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重生日本當神官 > 第526章 進路相談
    “那在你的設想中,我的未來又是什么樣的呢?”加藤惠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唔,大概會是努力學習考上一所好的大學,然后順順利利的讀完專業拿證畢業,而后找一份普通但又清閑的工作或者直接成為公務員,每天過著即不算枯燥,但也不會像是全職太太那般,整日間埋首在家里,只能圍著我和孩子轉的單調生活。”秦和清想了想回答道。

    “原來你是這么想的啊。你很不喜歡我當全職太太?”加藤惠看了看他,輕聲道。對秦和清把自己放在她未來老公的角色上沒有任何反對和抗拒的情緒。

    “也不能說不喜歡吧。只是不希望你把心思完全放在家庭上,也應該有些自己的生活和空間,要不然時間長了我很擔心我們兩個會因為這種過于平淡的生活而失去激情。”秦和清回答道。

    “也就是說,和清君你比較喜歡相對來說能夠獨立自主一些的女生對吧。”加藤惠直指核心道。

    “大概是吧。”因為不太明白加藤惠想法的關系,秦和清用不太確定的語氣道。

    “我知道了。”

    “呃……這是什么意思?”秦和清疑惑道。

    “就是知道了的意思。”加藤惠平淡道。

    “生氣了?”秦和清有些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你又沒做錯什么,我為什么要生氣?”

    “因為我設想中的未來和你原本設想中的未來不一樣?”

    “那又沒有什么關系。畢竟未來的時間很長,也許我現在或未來的某一天改變主意了呢?”

    “所以你真的沒生氣?”

    “嗯。”

    “那你的想法呢?”

    “你指什么?”加藤惠歪著頭瞥向他反問道。

    “就是你對我所設想中的未來生活的感覺和想法。”

    “挺好的,也不失為一種生活的方式,起碼我不討厭。”加藤惠看向他微微扯動了一下嘴角,流露出一個普通人不注意觀察很難分辨出的笑容,輕聲說道。

    “不討厭嗎……那就好。”秦和清注視了會她,輕吐口氣道。

    “不擔心了?”加藤惠追問道。

    “嗯。”

    “還真是不像你呢。”

    “怎么說?”

    “因為我所知道的和清君可不是一個會輕易被別人的情緒所影響的人哦。雖說讓你呈現出這般變化是因為我的原因,說明你非常在乎我,但我也不想和清你因為過于在乎我的關系而失去了自己的特色,那樣的話可就不是我所知道和在意的和清君了呢。”

    “在意……不是喜歡嗎?”秦和清看著她反問道。

    “在意難道不是喜歡?”

    “那可不一定哦。”

    “跟女孩子強詞奪理的男生可不會受到女孩子的喜歡哦。”

    “那也要分事情,像這種,我還是想要爭辯一下的。”

    “你就那么想聽我說喜歡你嗎?”

    “嗯,非常非常的想聽!當然,如果能說我愛你的話那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小惠你可以滿足我嗎?”

    “唔,可以考慮考慮。”

    “真的?”

    “我去廁所了。”

    “我陪你。”

    “……”

    隨后秦和清和一臉無語的加藤惠先后起身,前往了衛生間。

    ……

    下午兩點,進路相談活動正式開始。

    不過卻是從A班開始,所以等輪到秦和清所在的2年B班時,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如此再加上其他同學的談話時間,等輪到秦和清進入會談室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將要放學的時候。

    然后秦和清見到了主持相談,也就是面談的對話老師,一個叫關根美知子的女人。

    年齡看起來不是很大,也就三十歲左右,穿的卻是很板正,棕色的女士小西裝陪以肉色的絲襪與盤發,給人一種知性與穩重之美。

    不過人到是不嚴肅,反而還很溫和,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讓人感覺很親切和放松。

    ——不是熟悉的任課老師,記得好像是專門搞行政工作的?

    反正秦和清在校園里的時候很少能碰到她,所以也不清楚她具體是干什么的。但從其能擔當相談老師這點也不難看出,她在某方向應該是很能力的,否則斷不會被學校派出來負責跟學生們商談未來這種足以影響學生一生的重要事務。

    “關根老師。”

    “坐吧。”

    “是。”秦和清依言走到是關根美知子的對面坐了下來。

    美知子隨之翹起雙腿,交疊,擺出了一個不會走光的姿勢。

    看來她還是很明白自己對這個年紀的學生的吸引力,知道應該怎么做才能讓學生把注意力集中到談話上,而非其他方面。

    “雖然你大概已經知道,但作為負責相談的老師,我還是要向你說明一下本次相談的目的,那就是通過對話,讓你能夠更加明白自己的情況,清楚自己有哪些優勢與劣勢的地方,然后盡量找到適合你自己的道路與方向,制定一個相對合理的發展計劃,好讓你在接下來一年多的學習中,找到可以努力的目標與地方。”

    “這是我的責任,所以你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可以暢所欲言,把你想說的和想問的都說出來,由我來幫你進行一一的解答和回復。沒問題吧?”

    秦和清搖了搖頭“沒有。”

    “那我們開始?”美知子老師問道。

    “好的。”

    “請。”美知子伸手一比,示意他可以說自己的迷惑了。

    “我想知道,有宗教或神學專業的大學都有哪些?哦,對了,校址最好要在東京的,老師可以向我說明一下嗎?”秦和清點點頭,沒有客氣,直接問出了一個絕對不會出現在相談話題類目里的問題。頓時把關根美知子給弄楞在了那里,過了好一會才訝異的反問道“秦同學未來想要成為宗教人士?”

    說實話,她入職豐之崎高中也有四五年了,算上今年這次做過兩屆的相談教師,接觸的學生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還真是第一次聽到有學生的志愿是這種職業。這令她感到很是驚奇——

    這是受到情傷,準備出家了么?

    雖說島國的僧人之類的職業并不禁止婚假。

    但那也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遵循源教指的,可不允許。

    “我現在已經是了。”秦和清搖搖頭,淡定道。

    “哈?”關根美知子愕然,越發驚奇的看向了他。

    “因為家族的原因,我在今年四月份的時候已經正式通過了神官審核鑒定考試,成為了一名國家在籍的神官人員……”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