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戰皇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認出
 轟!

    龐大的麒麟爪臂就這樣出現,實在驚人絕倫,不知道多少人為之震撼。而

    且爪臂上還有五個鋒銳無比的趾爪,雪白锃亮,像能撕裂蒼穹的天刀懸掛在那里,流淌恐怖無比的殺光。光一股寒意彌漫而出,就讓得整片廣場寒冷刺骨,宛若臘月寒冬,不知道多少人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凍的瑟瑟發抖。

    無數人都驚悚,這太驚人了,仿若神劍之中,真的有一頭傳說中的上古麒麟神獸,探出一截爪子,要向大鼎破碎一般。

    最重要的是,在那上面還有一股至神至圣的氣息浩蕩而開,讓人想要臣服下去的沖動…

    噗嗵噗嗵…事

    實上,一些實力低下的人,的確跪倒了,這完全是不由自主,察覺到來自靈魂的威壓,就像螻蟻在見到巨龍一般只有匍匐稱臣。

    就算是蘇如煙、司徒進、董大牛、小蘭這等人物,也感覺到莫大的壓力。不過他們體內皆有一定的秘寶,各自騰起一些神秘的光芒,這才堪堪的抵擋住了這股威壓。饒

    是如此,他們額頭上都有汗水不斷的滴落下來,壓力還是不!

    察覺到這一點,他們望著林寒神劍上伸出來的一截麒麟爪臂,眼中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震撼,天,這是怎樣的一柄神劍?難道這真是上古神圣麒麟嗎?實在駭人聽聞。

    “劍蘊麒麟,這莫非是傳說中的海外神劍,火麟焚天劍?”在

    巨城之外,很多人望著滅天境內的景象也是面色呆滯。雖說隔著滅天境,也依舊能感受到那股神圣的威壓,無與倫比,讓人呼吸都有些困難。而

    八大神明種族、十六大上古世家中一些發須皆的老人,似想到了什么,全身顫抖了起來,傳出一句讓全場轟動的話。

    “什么,火麟焚天劍?”

    隨著這句話的落下,廣場上頓時陷入了震蕩當中。

    很多人眼中都爬上一抹駭然,這把劍在數百年前,的確在中央地帶深處掀起過一場轟動,據說有一個海外圣地的圣女,持著此劍來到了中央地帶,可惜的是,那位圣女在陰差陽錯下竟愛上了中央地帶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要知道,海外圣地,一向以天下正道自,身為其中圣女,自然也是正義的化身,愛上了一個魔頭,當真滑天下之大稽,當初海外圣地,發布通緝令,讓洪州大陸所有勢力幫忙緝拿圣女。

    而海外縹緲,如同仙境,一直都是古來強者的搖籃地,洪州大陸無數勢力自然為之附和,于是整片大陸所有強者,幾乎都在追殺那圣女。

    不過那圣女太強了,手持火麟焚天劍,動輒就是焚天煮地,霸道滔天,很多強者都死在了她的劍下。

    但由于去的人,實在太多,最后圣女被逼的跳入大陸深處的一處絕地“天葬淵”下,就此絕命。

    而天葬淵乃是古來的兇地,但凡進入其中者,沒有人能夠生還,一代圣女,風華絕代,就此殞命,火麟焚天劍自然也是沒有了蹤跡。

    誰也沒有想到,如今火麟焚天劍竟然再次出世了,而且就在林寒的手中,這簡直不可想象。

    只有云層中,一些天人境的超級雄主,輕嘆了口氣,目光中流露出點點緬懷。世人只知道那柄劍隨著那位圣女,墜入了天葬淵,卻沒有人知道,在最后關頭實際上,那圣女卻是將那柄劍送給了她的一個師弟。那

    名師弟,名為——徐小福!從

    那以后,那名弟子徐小福,就藏著此劍,一路崛起,成為了一代鑄劍天王,名震洪州大陸,世人稱之為——徐夫子!如

    果林寒聽的這個消息,一定會震驚的目瞪口呆,鑄劍天王徐夫子竟然是這等來歷?太匪夷所思。那

    柄火麟焚天劍,似乎還蘊含著一個很大的秘密,圣女像忌諱什么,寧死也不愿將此劍歸還圣地。徐小福得到此劍之后,也知道此劍事關重大,在成名之后,便對外言稱,是他晚年鑄成的最后一柄劍,是為無名,希望可以瞞天過海。

    直到古黎皇朝的小儲君,才得到的此劍,更在神兵寶庫中,見到徐夫子的殘魂,解開了第一道封印,才讓得此劍重新煥發神采,被一些人勢力高層得知!

    也就是說,這柄劍是徐夫子,留下的無名重劍,那他豈非就是古黎皇朝的那位小儲君?”

    剎那間,一些勢力高層都震驚了,終于想到關鍵。古

    黎皇朝的小儲君在東部區域的事跡,并不是什么秘密,眼下林寒手持著火麟焚天劍,自然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好啊,果然是這個小雜碎!”軒老也是反應了過來,頓時攥緊了一些拳頭,咬牙怒喝了出來,殺氣凜然。

    他們圈養古黎皇朝,只是為了得到皇朝云頂天宮內的諸神之力罷了。眼下這大千血炎披風,正是他們啟動那竊取大陣的關鍵,只要成功諸神之力,就會被轉移到他們軒轅天國,到時軒轅天國稱霸洪州大陸,指日可待。

    林寒隱姓埋名跑過來,不用想他也知道,也是為了大千血炎披風,想破壞他們軒轅天國的計劃!真

    是好大的膽子!解

    老也瞠目結舌,沒想到這小家伙真是那傳說中的小儲君,他滄桑的眸子望著滅天境中那身材欣長帶著面具的少年,也是有些心中震動。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為了皇朝的興亡,獨自一人,遠走他鄉來到軒轅天國地盤,來爭取大千血炎披風。性子之堅毅,讓他都感覺十分駭人啊。怪

    不得在林寒身上,他總覺得有一層誰也看不懂的秘密,原來他有著這等出人意料的來歷!

    這混蛋,竟是林寒?”秦燕聞言則狠狠的咬牙了起來,差點氣的吐血。當

    初對方用遠古部落傳人的身份,騙了他好苦,如果早知道這一點,在燕城他就可以直接將對方給宰了,他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這混蛋太奸詐了。

    “這混球,真卑鄙!毖芾系弥@情況,也是忍不住怒罵起來。當初在得知林寒是遠古部落傳人身份的時候,他還對林寒謙卑無比,一臉討好巴結,而他可是堂堂超級大勢力的長老啊,竟被一個毛頭小子這么耍的團團轉,現在想想還真是一個恥辱。

    “古黎皇朝的小儲君嗎?好,我們跟古黎皇朝不死不休!”劍族、刀族、人馬族的一些高層,也都殺氣凜然的大喝。原

    本他們還忌憚林寒的是遠古部落傳人,現在得知這小子只是古黎皇朝的小儲君他們自然更加不怕了,畢竟古黎皇朝現在落魄無比,只在東部區域茍延殘喘,殺了林寒也算不得什么。

    可以說,如今林寒的身份大白,讓這數百萬人都陷入震動。

    誰也沒有想到,最近在中央地帶,崛起的那遠古部落傳人,竟是傳說中那個小儲君,實在太驚人了。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