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絕色女鬼的貼身巫醫 > 第34章 八方聚陰
    我一下就慌了神,急忙一邊喂喂喂地叫著,一邊跑向校門口。這丫頭不是這么冒失的人啊,怎么不叫上我,自己一個人去了那個鬼窩?

    誰知剛跑出幾步,只聽手機里又響起林靜雪的聲音:“鬼叫什么?我剛才有事而已……”

    我頓時長出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為她出了什么意外。我苦笑著說道:“大姐,不,小姐姐,你有事也不提前說一聲,知不知道突然沒了聲音,我有多擔心?”

    “很擔心我嗎?”聽她口氣顯得很開心,但隨即壓低聲音說,“我和伍先生帶著幾個同事一塊來的,果然不出所料,樓內沒找到任何鬼的蹤跡,也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還有,樓后那把殺豬刀,也被拿走了!

    我聽到這個結果,沒覺得意外,這不是單純的收斂,應該是收兵了。林靜雪確實也猜對了,這個掛吊墜的男人,從此會隱藏的更深,很難再找到關于他的線索了。

    “殺豬刀下面,有沒有再挖下去?”我問。

    “挖了,泥土中只有殘留的血跡,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我點了點頭說:“刀下應該埋的是一個未出生的胎兒,并且一直都沒腐爛!

    “你怎么知道的?”林靜雪詫異地問。

    “我只是猜的!蔽也粌H猜到是個尚未出生的胎兒,而且還猜到這個胎兒來自齊欣腹中!澳悴橐幌,有個叫齊欣的女孩,是不是凌云大學的學生,她是怎么死的,死的時候是不是懷有身孕!

    “好,我馬上安排人去查!

    我才要掛斷,只聽她跟著又壓低聲音說:“你個大色狼,害的滿警局的人都知道,我和你同居了!”

    “呃,那咱們以后還是不要再見面了,免得誤會加深,更加敗壞你的名譽!蔽亿s緊順著這個臺階下去,從此甩掉她這個麻煩。

    “想得美!這個案子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今天事情一大堆,沒時間見面了,明晚約吧!

    “誒……我明晚……”我話還沒說完,她已經掛了電話。

    明晚我答應姚媱給她過生日的,總不能失約。管他呢,林靜雪不就是手里攥著廢棄樓失火這個把柄嗎,我不信她真的會去校長那兒揭發。

    哥們打定主意,明晚絕不會屈服于林靜雪,明天下午手機一關,我看你怎么找到我?

    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正好碰上姚媱和沈念彤端著餐盤走過來,姚媱沖我甜甜一笑,沈念彤卻臉上一紅,掉頭走開了。我不由好奇,沈念彤什么時候學會臉紅了?哦,她肯定知道我在老文物所看到她走光的樣子。

    姚媱向那邊努努嘴,追著沈念彤去了。她們倆走到哪兒,竇博弈和白楓是跟到哪兒的。而我打了飯也故意坐到他們前面一桌,剛好能和沈念彤對面而視,為的就是觀察她的反應。

    她也果然做賊心虛似的,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我。我覺得這不是因為走光的尷尬,心里肯定有鬼。

    姚媱倒是不住地沖我微笑,這卻引起了白楓的醋意,時不時瞪我幾眼?礃幼舆@小子喜歡上姚媱了,我才要和姚媱來個眉目傳情逗逗他,手機上來了條短信,是林靜雪發來的。

    她已經安排人查到了齊欣的資料,果然是凌云大學的學生,八年前就是在廢棄樓上跳下去自殺的,死時確實懷有六個月的身孕。

    看到這條短信,就沒心情去逗白楓了,心想齊欣也是死于八年前,和林靜雪爺爺失蹤時間如此吻合,絕不是個巧合。而它腹中胎兒化為哀乳鬼,又出現在老文物所舊樓,那么我猜的估計沒錯,殺豬刀上一定染了這胎兒身上的血,胎兒也被埋在了殺豬刀下面。

    這樣的做法就不是斷頭局那么簡單了,那會破壞周遭所有風水,使得陽氣下降,陰氣上升,匯聚到這座樓里,形成“八方聚陰”。

    難怪樓里會養出兇鬼,還讓一個胎死腹中的嬰兒化為哀乳鬼,再發展下去,指不定又養出什么古怪而又牛逼的鬼邪。并且住在四周的居民,無形中都受到了禍害,不免陰盛陽衰,毛病不斷。

    如果所料不錯,附近居民這些年,肯定只生女兒,不生兒子。

    嗎的,布置這樣邪惡的風水局,到底想干什么?

    更讓我想不通的是,齊欣為啥又會和老文物所扯上關系?死后為毛被鎮壓在廢棄樓,而不是老文物所呢?

    想到這兒,我給林靜雪發了條短信,叫她再查一下廢棄樓是什么時候棄用的。不過幾秒鐘,林靜雪就回了短信,她查的資料顯示,正是因為齊欣跳樓,那座教學樓傳出鬧鬼傳聞,從此棄用了。

    大學教學樓和老文物所竟然是同一年廢棄的,這其中又有什么聯系?我感覺這倆地方八竿子打不著啊。

    但這情況應該也不是巧合,它們之間必定有什么淵源。要說兩座樓淵源這么深,掛吊墜的男人,為什么又要指使沈念彤去廢棄樓偷黑符呢?難道這幕后的黑手,不是同一伙人?

    這些疑問一直讓我吃過飯,走出食堂的時候還在想。以至于拿紙巾擦嘴后,忘了丟垃圾桶,直接扔在地上。

    “周不予,你竟然違反校規,隨地丟垃圾,我要告訴你班主任,扣你學分,罰你打掃廁所!”

    我急忙回頭,原來是化學老師。不就是看到一次他調戲女老師嗎,都整我一年多了,還特么的天天盯著我,真是沒完沒了了。

    按照我們學校規定,隨地丟垃圾,不但扣學分,還要打掃廁所一周。我隨即彎腰把紙巾撿起來,說道:“哎呀,多謝賀老師提醒,紙巾竟然掉了!闭f著擦擦手,走向旁邊的垃圾桶。

    “你少來這一套,我已經逮著你了,想賴都賴不掉!”賀老師瞪著眼珠說。

    我把紙巾丟進垃圾桶里,回頭笑道:“賀老師,證據呢?你拍照了,還是抓住我的手了?別生氣,你是老師,要有風度……”

    我一邊說一邊走到他的一側,伸手摟住他的肩膀,這混蛋生氣把我手臂甩開:“別跟我套近乎,這次說什么我都要處罰你!”

    這時剛好蘇琳走過來,看到我就白了我一眼,我急忙叫住她:“等等,賀老師說他喜歡你!毙南胱屵@混蛋害我這么久,都是因為你個小八婆,這次也給你一次驚喜。

    賀老師立馬氣的罵道:“胡說八道!”

    蘇琳也瞪眼罵道:“你有!”

    我笑著退開幾步道:“不信就看他對你有什么表示!闭f著從口袋里悄悄摸出一張符,反倒背后,輕聲念道:“佳人舉步,無計可求,吹氣一口,身體出羞。吾奉三山九侯律令攝!”

    跟著吹了口氣,賀老師的褲子唰地掉了!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