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 第566章
    德公公和蔡統領都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別樣紅要是那樣做的話,兩人就一定當場反臉!別樣紅是世子又怎樣?他向來沒有實權!

    別樣紅咬牙切齒地說:“這個亂臣賊子,暗害我父王,我也沒有想到竟然是他!”

    德公公和蔡統領,皆對別樣紅冷眼旁觀,單等著別樣紅說出他倆中的名字。

    德公公和蔡統領暗中交換了一個眼色,彼此之間,心照不宣。

    別樣紅在做了一番鋪墊之后,終于說出了那個亂臣賊子的名字:“這個亂臣賊子,就是我的舅舅施展!”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得呆了。

    德公公和蔡統領更是大眼瞪小眼,完全愣住了——施展是誰?他不僅是別樣紅的舅舅,還是別樣紅最為鐵桿的心腹嗎?

    別樣紅突然提高了聲音:“蔡統領,我以崇武大陸儲君的身份,向你發布兩道命令:第一道命令,任命你兼任太尉,掌管崇武大陸的一切軍隊。第二道命令,命你立即調派人馬,捉拿亂臣賊子施展,全家老小,一個不剩!”

    在崇武大陸的官僚系統中,御林軍統領只是掌管王宮內的御林軍,至于其他的軍隊,則歸太尉掌管。而且,太尉的官職,是正一品,比御林軍統領高了一級。

    如今,蔡統領一下子成了“蔡太尉”,不禁喜出望外:官升一級不說,實權還大大地增加了!

    因此,蔡太尉毫不猶豫地做出了選擇:從來沒有向別樣紅跪拜的他,此刻向別樣紅跪拜了下去:“微臣遵旨!”

    德公公不禁感慨萬端:以前的時候,確實小看了這個別樣紅!竟然四兩撥千斤,只用一個“太尉”的誘餌,就讓他和“蔡太尉”的同盟瓦解了!

    現在的德公公,孤掌難鳴,已經不知所措了。

    就在這時,別樣紅把目光轉向德公公:“德公公,我以崇武大陸儲君的身份,命令你繼續擔任王宮的總管!”

    德公公聽了,同樣感到驚喜,雖然他得到的,遠不如蔡太尉多,但是,他至少保住了以前的權益。

    對于蔡太尉和德公公來說,逍遙王別動是怎么死的,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倆的利益是不是受到了侵害!他倆尤其擔心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倘若別樣紅有提拔舊部的念頭,他倆的利益,一定會受到侵害!

    如今,別樣紅已經亮明了他的態度:第一,他下令捉拿施展一家,表明了他在和他的舊部切割,而在向蔡太尉和德公公這樣的當權派選拔。這正是蔡太尉和德公公求之不得的。第二,別樣紅已經給了蔡太尉很大的利益,而且,還保障了德公公的利益。

    在這種情況下,蔡太尉和德公公也向別樣紅表明了態度:效忠別樣紅!

    至于別動死亡的真相,根本就不重要了,反正別動已是該死的人了!

    接下來,蔡太尉帶領手下的御林軍,抓捕別樣紅的舅舅施展。

    這些年來,在別樣紅的支持下,施展已經拉起了一支人馬。而且,施展知道別樣紅入宮,一定有大事發生,就集合了他的那支人馬,做好了應變的準備。

    但是,蔡太尉突然帶著大隊人馬趕來,卻是出乎施展的意料。施展的人馬,不僅在人數上,遠低于蔡太尉的人馬,而且在戰斗力方面,也頗有不如。因此,也就是十幾分鐘,戰斗就結束了,施展的人馬被全殲,施展本人也做了俘虜。

