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670章:姜離之墓!木蘭之謎!(求月票)
    沈浪的靈魂剛剛進入姜歇的腦域之內,立刻被無邊無盡的痛苦愧疚包圍了。

    這是一種情緒,又仿佛是一個酒瓶,里面所有的酒都倒出來了,但還是有濃郁的酒味,讓人聞一下都感覺到醉倒一般。

    無比復雜的情緒!

    懷念,愧疚,溫柔,惋惜……

    等等,簡直復雜到沈浪無法分辨。

    姜歇背叛了自己的老師,背叛了自己的愛人,甚至滅了幾千萬人,只是為了做靈魂實驗,只是為了進行靈魂感悟。

    在上古時代,他一個人幾乎把所有的罪惡都犯過了。

    他失去了名譽,讓家族失去了皇位,失去了愛情,失去了友情,失去了一切。

    但這一切,只有一個目標,拯救世界。

    一個人的靈魂強大不到這個地步,所以他選擇了割裂,脫離自己的情感和軀殼,用地獄晶體包括靈魂,用能量塑造新的軀殼。

    他不是行尸走肉,也不是機器人,簡直無法怎么稱呼他。

    有人說了無數遍,姜離遠遠比沈浪更加強大,因為他沒有弱點,而沈浪全身都是弱點。

    而這個軀殼里面的痛苦和愧疚,應該是姜歇最大的弱點吧,完全如同沉重的大山一般,鎮壓得他的靈魂無法喘息,所以才選擇了割裂。

    那么,利用姜歇這個軀殼的情感和愧疚去擊敗姜離?!

    不,這樣太低級,太低端了。

    當然這并不是因為沈浪的道德潔癖,一直以來他為了消滅敵人都是不折手段的。

    但是用這種手段對付姜離就是不行,因為沈浪和姜離的決斗,不僅僅是要決定誰生誰死的問題,還決定了未來走那一條道路。

    所以這種戰勝必須要非常徹底,一定要非常正式。

    就如同沈浪和大炎皇帝的決戰一樣,不能陰私,因為這決定了整個東方神器的歸屬。要絕對的光明正大,要讓天下億萬民眾信服。

    所以,沈浪和大炎皇帝的決戰非常傳統而且古老,就像是兩個騎士對沖。

    沒有陷阱,沒有陰謀,沒有劇毒。

    沈浪獲勝之后,天下拜服,包括姬太子,毫無保留地跪下投降,并且把整個東方帝國完整地交代沈浪身上,整個過程和平而又神圣。

    沈浪和姜離的決斗也是如此,兩個活一個。

    死的那個人,把整個世界命運托付給活的那一個。

    如果沈浪死了,那就徹底放下一切,拯救世界的法子,就按照姜離的那一套來。

    至少在之前,沈浪想要的是復仇,以消滅姜離為首要目標。

    然而現在,他的內心也有一種神圣感了。這種神圣感也算是姜離給他的,因為沈浪的核動力核心體系建立起來,全新的怒潮城拔地而起后,姜離立刻停止了對大乾帝國所有的進攻。

    他依舊反對沈浪的這條路線,覺得不夠純粹,無法體會出生存哲學,走不遠。

    但是,他尊重沈浪的新道路,愿意給沈浪證明自己的機會。

    所以他說,你一定要等你覺得自己足夠強大,再來北極和我決戰。

    只要在大涅滅之前,什么時候都可以,而且在這段時間內,沈浪為了強大自身,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在姜離帝國境內,也可以施展任何手段。

    這是一種獨孤求敗的精神。

    所以,沈浪要戰勝姜離,也要正式而又徹底。

    ………………

    拋開姜離的情感弱點,不去利用,那沈浪如何消滅姜離?

    沈浪繼續潛入姜歇的腦域之內,感知一切,回溯一切。

    他看到了什么?

    果然留下了東西。

    是姜歇高階龍之感悟的整個過程。

    沈浪一直非常好奇,姜歇的高級龍之感悟是哪里來的靈魂力量?

    為了沈浪完成高階龍之感悟,上古明王,龍之母,美杜莎女皇都獻祭了自己的靈魂,不止如此,還有岡一等一萬多人,也全部獻祭。

    那姜歇是靠什么靈魂呢?他的靈魂之井里面又有什么呢?

    他看到了!

