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 第567章
    兩人的目光對視了約有三分鐘,施展不知是心虛,還是不耐煩了,說:“有話快說,我沒有空陪著你瞪眼睛!”

    別樣紅心平氣和地說:“舅舅,你已是將死的人了。俗話說:‘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要是你再說假話的話,就實在沒有意義了,并且,連我也瞧不起你!在這里,請你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投靠了那個老東西?”

    別樣紅沒有問“你是不是投靠了那個老東西”,而是問“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投靠了那個老東西?”,說明別樣紅已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施展早已成為了別動的奸細。

    施展尖叫起來:“你說什么?你血口噴人!我什么時候成了先王的奸細?”

    說這些話的時候,施展的情緒有些失控,近乎歇斯底里。

    “舅舅,別激動,咱們擺事實,講道理。”別樣紅慢條斯理地說:“你看起來,確實對我很忠心。特別是在五十三年前,那一天是正月十一,我記得很清楚。御史臺一位叫燕簡的小官,上表彈劾我。你當眾打傷了燕簡,維護了我,維護得我很徹底,你還記得這件事嗎?”

    “虧你記得這么一回事!怎么了?”施展冷笑說:“單憑這件事,你就判斷我是先王的奸細?當時先王也懲罰了我,罰了我半年的工資。”

    別樣紅慢條斯理地說了下去:“單是一次也就罷了。兩年后,戶部侍郎楚洪在一次朝會上,對我口出狂言,我忍了,你卻沒有忍,當眾打傷了楚洪。”

    施展冷笑說:“就是為了楚洪這件事,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先王罰了我一年的工資。”

    說到這里,施展反問道:“憑著我維護你的這些事上,你就判定我是先王安插在你身邊的奸細?”

    “是的!”別樣紅肯定地說。

    施展愣住了,一會兒,他說:“說一說你的依據。”

    別樣紅說:“舅舅,你可能不知道,我父親那個老東西,是不放心任何人的!在我那位嫡兄死在了白云子手上之后,我暗中研究了他的人員流向,結果驚奇地發現:他的三個心腹,竟然突然消失了!這就反常了,對不對?我的嫡兄意外死亡,我父親那個老不死的,不可能去追究那三個心腹的責任,是不是?我就留心了。結果,在以后的幾十年內,我又發現了那三個心腹的蹤跡,他們隱姓埋名,又出現在了重要的崗位上。這說明,三個心腹,便是我父親那個老不死的,安插在我嫡兄身邊的奸細!要知道,我嫡兄生前,可是逍遙王的世子、崇武大陸的儲君啊!由此,我斷定:我成了崇武大陸的儲君之后,我父親那個老不死的,也一定會在我身邊安插奸細!”

    聽到這里,施展的臉色變了。

    別樣紅說了下去:“確定我的身邊有那個老東西安排的奸細之后,我很快就把目標鎖定在了你的身上!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施展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不知道是不愿意說呢,還是失去了說話的勇氣。

    別樣紅說:“我仔細研究了那個老東西的特點,發現了一個規律:他尤其不能容忍再次犯了同樣錯誤的臣子!你在當眾打了燕簡之后,又當眾打了楚洪。要是換作了別的大臣,輕則入獄,重則殺頭。豈料,那個老東西對你的處罰,猶如隔靴搔癢——不過就是扣點工資而已,你以為算是重罰嗎?老東西為什么沒有重重地懲罰你?答案應該是呼之欲出了吧。”

    施展想要開口說什么,卻不知從何說起。

    別樣紅說:“我父親那個老東西,生性多疑。如果我一點兒反心也沒有,他反而認為我不正常了。知道你是他的奸細之后,我做起來就容易了:我恰到好處地顯露出一點兒的反心,卻讓那老東西認為,在他的完全掌控之內。”

    施展沉思了片刻,終于開了口:“這么說,你一直在利用我?”

    “舅舅,你可以這樣說。”別樣紅說:“但是,你現在已沒有利用價值了!”

    施展沉默了片刻,說:“全家已經被殺,死亡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臨死之前,我有一個請求。”

    別樣紅淡淡地說:“說說看。”

    施展說:“我想和我的全家人,葬在一起。”

    別樣紅笑了起來:“抱歉,舅舅,這一點,你外甥做不到。”

    稍停了一下,別樣紅說:“因為你的全家人,早已尸骨未存了,也不能入土為安。”

    施展的臉色變得慘白,怒視別樣紅:“別樣紅,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惡賊!”

