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元始玉箓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混沌蛇后裔(求推薦,求收藏)
    游戲世界,翡翠神域。

    這里是元清微留在游戲世界的圣地,本質上是仿造元清微在人間的圣地翡翠綠洲。

    當然,這個地方既然被稱之為神域,自然有著過人之處。

    或者說,因為三大祭司伊利絲、卡里姆和阿克那丁三個,幾乎將整個游戲世界適合的奇珍異寶全部收集到翡翠神域,將其布置的極盡奢侈,使得此地完美的實現了凡人對于神國的所有幻想。

    ‘這就是游戲之神的翡翠神域嗎?果然極盡奢侈!其中不知道凝聚了多少游戲之人的鮮血!’巴庫拉騎著自己的怪物,降臨到翡翠神域,眼中浮現出一絲絲的憤怒。

    早就等著對方的伊利絲看著對方的心靈怪物,心中有著一絲絲的不悅。

    作為睡蓮精靈的主人,伊利絲本能的厭惡那些充斥著邪惡和罪孽氣息的怪物。

    不過,作為元清微的第一祭司,伊利絲對于自己情緒的把握也是非常的厲害,并沒有讓自己的情感展露出來。

    帶著非常親和的微笑,伊利絲上前道:“你就是冥界之門的繼承者嗎?”

    對情感有了突飛猛進掌控能力的巴庫拉在伊利絲上前的瞬間,就是壓下心中的憤恨,以及其他的極端情緒,面露得體的笑容:“是的!偉大的伊利絲大祭司!”

    “不用這么客氣,吾主曾經留下神諭,任何得到冥界之門的人,都稱得上是我們的貴客,請隨我進去吧!”

    帥氣的長相和得體的禮儀,為巴庫拉挽回了不少的印象分,伊利絲笑著回應后,伸手拍了拍虛空,道道神虹從天而降,化為一道七彩虹橋降落在二人身前。

    ‘彩虹橋。’巴庫拉雙手微微顫抖,看上去似乎是因為太過于興奮,可實際上他實在強忍著自己的憤怒。

    彩虹橋,一件非常特殊的神器,有著自己的名字,叫做【Bifrost】,音翻大概是比福斯特,或者碧福斯特、碧夫斯特。

    這件神奇在埃及游戲世界之中非常有名,當初伊利絲在知道其存在之后,直接拿出十個幫助他人覺醒心靈怪物的名額,以及大量的獎勵,開啟了游戲世界第一次“官方”活動。

    數以萬計的游戲者沖入對應的副本世界之中,完成了一系列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后還是由三大祭司親自動手,才是將其固定在翡翠神域之中。

    這件神器也是現在整個游戲世界之中,唯一一件已知可以自由出入游戲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頂級神器。

    而巴庫拉之所以會如此排斥這件神器,就是因為當初他因為這件神器的任務,而被人坑了一把,最后導致沒能湊齊足夠的錢財,讓生病的父親落下病根。

    雖然正常人都不會因為這個而怪罪別人,可對于經歷了滅族一事后,巴庫拉已經陷入了絕對的扭曲狀態,他怨恨一切,排斥一切,并且試圖毀滅一切。

    他以這樣的極端情緒,出現在元清微的神域之中,自然是引起元清微的注意。

    目光落下,無論是作為元始道地仙,還是游戲之神,只要元清微愿意,世界上很少有事情能夠瞞得過他。

    巴庫拉雖然是一位高級盜賊,換算成怪物大概是五六星的程度,根本無法阻攔元清微的目光探索,甚至察覺也無法察覺。

    “哦?”元清微笑了笑,身體微微傾斜,剛好在他身邊的智慧之神圖特見狀,就是詢問其原因,元清微也沒有隱瞞,伸手演化出一面寶鏡,顯化出彩虹橋上的二人。

    圖特看了兩眼,也是逐漸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他低聲道:“主神,這個人似乎……”

    話說到一半,圖特似乎有些顧忌,元清微笑道:“似乎什么?”

    “似乎是一位神裔,并且不是一般的神祇后裔。他的神血,給我的感覺,比較接近于混沌之蛇。”

    “不愧是智慧之神!”元清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這家伙確實是混沌之蛇阿佩普的后裔,不過具體是哪一位阿佩普,就不好說了!”

    “圖特,你作為古老的智慧之神,應該是見證最初的阿佩普的誕生和消亡吧”

    湊巧在圖特前來拜見自己的時候碰到這件事情,元清微也是順勢讓圖特告訴自己,當年最初的阿佩普的誕生和消亡過程。

    對此,圖特自然是不敢過多隱瞞,而從圖特的描述當中,元清微也是再一次的肯定了自己當初的猜測,混沌之蛇阿佩普最開始的時候,就是原初水神的化身。

    想來也是,在神話之中混沌之蛇阿佩普屬于太陽神拉的兄弟,而阿赫也是拉的兄弟,但二者之間卻沒有明確的關系描述。

    排除遺失和傳播錯誤的可能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阿赫和阿佩普本身就是一個神祇。

    并且,月神阿赫的根基,并非光明,而是力場,二者最大的沖突也不存在了。

    再細究下去,還有一個非常有利的證明,混沌之蛇的追求,其實和原初水神早期是有相當大的重合。

    混沌之蛇追求的毀滅一切,讓一切陷入黑暗之中,從某種角度理解,似乎也可以認為是破壞現有的世界,回歸混沌的狀態。

    然后在思即原初水神從最初收回權柄,到奪取三個世界的一切權柄的心態變化,混沌之蛇會被放棄的原因也有了。

    ‘不過,按照能力而言,混沌之蛇其實也有可能是原初水神用來奪取陰世權柄的一個重要棋子,同時他放棄回歸混沌的時間點,也是有些特殊啊!’

    元清微聽完圖特的描述之后,發現最初阿佩普的“死亡”時間點也非常的有意思。

    在地下水系之神死亡之后大概十年左右,時常展露神跡的阿佩普突然將自己的在人間的圣地以及圣地之中的眷屬吞噬,而后陷入沉寂之中。并且在隨后三百年的時間里,都是不在理會信徒的祭祀,這才使得阿佩普的傳說徹底走向了衰敗。

    ‘或許,當初地下水系之神的死亡,其實也是有著原初水神的手筆在其中?’

    元清微暗暗思索,作為新一任清微宮的繼承人,他非常清楚自己這樣能夠穿梭世界的人手中擁有的后手不要太多。要是原初水神當初真的有插手地下水系之神的死亡,那么被其留下的后手陰到,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元清微微微合上眼睛,似乎在消化圖特給出的信息,而后又道:“圖特,在這小子身上,你還看到了什么?”

    “還有這詛咒、痛苦、憤怒,以及深刻的仇恨,并且……”圖特說道這里,停頓片刻,道:“這股仇恨,似乎是針對主神你的!”

    “哦?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圖特后退半步,微微躬身道:“這就必須要感謝主神的教導,你給予我的指引,讓我看到了智慧的另外一種表現,獲得了一定無視表面,直指真實的感覺。”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