    不計其數的上古人類,幾十萬,上百萬的靈魂。但是依舊不夠,無法填滿靈魂之井。

    然后,上古美杜莎女皇又獻祭了自己一半的靈魂力量。

    難怪沈浪再見到美杜莎女皇的時候,覺得她沒有想象中那么強大,甚至有點虛弱。

    可憐的她,已經獻祭過一次了。第一次,失去了一半的生命。第二次獻祭,直接灰飛煙滅,魂飛魄散。

    然而還是不夠,而最后進行獻祭的,就是混沌先知,他也獻祭了一半的靈魂。

    終于,靈魂之井滿了。姜歇開始進行高階龍之感悟。

    這個高階龍之感悟的過程,和沈浪幾乎是一樣的。只不過姜歇的更加痛苦,比沈浪痛苦了無數倍。

    因為獻祭的是他的老師,他的愛人。

    如果讓木蘭為沈浪獻祭,那也不用高階龍之感悟了,沈浪直接就瘋了。

    無窮無盡的歲月。

    沈浪當時在靈魂之井內的領悟過程,那時間完全相當于一個恒星系的毀滅和重生。

    已經無法用多少年來形容了。

    完成感悟,脫離靈魂之井后,沈浪的情感也完全麻木了,冷酷絕情。

    姜歇也同樣如此!

    沈浪決定回歸軀殼,而姜歇沒有!

    他完成高階龍之感悟之后,看了一眼虛弱的美杜莎女皇,又看了一眼虛弱的混沌先知。

    沉默了幾秒鐘。

    姜歇動用高階龍之感悟,動用神之凝視,把混沌先知和美杜莎女皇直接變成了化石。

    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軀殼,不要了。

    他的靈魂直接飄走了,軀殼永遠留在了上古監獄的一號囚室之內。

    ………………

    每一個人的高階龍之感悟是不一樣的,99.99%都是一樣的。

    就如同人和大猩猩的DNA相似度達到99%,但卻是截然不同的生物。

    沈浪想要戰勝姜離,就要去研究那百分之0.01的不同,就要去研究他和姜離之間那微乎其微的高階龍之感悟差別。

    這才是真正的戰勝,而不是投機取巧,想要用姜離的弱點去擊敗他。

    沈浪進入了冥想,一遍又一邊去感悟,去研究姜歇的高階龍之感悟過程。

    甚至,還不夠透徹。

    因為作為一個旁觀者,確實很難徹底領悟清楚。

    所以沈浪進行了一次最大膽的冒險。

    他暫時奪舍姜歇的軀體,然后用姜歇的靈魂角度,去研究整個高階龍之感悟。

    這聽上去很簡單,實際上卻很危險。

    因為沈浪需要完全忘記自我,完全把自己當成姜歇。

    之前沈浪和敵人斗爭的時候最喜歡一種辦法,那就是代入法,把自己代入敵人的想法,我該怎么弄死沈浪呢?

    但那只是代入別人的思維進行思考而已。而這一次,他必須先完全放棄自我,用姜歇的腦域和心靈,去感知一切。

    沈浪一直說,想要消滅你的敵人,必須先了解你的敵人。

    而這一次,真正是徹底的了解。這種過程真的很危險的,因為如果不能做到徹底的忘我,那代入就不夠徹底。而一旦徹底忘我,那就會在姜歇的靈魂視野中再也回不來。

    幸虧有龍,它和沈浪幾乎共享靈魂,所以可以成為一個錨點,不管沈浪的靈魂飄得再遠,也能夠有歸來之路。

    而沈一龍也立刻發現了這一點,原本它是懶洋洋趴在門前的,就差和小狗一樣吐舌頭了。

    當沈浪完全忘記自我,進入姜歇靈魂視野的時候,沈一龍立刻警覺起來,猛地站起,防守監視周圍上百里的區域。

    這個區域內,如果有任何敵意入侵者,它都會立刻釋放出裂變火焰,直接將他灰飛煙滅。

    ………………

    剛剛進入姜歇的靈魂視野,這一下子就完全不同了。

    那種愧疚和痛苦,完全要壓得沈浪喘不過氣來。

    精神之痛苦,和身體之痛苦,完全不一樣,卻又非常相似。

    身體之痛苦是有極限的,而一旦超過了極限,就失去知覺了。精神之痛苦也是如此。

    那一瞬間,姜歇以為愛人美杜莎女皇已經徹底死了,也以為老師混沌先知已經死了。不知道她們獻祭的是一般的靈魂之力,以為獻祭出了全部。

    正是在這種極度痛苦愧疚的過程中,他開始的高階龍之感悟。

    然后在無盡的歲月中,他都覺得這兩個最親的人已經死了。先是痛苦,然后麻木,習慣,把這兩個人的死亡,當成了永恒的真相。

    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這兩個人沒死,不符合他無數歲月感知真相?