    蔡太尉根據別樣紅的命令,隨后抓捕了施展的全家,一齊投入了大獄。

    蔡太尉如今只是一個虛銜,因為別樣紅在任命他為太尉的時候,是以世子的身份。

    因此,對于蔡太尉來說,他迫不及待的一件事,就是把別樣紅,扶上逍遙王的王位。

    于是,蔡太尉和德公公召集了群臣,擁立別樣紅為新的逍遙王。

    別樣紅在別動的靈柩前,即位為新一代的逍遙王。

    別樣紅即位之后,正式讓蔡太尉轉正,德公公依然是王宮的總管。

    總之,崇武大陸的官僚系統都沒有動,只有兩處動了。

    其一,王宮換了新的主人,以前的逍遙王世子別樣紅,成了新一代逍遙王。

    其二,別樣紅即位之后,對他的母族舉起了屠刀,下令斬殺了舅舅施展一家,單留施展一人。

    雖然真相對多數人來說,都不重要。但是,別樣紅的舉動,還是讓一些不明真相的大臣,相信了施展是導致前逍遙王別動駕崩的罪魁禍首,同時,他們對別樣紅十分敬佩:為了給自己的父王報仇,連自己最鐵桿的心腹、自己的舅舅也能舉起屠刀。

    在為別動守靈七天之后,別樣紅以逍遙王的身份,下了一道旨意:三天后,為先逍遙王舉行葬禮,在葬禮之前,斬下施展之頭,以祭先王之靈。

    三天之后,別樣紅以“親自送施展上路”為借口,駕臨施展被關押的地方。

    別樣紅的舉動,其實是很異常的,以崇武大陸主宰者的身份,探訪一個將要被處死的囚犯。

    但是,沒有人懷疑別樣紅的舉動,反而認為是人之常情。

    畢竟,施展是別樣紅的親舅舅,又是別樣紅的鐵桿心腹。

    施展被關押的地方,是天牢。

    與地球上的夏國歷史上一樣,崇武大陸的天牢,關押的,都是特別重要的犯人,稱為欽犯。

    只要是欽犯,無論是刑部,還是按察院,以至于大禮(理)寺,都無權審問。

    有權力審問的,只能是王族。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有資格進入天牢的,只會是兩類一員:一是王族成員,二是重要的朝廷大員。

    而施展,作為別樣紅的舅舅,能進入天牢,也算是一種“榮幸”了。

    天牢中,有著單獨審問犯人的刑室。

    別樣紅來到了刑室,所有的工作人員,皆跪倒在了別樣紅的面前。

    別樣紅說:“提施展來見寡人!

    一刻鐘之后,被戴了手銬腳鐐的施展,被天牢的牢頭,親自帶到了別樣紅的面前。

    牢頭向別樣紅深深地躬身,諂媚地說:“王上,微臣把施展帶來了!”轉頭向施展斥道:“趕緊向王上叩頭!”

    別樣紅打斷了牢頭的話,說:“把施展綁在柱子上!”

    牢頭有些奇怪:“施展已經被戴上了手銬腳鐐,為何王上還要把他綁在柱子上?難道王上要親自把他千刀萬剮,以報先王之仇?”

    心里這樣想著,牢頭卻沒有向別樣紅詢問原因。

    作為一個職齡很深的牢頭,他知道:不該問的,就堅決不能問!這不僅是升官發財的途徑,也是保命的重要法門。

    當下牢頭親自動手,把施展綁在了鐵柱子上。

    然后,牢頭向別樣紅點頭哈腰:“王上,還有什么吩咐?”

    別樣紅向牢頭擺了擺手,面色嚴峻地說:“帶你的人退下去吧!”

    牢頭不敢違拗,帶領他的部下,一齊向別樣紅叩頭告退。

    刑室里,只剩下別樣紅和施展兩個人了。

    施展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別樣紅,他的目光中,沒有憤怒,只在悲哀,似乎還有懊悔。

    別樣紅饒有興趣地看著施展,也不說話。

    終于,施展先說話了:“你知道我現在最后悔的,是什么嗎?”

    別樣紅懶洋洋地說:“我不想聽,不過,你如果想說的話,我并不介意聽一聽!

    施展說:“我最后悔的,是在有機會殺了你的時候,沒有殺了你!

    別樣紅笑了:“是嗎?與你擁有同樣念頭的,應該是那個老東西了吧!

    別樣紅口中的“老東西”,自然是指他的父王、先逍遙王別動。

    施展說:“在崇武大陸的歷史上,你應該是最無恥、最狠毒的那個人了!”

    別樣紅沒有辯解,他說了下去:“你可能不知道,百余年來,我一直暗中苦練武功,我做得很隱秘,連你也瞞過了!”

    施展一愣,盯著別樣紅說:“佩服!”