    別樣紅說:“舅舅,一路走好!我可以提前告訴你:你將會被千刀萬剮而死,忍受無邊的痛苦!”

    說完,別樣紅走出了天牢。

    不久,先王別動的葬禮開始了。

    施展被五花大綁,嘴里塞了麻布,押到了葬禮現場。

    別樣紅跪倒在別動的靈柩前,嚎啕大哭,聲震數里,響遏行云。

    在場的眾人,包括官員、士兵等,無不心驚。

    別樣紅哭到后來,嗓子都哭啞了,顯得聲嘶力竭。

    再到后來,別樣紅幾度嗚呼,幾次哭倒得昏厥過去。

    在一邊的德公公攙扶起了別樣紅,淚流滿面地說:“王上,先王已經駕鶴西歸,您就不要傷心了。”

    看到這一幕場景,施展雖然口不能言,卻感到了深深的滑稽可笑。

    忽然,別樣紅厲聲叫了起來:“傳寡人旨意,把暗害先王的亂臣賊子施展,千刀萬剮,以祭先王之靈!”

    早已準備好了的劊子手,把嘴里塞了麻布、五花大綁的施展,押到了別動的靈前。

    然后,劊子手開始一刀一刀地割施展的肉。

    施展的嘴巴被堵住了,根本喊不出聲來。

    施展的四肢被綁在了一根固定的鐵柱子上,雖然痛入骨髓,卻也無法打滾、跳動。

    就這樣,施展被凌遲處死了,現場的慘狀,實在是慘不忍睹。

    一直割到了三百一十三刀,施展才死了。

    別樣紅決定凌遲處死施展,固然是出于對施展的痛恨。

    但是,更重要的,別樣紅是通過這種手段,向眾人立威。

    向眾多的朝中大臣立威,向眾多的軍官們立威,向眾多的士兵們立威。

    別樣紅的這一招,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在場的很多人,看到了施展死的慘狀,都忍不住嘔吐起來。

    也有一些人不寒而栗:別樣紅這樣剛剛即位的王上,連他的親舅舅、曾經的最鐵桿心腹,都能如此對待,他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就連手握重權的蔡太尉和德公公,看別樣紅的目光也變了:這個人的心,到底有多么狠?他連施展都能殺,還有什么人不能殺?

    當然了,盡管蔡太尉和德公公,都曾經是先王別動的心腹,但是,就連他們兩個,都不知道施展其實早就成了別動的人……

    嚴儼和白云子,在崇武大陸御風飛行。

    在飛行的過程中,嚴儼“鯤鵬功”的威力初露鋒芒:內力悠長,如同長江大河之不,滔滔不絕。

    反觀白云子,盡管開頭的時候,疾于飛鳥,但是,幾百里之后,已顯疲態,飛不過一千里,就得歇腳。

    一路之上,白云子越發感到了嚴儼的深不可測,對嚴儼的敬畏,也與日俱增。

    這一天,兩個人飛臨崇武大陸的一座高山。

    這一座高山,風景極為秀幽,山不高而林密,一派花紅柳綠、草長鶯飛的景象。

    白云子又想歇腳了,便向嚴儼笑著說:“師傅,這里山色秀麗,咱們下去,觀賞一下風景,怎么樣?”

    說這話的時候,白云子是用討好的語氣,和嚴儼說的。

    嚴儼往下看了看,說:“這里幾乎沒有人煙的痕跡,偏偏景色如此的奇異!那么只有一個解釋:這座山中,有怪獸或毒蟲之類。”

    白云子咦了一聲,說:“師傅說得很有道理。那么,咱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在前八世的時候,嚴儼具有一身通天徹地的神通,不僅懷有一身深不可測的武功,還會玄之又玄的“窺心術”。至于訓獸術、訓蛇術。

    因此,嚴儼根本不在意山中有什么怪獸和毒蟲。

    “下去看看吧。”嚴儼淡淡地說。

    當下嚴儼和白云子降落云頭,落在了山頭上。

    站在山頭上往四周眺望,清風徐來,令人心曠神怡。

    白云子放眼四顧,說:“師傅,哪里有什么怪獸和毒蟲啊?而且,也沒有它們的氣息啊。”

    嚴儼指著北面山腳下的一個碧綠的水潭,說:“應該在那里面!”