    所以,冷酷絕情的他,直接補了一刀,把兩個人徹底封印成為化石。

    這才是完整的過程。

    無限的痛苦和愧疚,貫穿了姜離高階龍之感悟的整個過程,也直接導致了他地獄晶體的吞噬毀滅基因。

    當一個人開始了痛苦和愧疚,而且無法釋懷,也無法挽回的時候,那他就距離墮落的深淵不久了。

    這就是沈浪和姜離高階龍之感悟過程的那一點點差別。

    上古明王、龍之母、美杜莎女皇和沈浪關系都不親密,也不是親人,所以當她們為沈浪獻祭自己靈魂的時候,沈浪的內心是感動,感恩,并且充滿了使命感,責任感,總之內心是美好的。

    因為犧牲獻祭的不是親人,所以不痛苦,甚至也不愧疚。

    所以,盡管沈浪和姜歇的高階龍之感悟過程是一模一樣的,但早就的能量晶體卻不一樣。

    姜歇的地獄晶體,充滿了毀滅冷酷。

    而沈浪感悟出來的,充滿了美好、溫暖和使命感,不但沈浪不想吞噬星球生機,連他的晶體也不想。

    所以,應該正式給沈浪感悟出來的能量另外命名了。

    姜離的是地獄晶體,那沈浪的是天堂晶體?

    ……………………

    在靈魂世界內,經過無數歲月后,沈浪對姜歇(姜離)的了解算是無比透徹了。

    想要戰勝敵人,必先了解敵人。

    這一步,已經完成得完美。

    但還是不夠,了解完敵人,還要徹底了解自己。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那么沈浪足夠了解自己嗎?

    不,不是完全了解的。

    有一句話說得好,自己看自己,反而是看不大清楚的,只有你的敵人,才能真正了解你。

    沈浪不但要用自己的視野觀察自己,還要用敵人的視野觀察沈浪自己。

    所以,沈浪依舊沒有脫離姜歇的靈魂視野,而是繼續用姜歇的靈魂角度,去觀察沈浪的高階龍之感悟過程。

    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當沈浪進行高階龍之感悟的時候,他的靈魂去感悟那些獻祭者的靈魂,去感悟他們的死亡過程,然后重新排列組合,涅槃重生。

    但是整個過程,沈浪對自己的靈魂變化是看不到的,就如同不照鏡子,就看不到自己的臉。

    甚至照鏡子,看到的自己也不是真實的,因為會在大腦神經中自我美化,所以鏡子中的自己,比其他人眼中的自己,要漂亮百分之十左右。

    所以在姜歇的靈魂視野內,對沈浪自己的高階龍之感悟,就看得更加清楚了。

    又是無盡的歲月!

    現實過去了多長時間?不知道,但是在靈魂空間內,簡直是無數年。

    高階龍之感悟,是一個非;趾甑倪^程,就如同一個星系的毀滅和誕生,里面的空間是廣闊無垠的,所以甚至不知道應該朝哪里看。

    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

    整整看了九遍,哪怕在姜歇的視野內,都沒有發現沈浪的高階龍之感悟有什么端倪。

    他和姜歇的高階龍之感悟差別,依舊只有一個。

    一個充滿了痛苦和愧疚,一個充滿了感恩和美好。但這只是證明了兩種感悟結果的屬性問題,不能決定根本。

    依靠這個,依舊戰勝不了姜離的。

    美好和感恩,聽上去很美好。就仿佛正義一定戰勝邪惡一樣。

    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某種程度上,美好,感恩,愧疚,痛苦,都是中性的。

    盡管沈浪現在要完成的事業,就是正義戰勝邪惡。但他千萬不能覺得,光有一個正義的旗號就可以。

    一定要找到另外一個區別,他和姜離的區別,兩人高階龍之感悟中的真正區別。

    整整第十五遍!

    終于找到了!

    沈浪在自己靈魂深處,找到了一樣東西。

    一個完全看不到,摸不著,甚至感覺不到的東西。

    這是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這個東西就在沈浪的靈魂中心,知道它存在。

    但是不管是從靈魂感知,還是靈魂視野,他都是不存在的。

    就……就仿佛是另外以一個緯度的東西。

    這個東西和神龍片段非常相似!

    沈浪在幫助龍涅槃重生的時候,就在龍魂中心發現了一個東西,同樣是無法感知,無法觸摸,但卻知道它的存在。

    上古人類,將它稱之為神龍片段,也稱之為神之片段。

    正式有了這東西,龍魂才不死不滅。而且有了這個東西,沈浪幫助龍魂涅槃重生尤其容易,就仿佛一個巨大的拼圖,已經有人幫你完成了最中心的一百片,而且永遠都打不散。

    沈浪找到了!