    別樣紅說:“在和白云子的戰斗中,你也看出來了,我隱藏了實力,沒有出全力。而那個老東西,卻幾乎耗盡了所有的功力!

    施展冷笑起來:“于是,你就成了弒君父的人!”

    這一次,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施展沒有用“老東西”來稱呼先王別動。

    別樣紅說:“對我來說,殺掉那個老東西并不難,難的是,如何繼承他的江山!

    施展突然有些明白了,說:“于是,你就對我舉起了屠刀?”

    “不錯,你是我踏上權力巔峰的踏腳石!眲e樣紅說:“對于蔡太尉和德公公等實權派來說,最擔心的,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我上臺后,會排斥他們這些異己,重用像你這樣的心腹。他倆要是反對的話,我根本無法登上權力之巔。為了讓他倆放心,我決定,先除掉你!”

    “我理解!除掉我,就是你和他倆交上的‘投名狀’,我成了你和他倆交易的犧牲品!”施展怒視著別樣紅:“我對你,有著天高地厚之恩!你這樣對我,簡直就是狼心狗肺!”

    別樣紅沒有辯解,他說:“為了取得蔡太尉和德公公的支持,將你打入塵埃,是必須的!但是,倘若你對我一片忠心的話,還罪不至死!”

    施展先是一愣,隨即失態一般地尖叫起來:“別樣紅,你就是一條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不僅對你有輔佐之恩,甚至還有撫養之恩!這些看來,為了保護你的利益,我甚至與先王頂撞!我一片丹心在玉壺!我哪里對不起你了!”

    瞧施展的樣子,就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貓兒。

    不過,施展對于先王別動的稱呼,已不知不覺地起了變化。

    以前的時候,施展在別樣紅的面前,都以“老東西”或“老不死”的稱呼別動,很少以“王上”來稱呼別動。

    別樣紅看著施展,忽然冷笑起來。

    別樣紅的笑聲很奇特,施展聽了,竟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味道。

    別樣紅的聲音,由冷笑變得溫馴,變得很輕:“我親愛的舅舅,我母親早死,你作為我的舅舅,就是所謂的‘親娘舅’,你輔佐我,撫養我,難道不應該嗎?”

    自從進入天牢以來,別樣紅從來沒有以“舅舅”稱呼施展,此時此刻,別樣紅突然以“舅舅”來稱呼施展,施展覺得有一種陰謀的味道。

    定了定神,施展說:“我輔佐你,撫養你,確實是應該的,誰讓你是我唯一的外甥呢?但是,你應該害我這個舅舅嗎?”

    別樣紅說:“舅舅啊,你要是真心對我這個外甥好,就應該無私奉獻,無怨無悔,不求回報。對不對?”

    聽到這里,施展不禁瞠目結舌,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別樣紅說了下去:“舅舅啊,我縱然有些無情,卻不是絕情之人!倘若你真心對我好,我何至于滅你全家,再殺你本人?”

    施展聲嘶力竭地叫了起來:“你滅我全家,還殺我本人,你不絕情,這世上,還有絕情之人嗎?”

    別樣紅一字一頓地說:“舅舅啊,今天咱們甥舅二人,開誠布公地談一談吧。我之所以殺你,是因為你該殺!之所以殺你全家,是因為只是殺你,不殺你全家,不解我心頭之恨!”

    施展愣住了,隨即狂笑起來:“你竟然恨我?哈哈,就算整個崇武大陸的人都恨我,你也不應該恨我!你恨我對你的恩情太重?”

    “舅舅,事情到了這一步,還不打開窗戶說亮話嗎?”別樣紅說:“你雖然是我的舅舅,但是,你畢竟不是生我養我的父母。就算你對我不管不顧,我也不會恨你!真的,舅舅,我這么說,是認真的!”

    聽到這里,不知怎的,施展有些不自然起來,他沒有看別樣紅,而是說:“那么,你為什么恨我呢?”

    “我恨你,是因為你不該欺騙我!”別樣紅目不轉睛地看著施展說:“舅舅,你若有種,你正視看著我,不要回避我的目光!”

    施展哼了一聲,說:“我還不敢看你嗎?”迎上了別樣紅的目光。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