的一腳踹出!

    “轟隆~”一聲,卻見得這根柱子一下子炸開了一個洞!

    邊上的妙安、足利鶴等人頓時色變,卻見張小公爺想也不想直接躍下這坑洞。

    其余人等亦是飛快的跟了上來,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這個秘道只是通到樓下而已。

    盡管這座吊腳樓沒有如同其他吊腳樓一樣,在樓下養著牲口。

    但卻依舊可以看到雜物,后方面對著樓梯、路面的那塊兒是用木板隔開的。

    地面上鋪著軟軟的沙子,人走上前根本就不會發出聲音來。

    “追!”張小公爺俊臉很是難看,咬牙切齒的吐出了這個字。

    姬武將們還沒開始動作,已經是臊的滿臉通紅的戶必裂便一擺手率先沖了出去。

    “笨蛋!不是那邊,是這邊!!”

    張小公爺似乎知道對方是怎么跑的一般,直接揮手讓戶必裂追另一條路線。

    這條通道顯然就是為撤離準備的,沿途并沒有什么陷阱尖刺。

    甚至道路都非常的好走,一行人氣喘吁吁的沖在前面繞過了幾道隘口居然看到了河流。

    見到河流戶必裂的臉色變得慘白,他知道這就沒法追了!

    果然,遠遠的便見到江面上飄著一只竹筏。

    上面兩個身影在劃動著竹筏,而一個看不清面容但身材極為妖嬈的身影打著燈籠。

    “咯咯咯……對面可是平叛之將么?!”

    卻聽得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帶著咯咯笑聲遠遠的從那竹筏上傳來。

    那是個女子的聲音,但官話說的極為標準不帶任何一絲的口音。

    盡管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戶必裂也不得不說僅僅是憑借這把聲音此女就很難讓人有惡感。

    這是一把聽起來有些慵懶帶著些許媚意,卻又有著些江南女子溫婉的聲線。

    “賊婦!本將勸你盡早跪降還可保條性命,繼續頑抗不過死路一條!!”

    戶必裂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滿心的麻賣批在這聲音都后都壓了下去盡量文縐縐的說話。

    “咯咯咯……那大胖禿子,恐怕你非主將罷?!怎敢說保妾身不死?!”

    那聲音再次從竹筏上傳來,卻聽得那燈籠下身材妖嬈的女子嘆息道。

    “妾身已是殺了諸多明官、明將,甚至襲殺了四千明軍呢!”

    這話說的,戶必裂瞬間面皮就漲紅了。

    那女子則是繼續笑著道:“將軍莫誑妾身,如此劣跡妾室亦是必死怎能續活?!”

    亦是這個時候,張小公爺才緩緩的抵達了這里。

    望著那江面上的竹筏笑了笑,對著身邊面皮漲紅的戶必裂道。

    “你呀~!莫覺得黔州蠻荒便無能人,這下吃虧了么?!”

    戶必裂面皮漲的更紅了,這房間可是他檢查的。

    然而出了這么大的紕漏他居然不知道,甚至還得張小公爺來揭破才發現了其中的奧妙。

    “你……你……你可敢將火把映的亮一些么!!”

    那江面上的女子居然又開口了,只是這次開口她居然有些結巴。

    張小公爺有些莫名其妙,但妙安小姐姐卻撇嘴道:“怎的?!想要謀算我家公子么?!”

    說著還將火把挪的開了些許,那女子似乎很是失望。

    “瞧你身形,卻是個俊俏人兒。可惜卻見之不清,好生遺憾……”

    張小公爺聽得這話卻不生氣,笑瞇瞇的道:“那你記住了……”

    “若本督下屬圍住你,莫要反抗徑自投降。本督答應,可見你一面。”

    那女子似乎并沒有被這話激怒,而是反笑著道。

    “方才切身可是在柱子里被你們圍住了好一會兒呢,可你們未曾擒我呀!”

    張小公爺聽得這話亦不生氣,只是笑著環左右道:“看到沒?本督就是大意了吶!現在落話柄嘍!”

    戶必裂這面皮“蹭蹭蹭~”紅的更厲害了,張小公爺這是把責任都扛到自己身上去了。

    可這本來是他的責任啊!

    “那位俏小哥哥,你是如何發現妾身藏身與柱子中的?!”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