    這個東西,才是沈浪擊敗姜離的關鍵。

    他的高階龍之感悟,可能還就是比姜離高級了一丁點兒。

    那么……這個東西是誰留下的?

    龍之母?還是混沌先知?

    但是這玩意,不但是擊敗姜離的關鍵,而且還是走向終極龍之感悟的階梯。

    ………………

    現實世界中,過去了一個月,五個月,一年,兩年!

    而沈一龍,就這么一動不動,守在了沈浪面前兩年,它也仿佛變成了雕塑一般。

    而沈浪更是一動不動,完全和雕塑一模一樣,他在靈魂世界中感悟了無盡的歲月。

    片刻之后!

    龍的眼睛微微動了一下。

    然后,沈浪的眼睛也微微動了一下,一雙眼睛是徹底茫然的。

    先是痛苦,愧疚,然后冷酷,絕情。

    他完全是忘我的,進入了姜歇的靈魂狀態。

    巨龍的靈魂喊道:“主人,歸來兮,歸來兮!”

    這就仿佛是一個錨點,沈浪靈魂脫離姜歇軀殼,回歸到自己軀體之內。

    “呼……”沈浪長長呼了一口氣。

    終于,終于回來了!

    真的差一點就徹底迷失了,再也回不來了。

    這種感覺,很難描寫,就如同在宇宙太空之中,一個宇航員離開空間站,一定需要一根繩子系在空間站上,而一點這顆繩子斷了,只要稍稍一點點力量,就可以把這個人推離,飄向宇宙深處,再也回不來。

    而沈浪和龍的靈魂共生,就是這根繩子,確保他永不迷失,可以歸來。

    “主人,成功了嗎?”龍問道:“找到擊敗姜離之法嗎?”

    沈浪道:“找到了!

    龍道:“那我們可以離開了嗎?”

    沈浪道:“還不可以,現在只是知道了知己知彼,知道了我真正的殺手锏,并且已經完成了戰斗計劃。接下來還需要進行決戰模擬!

    龍咧了咧嘴,道:“好吧!

    它呆在這里面兩年了一動不動,很想出去玩了。

    之前的龍不是這樣的,之前的龍高冷無比,不可能會貪玩的。

    而這條龍是沈浪主導涅槃重生的,所以它的性格也和沈浪差不多,一樣的熱情,貪玩,已經完全不像是那條殘酷驕傲的龍了。

    ………………

    接下來,沈浪開始模擬和姜離的決戰!

    不利用姜離的情感弱點,而完全依靠沈浪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利用自己和姜離唯一的那一點差別。

    他靈魂深處的那一個神之片段,那個通往終極龍之感悟的階梯。

    或許也是混沌先知送給沈浪的終極禮物。

    這種決戰模擬,是非常非?菰锏,就如同超級電腦進行戰爭模擬一樣。

    沈浪的力量,大約是姜離的萬分之一左右。而且,完全不計姜離能夠控制的地獄晶體。

    如何以萬分之一的力量去擊敗姜離?

    如何利用他腦子里面的神之片段?

    他擁有最好的模擬環境,因為姜歇的軀體就在這里,他的大腦還是完整的。

    沈浪可以代入姜歇戰斗,也可以代入自己戰斗。

    決戰模擬十遍。

    二十遍。

    一百遍。

    一千遍,

    一萬遍……

    時光再一次流逝。

    在靈魂世界內,又渡過了無盡的歲月。

    現實世界中,三個月,五個月,半年,一年,兩年,三年……

    沈一龍好像出去玩啊,但是卻不能離開一步,要守著主人。

    它又再一次變成了雕塑。

    最后,沈浪完成了一百萬次的決戰模擬。

    真的是一百萬次,在靈魂空間內,真的無法估量過去了多長的時間。

    而在這一百萬次決戰中,沈浪贏了幾次?

    一次都沒有!

    全部都輸了!

    盡管他靈魂深處有神之片段,但力量太弱了,僅僅是姜離萬分之一,怎么打都打不贏。

    那么沈浪這一次決斗,必輸無疑了嗎?

    不……不是的!

    沈浪所有的決戰模擬,都是在進行錯誤排除法。

    他把所有可能導致失敗的戰斗方式都模擬過了一遍,把所有可能性都模擬了一遍。

    剩下那一個,就是正確的決戰方式。

    那么,這個正確的決戰方式,他模擬了嗎?