    白云子遙望水潭,只見那水潭,水平如鏡,不起一點兒波瀾,在日光的照耀下,閃爍著萬道金光。

    風乍起,吹皺了一潭碧水,如同無數的金光在跳動。

    白云子疑惑地說:“師傅,那個水潭,根本不像是藏匿著怪獸和毒蟲啊。”

    嚴儼笑了:“過去看看!”

    說完,嚴儼的身體飛了起來,飛向那個水潭。

    白云子的身體也飛了起來,跟在了嚴儼的后面。

    不到一分鐘,嚴儼和白云子雙雙落在了那個水潭邊上。

    到了此時此刻,白云子方才嗅到,眼前這個碧波萬頃的水潭,隱隱約約地傳出了一股腥臭的氣息。

    嚴儼動起了“鯤鵬功”,剎那間,一股柔和而強大的內力,無聲地滲透到了湖水之中。

    剎那間,如同一只巨大而無形的手,在攪動著碧波萬頃的水潭。

    水潭,無風而自動,以湖心為圓點,掀起了一個非常大的漩渦。

    這個非常大的漩渦,如同被一只非常大的無形的手在操縱著,在飛快地轉動的同時,還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向潭的底部,向潭的四壁,形成了巨大的壓力。

    白云子看得目瞪口呆。

    以本身的內力,攪動面積達萬頃的水潭,白云子自然做不到,再練上幾百年的功力,也做不到。

    但是,嚴儼卻做到了!

    一時之間,白云子對于嚴儼,不僅欽佩,而且敬畏。

    忽然,嚴儼低聲說了句:“怪物來了!”

    也就是十幾秒之后,白云子和嚴儼都看到了:在碧湖的中心,突然涌出了無數的水柱!

    這些水柱,沖天而起,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聲勢極為驚人。

    隨即在水柱之下,鉆出了很大的怪物!

    這個怪物之大,白云子見所未見,不僅目瞪口呆。

    嚴儼卻看得明白了:這個怪物,足有地球上的飛機那么大!

    而且,這個怪物,形狀頗似蝙蝠,有一雙巨大的翅膀,有四條腿。

    可以說,這個怪物,似是四條腿的獸,又像是長著翅膀的鳥。

    白云子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看著嚴儼說:“師傅,這是什么東西?”

    嚴儼隨口回答:“它叫蝙蝠獸!”

    白云子恍然大悟,不過,這只蝙蝠獸,比起尋常的蝙蝠,大了何止千倍萬倍。

    那只蝙蝠獸在沖出了水面之后,龐大的雙翅以及形體,給人遮天蔽日的感覺。

    那只蝙蝠獸發出了一聲怪嘯,這嘯聲,響徹云霄,震得深潭周圍的樹木,轟隆作響,似乎在發抖。

    在嘯聲中,那只蝙蝠獸扇動著雙翅,突然撲向嚴儼和白云子!

    白云子倉促之下,竟然產生了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嚴儼的反應極快,在白云子沒有看清的情況下,嚴儼已取出了他的玄鐵重劍。

    似乎漫不經心一般,嚴儼朝著疾飛而來的蝙蝠獸,直接斬去了一劍!

    這一劍,似乎是隨便而發。但是,卻是料敵如先,當蝙蝠獸飛近的那一刻,它連忙閃避,不料,卻是徒勞。

    轟隆隆!

    嚴儼發出的那一劍,挾帶了浩瀚無匹的能量,盡數傾瀉在了蝙蝠獸的一只爪子上。

    那蝙蝠獸的爪子,盡管堅硬如鐵,受到了嚴儼的這一擊,也是痛得它怪叫一聲,向上空飛去。

    往上空飛了不到十米,那只蝙蝠獸在空中一扭身體,盤旋而上,直接撲向嚴儼。

    無論是俯沖,還是對嚴儼的攻擊,皆是自成法度。

    嚴儼罵了一聲:“找死!”再次刺出了一劍!

    這一劍,更加銳利。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