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 第525章 出手治療
    格拉納達城南邊的房子十分地老舊,絕大部分是木屋。

    為了防止火災的時候火燒連營,幾條寬闊的道路將這里的房子分成了幾片。

    漢丁頓的家就在大路邊,他坐在門外的木樁上借著傍晚天空中最后的一點光線縫補著自己的衣服。

    今天他的運氣不好,去打獵的時候被荊棘溝破了衣袖。

    在他的身后,家里飄出了濃濃的草藥味道。

    這草藥的味道終年不散,街坊鄰居已經習慣了,同時還對此深表同情與惋惜。

    漢丁頓的母親迪勞麗絲和已故的父親老漢丁頓以前是一對冒險者夫婦,丈夫是實力不弱的劍盾手,妻子的弓箭亦是一絕。

    周圍的老人們還記得那位憨厚老實,經常傻笑的小伙子,還有他身邊那位笑起來很好看的姑娘。

    只是幾年前這對冒險者夫婦跟著同伴們護送一支商隊北上,但最終回來的只有三分之一的人。

    漢丁頓的父親沒能回來,而迪勞麗絲也身受重傷不得不告別了冒險者生涯。

    一開始冒險者工會念及漢丁頓的父親斷后犧牲,于是給迪勞麗絲安排了一份工會里輕松的工作能讓她養育漢丁頓。

    只是后來迪勞麗絲的身體越來越差,哪怕是到任務墻上貼羊皮紙的工作也無法勝任,她只能回到了家里,家中生活的重擔都壓在了當時才七歲的漢丁頓的肩上。

    冒險者工會不得不讓七歲的漢丁頓以不到八歲的年紀就讓他成為小冒險者,然后和其他的小冒險者一起去采集果實養家糊口。

    這時有人走到了漢丁頓的身邊,問道:“小漢丁頓,你的媽媽在家嗎?”

    漢丁頓立即站了起來,對那個又矮又胖的女人說道:“酒桶阿姨好,我媽媽在里面休息!

    家里幾代人開酒館,母親在酒窖里生下自己因此被父親取名酒桶的大媽此時手里提著一個籃子,籃子上蓋著一塊亞麻布,她說道:“我家那個笨手笨腳的剛才把魚給烤壞了,客人不樂意吃,你和你媽媽今晚一起吃了吧!

    她說著就往漢丁頓的家里走去,絲毫沒見外。

    不久后屋子里傳來了兩個女人的說話聲和迪勞麗絲的咳嗽聲。

    酒桶大媽很快就提著空籃子走了出來,她對漢丁頓說道:“剛才我和你媽媽說了,最近店里人多,給的小費也多,你今晚就來幫忙跑堂吧,你媽媽也答應了!

    漢丁頓很痛快的點了點頭。

    酒桶大媽離開后沒多久,一個騎著馬,穿著整潔的用“米拉布”所做成的衣服的十二、三歲的少年停在了漢丁頓家的隔壁。

    少年看到房門緊閉,于是轉過身來向漢丁頓問道:“喂,那個漢丁頓,瑪麗安還沒回來嗎?”

    漢丁頓面無表情地回答道:“回稟諾丁漢少爺,瑪安還沒回來,最近酒館里要洗的碗很多!

    那個諾丁漢少爺撇了撇嘴,然后站在門口外面等著。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漢丁頓早已回到家里開始做飯。

    等著瑪麗安許久不見回來的諾丁漢少爺探頭進漢丁頓的屋子,往桌面上扔了幾枚銅板,說道:“漢丁頓,等瑪麗安回來了你幫我告訴她,我邀請她后天去看我比賽!

    漢丁頓在廚房里大聲喊道:“知道了,諾丁漢少爺!”

    一鍋粥沒多久就做好了,漢丁頓先舀出來一小碗,然后從今天用野兔和野雞換來的雞蛋里撿了兩個打到鍋里面煮成了雞蛋粥。

    然后他把兩碗粥端到了房間里放在桌子上,桌子的中間放著一碗烤得有點焦的三指寬的小魚。

    最后漢丁頓將床上躺著休息的母親扶到了桌子邊上,坐在了雞蛋粥的面前,他自己坐在了白粥前面。

    迪勞麗絲把裝魚的碗朝著漢丁頓的面前推了一下,說道:“你多吃點,今晚到酒桶阿姨那邊勤快些,別毛手毛腳地砸了阿姨家的招牌!

    漢丁頓點了點頭,然后從碗里拿挑了一條最小的烤魚吃了起來,然后把碗推回了母親的面前,說道:“媽媽,這些你都吃了吧,今天神官說你應該多吃點東西!