    沒有!

    他不能模擬。

    因為,機會只有一次!

    而且這種瘋狂的決戰方式,不能模擬,無法推演。

    這唯一的一次機會,就是實戰。

    不可預演,不可重來,不是游戲。

    ………………

    沈浪睜開眼睛,再一次長長呼了一口氣。

    “主人,現在好了嗎?”龍問道。

    “好了!鄙蚶说。

    龍問道:“找到擊敗姜離的辦法了嗎?”

    沈浪道:“找到了,而且道路其實一直就只有那一條!

    “哦!”沈一龍道:“那我們現在可以出去了吧!

    沈浪道:“走吧,你都等急了吧!”

    然后沈浪離開了這個上古監獄,飛回到海面之上。

    稍稍猶豫之后,沈浪輕輕一揮手,整個上古監獄直接灰飛煙滅。

    它的使命已經結束了,就把他作為姜歇永遠的陵墓吧,也作為姜離之墓。

    如果決戰沈浪贏了,那姜離之死,也需要一個歸宿。

    沖出海面之后!

    沈浪發現這里海邊已經不再是寒冰了,而是重新變成了海水。

    甚至海水里面也已經有海洋生物了,盡管種類不多,但是章魚,海魚之類的已經有了不少。

    真是有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啊。

    沈浪進入上古監獄,整整呆了五年時間。

    而這五年時間,姜離帝國依舊一成不變,而沈浪的大乾帝國,卻已經日新月異。

    怒潮城周圍的海域,已經全部解凍,恢復了勃勃生機。

    沈浪騎著巨龍升空,飛到了高處。

    怒潮城的能量罩,已經從五千平方公里擴張到了幾萬平方公里。

    北邊的天風島,一直到越國的東部海域,全部在能量罩的保護范圍之內。

    甚至玄武城,還有玄武公爵府,也都被能量罩保護起來。

    他的家,玄武公爵府,此時鳥語花香,一切都和北極劇變之前一模一樣。

    沈浪繼續飛得更高,更高。

    然后,他的視野之內,依舊是凄涼,冰冷,死寂!

    這五年時間,大乾帝國的能量罩也僅僅只是擴展到幾萬平方公里,剩下的一切依舊冰天雪地,毫無生機。

    甚至,整個世界的溫度更低了。

    這五年時間,姜離每一天都繼續在吞噬整個星球的生機,所以它距離死亡又近了一步。

    沈浪若再拖延的話,整個世界幾乎都要死透了。

    …………………………

    沈浪繼續飛得更高更高。

    然后,他看到了北極。好吧,其實什么都看不到。

    因為北極是永夜,徹底一片黑暗,如同地獄。那里是姜離的大本營,黑暗帝國的核心。

    沈浪望向北極,緩緩道:“姜離陛下,我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和你決戰了!

    片刻后!

    北極的上空,凝聚出了一張巨大的面孔。

    姜離的臉,籠罩幾千里北極。

    “沈浪陛下,你確定你已經準備好了嗎?”沈浪道:“是的,一切都準備妥當。半個月之后,我北上和你進行終極決戰!

    姜離道:“那好的,我在這里等你來!

    然后,兩個人陷入了沉默。

    沈浪道:“姜離陛下,在決戰之前,你能把親人還給我,送回怒潮城嗎?”

    姜離道:“真的有必要嗎?你若輸了,就意味著死,對于他們來說也是折磨,不如就這么沉睡,一直到該蘇醒的時候醒來。你若贏了,所有的親人自然都能回到你的身邊。而且因為常年冰封,所以幾乎和三十幾年前是一模一樣的,他們甚至都沒有蒼老!

    沈浪道:“有必要的,非常有必要的。你給我送來一個人就可以了,在決戰之前,我需要精神上的撫慰!

    姜離道:“唉!依舊是低級的情感。說吧,你要把我誰送回來!

    沈浪道:“我的妻子,金木蘭,你把她給我送回來!

    姜離嘆息道:“非常抱歉沈浪陛下,只怕不能!

    沈浪道:“為何!

    姜離道:“因為,她不在我這里!

    沈浪道:“那她在哪里?”

    姜離道:“未來你會知道的,但你只要知道一點,她很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連精神傷害都沒有!

    沈浪道:“她在哪里?她去了哪里?”

    姜離沉默道:“一個,你永遠也想不到的地方,我的兒子!

    ………………………………

    注:又被趕回14名了,有月票的兄弟,再支援我一下下,萬分感激您。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