    迪勞麗絲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從碗里挑了兩條大一點的魚放進了兒子的碗里,然后開始了餐前的祈禱。

    就在母子倆的晚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少女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迪勞麗絲阿姨和漢丁頓哥哥在嗎,有客人來了!

    漢丁頓和迪勞麗絲愣了一下,往日的這個時候可沒有客人拜訪的先例。

    于是漢丁頓站了起來,回答道:“瑪麗安,我們都在,有誰來了?”

    白天時幫著漢丁頓擦汗送水的那位少女領著兩位客人走進了漢丁頓的屋子里,在不比黃豆大多少的油燈燈光下,漢丁頓驚訝地發現兩位來客居然是白天時剛見過面的查爾斯和米拉。

    同時查爾斯還發現對方桌子上碗里的魚雖然烤得有點焦,但依舊有點眼熟。

    自我介紹之后,米拉對迪勞麗絲說道:“這位夫人,我的弟弟有辦法將你身體里面的東西取出來,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嘗試一下?”

    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希望與失望交織的迪勞麗絲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家里已經沒有錢支付醫療費了!

    查爾斯也是心中苦笑,看來對方把自己當成騙子了,他說道:“這位夫人請放心,我為您治療不要錢!

    迪勞麗絲皺了一下眉頭,免費的東西往往是最貴的,查爾斯這么說反倒讓她變得有點不安起來,萬一查爾斯要讓她兒子去當奴隸怎么辦。

    米拉在一旁拉起了迪勞麗絲的手,輕聲說道:“夫人請放心,我向光明之神起誓,我們沒有任何一絲謀害你們的企圖,只是想幫助你!

    她的話剛說完,一道白色的光芒從米拉的身上亮起。

    “神誓?”迪勞麗絲見多識廣,很快就認出了這道光芒的含義。

    米拉微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漢丁頓說道:“媽媽,你就讓這位閣下試一試吧,他的實力很強,今天早上我和瑪麗安看到他飛得很高很高的。而且他還是一位好人!

    瑪麗安在一旁點頭附和。

    剛領到了一張好人卡的查爾斯說道:“夫人您放心,我們家族的祖訓是‘能幫就幫’,既然我可以幫助您,那就沒有看著您受苦的道理!

    他看了看一旁一臉期待的漢丁頓還有旁邊的瑪麗安,繼續說道:“難道您不想看到您的兒子娶妻生子,不想抱上孫子嗎?”

    漢丁頓的臉色頓時通紅起來,這時迪勞麗絲想到兒子這幾年來的艱辛,最終點了點頭。

    查爾斯讓迪勞麗絲趴在床上,伸出右手輕輕地按在了她瘦得能看到肋骨的后背,那里有一道可怕的傷疤,然后釋放出精神力來探查病灶的情況。

    昏暗的油燈下,坐在桌子旁忐忑不安的漢丁頓沒有發現查爾斯的眉頭皺了一下。而瑪麗安緊握著漢丁頓的手,她也是緊張得不行。

    查爾斯搞清楚了病灶的位置、大小后對米拉說道:“姐,你倒數二十聲,當你數到二的我就把病灶取出來,數到一的時候你就釋放治愈術!

    米拉點了點頭,然后開始倒數起來。

    “二十”

    “十九”

    “十八”

    ……

    隨著一聲聲得倒數,漢丁頓緊張得站了起來,瑪麗安覺得他的手在發抖,手心里出了不少汗。

    而且他對查爾斯的治療方式很好奇,想了半天沒想明白這位年輕的高手要怎么治療自己的母親。

    迪勞麗絲心中有一點猜測,她認為查爾斯將會以極快的速度在自己的身上開出一個口子然后取出病灶,最后讓那位修女在第一時間讓傷口愈合,因此她做好了忍耐劇烈疼痛的準備。

    “三”

    “二”

    “噗”

    “叫人得安慰的神,我們贊美你,F在我為迪勞麗絲女士向您禱告,因為她被傷病抓住,求您拯救她脫離傷病,也堅固她的信心……”

    白色的光芒再次從米拉的身上亮起,然后這蘊含著神力的光芒瞬間沒入了迪勞麗絲的身體里面。

    迪勞麗絲先是感到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然后一股溫暖的力量迅速進入了體內,那疼痛迅速地消失了。

    漢丁頓急忙往床邊趕去,瑪麗安猝不及防地被他拉了一下。

    查爾斯松了一口氣,看起來治療很成功。

    然后他來到飯桌旁,打量起那個通過傳送術從迪勞麗絲的身體里取出來的有點詭異的異物。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