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座高校由我來守護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襲擊
155

夜色降臨。

烏丸爽簡單的吃過晚飯之后,就一個人坐在了角落里。

他不喜歡跟這里的人接觸,因為每一個人身上都有難聞的血腥味。

雖然烏丸爽也殺過人,但是說真的,他不喜歡鮮血,鮮血讓他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

晚上十二點半。

剛勇急匆匆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準備出去狩獵了!”剛勇大聲說道。

本來很多人還昏昏欲睡的,聽到剛勇的聲音立馬就精神了起來。

“等一下我念到名字的全部出列,跟我去執行今天晚上的狩獵行動!”剛勇說道。

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剛勇接下去的話。

“李軍,孫興田…”剛勇念出了一個個的名字,總共念了六個名字出來,六個人從人群里走了出來,來到了剛勇的身邊。

“最后一個,曹操!”剛勇看向烏丸爽說道。

烏丸爽起身走到剛勇的身邊。

“剩下的人,留在這里,你們這幾個被念到名字的,跟我去拿家伙!”剛勇說著,轉身往外走去。

烏丸爽等人緊跟在剛勇的身后往外走,一行人順著樓梯上了樓,然后走進了樓上的一個房間。

房間里有很多的東西,眼花繚亂。

“換上衣服,帶上面具,拿上武器,今天晚上的目標,是蔣安生手底下的一個悍將,這人剛跟蔣安生沒幾年,身手十分了得!”剛勇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而后開始換衣服,戴面具。

烏丸爽也跟著其他人一樣,換上了一套黑色的衣服,這衣服連著一個兜帽,將兜帽戴上,再戴著面具,幾乎沒有人可以認出你是誰。

烏丸爽并沒有用這里準備的面具,他戴上了戒指的那張曹操的面具。

夜色下,這張面具顯得十分的詭異。

至于武器方面,烏丸爽并沒有選什么武器,在烏丸爽看來,他的拳頭,就是他最好的武器了,那些砍刀之類的東西,他沒有用過,如果貿然使用,也許還不如不用。

一行人很快的就武裝完畢,而后,在剛勇的帶領下,一群人來到了樓下。

樓下早已經有一輛面包車在等候,眾人一起上了面包車,隨后隨著面包車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金元市凱越小區。

這輛面包車停在了小區的地下停車場。

“根據可靠消息,今天晚上蔣安生的手下許龍,會在一點半到兩點之間來到這里,這個凱越小區住著許龍的一個小老婆,今天是這個小老婆的生日,許龍還是很疼這個小老婆的,所以他絕對會來!”剛勇說道。

“直接在這里圍殺許龍么?”烏丸爽問道。

“嗯,許龍身邊還會跟著三個手下,到時候一并干掉!眲傆抡f道。

“一并干掉?”烏丸爽皺眉說道,“那豈不是就是四條人命!

“不然呢?那幾個手下必然會阻擋我們殺許龍,如果不干掉他們,他們就會一直給咱們制造麻煩,小子,你別覺得自己身手厲害就能夠應付戰斗中所發生的一切情況,這是搏命廝殺,勝者生存,在這里,面對敵人,你只要做一件事,就是殺死對方!”剛勇嚴肅的說道。

烏丸爽不置可否的嘆了口氣,他只想復仇,但是卻不想去傷害那些與他母親的死沒有關系的人,可如果不這樣的話,那他又怎么復仇呢?

從回到金元市之后烏丸爽就變得很矛盾。

面包車安靜的等待著,整個停車場里已經幾乎沒什么車來了,因為這時候已經是半夜。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就到了一點四十五分。

就在這時,停車場的入口那里,忽然傳來了一陣陣發動機的轟鳴聲。

沒多久,一輛黑色的奔馳S350,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這輛奔馳S350緩慢的開到了某個停車位,然后停了下來。

副駕駛跟后排的位置先后下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站在奔馳車的旁邊四處看了看,在確定周圍沒有什么問題之后,其中一個人將奔馳車的后車門打開。

一個中年人,從車上走了下來,與此同時,車子的司機也從車上走了下來。

三個人將這中年人給圍在了中間,然后往不遠處的電梯口走去。

“準備沖過去!”剛勇說道。

“是!”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點了點頭,隨后發動了汽車,然后一腳油門踩到底,往遠處的四個人沖了過去。

那四人聽到發動機的響聲,回頭看了一眼,結果就看到一輛開著遠光燈的面包車正急速的朝著他們而來。

“走!”其中一人一聲令下,趕緊朝著電梯口沖去,可是,面包車的速度太快了,在這幾個人還沒來到電梯口的時候,面包車就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后,并且直接朝著他們撞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一個人直接被撞飛,不過這人并不是那個被保護著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在面包車來臨的時候,被幾個手下給拽到了一旁,所以躲過了一劫。

吱呀一聲,面包車停了下來,隨后,剛勇帶著一群人從面包車上沖了下去。

這群人一下車,立馬朝著遠處還站著的三個人沖了過去。

“曹操,你去堵他們的后路!”剛勇一邊沖一邊說道。

烏丸爽點了點頭,一個轉身,直接沖向了那輛奔馳S350.

眨眼之間,剛勇就已經帶人來到了目標人物的面前。

混戰,就此展開。

那目標任務許龍,身邊帶著的都是好手,眼看著剛勇這邊的人持刀而來,他們紛紛從腰間抽出了他們隨身攜帶的甩棍,然后一甩,將甩棍甩長,其中一個人直接迎向了沖來的剛勇等人,另外一個,則是拉著許龍往S350的方向跑去。

剛勇沖在最前頭,眼看著有人要擋路,他直接一揮手,手中的砍刀徑直朝著對方飛去。

那人眼見著砍刀飛來,趕緊側身躲過,而趁著這人車身的空檔,剛勇帶著幾個人已經來到了此人的面前。

沒有任何的開場白,砍刀全部朝著這人的身上砍去。

任憑這人武功再高,在這么多把砍刀的面前依舊不夠看,眨眼睛身上就中了好幾刀。

“干掉這人,我們去追許龍!”剛勇一聲令下,現場留下了兩個人繼續砍殺那個保鏢,另外的幾個人在剛勇的帶領下朝著許龍的方向追去。

此時,在S350這邊,烏丸爽剛到,許龍被他的手下帶著,也來到了這里。

“滾開!”許龍怒吼道。

烏丸爽冷漠的看著許龍,說道,“今天,你逃不過了!

“干掉他!”許龍叫道。

許龍身邊的手下直接操著甩棍沖向了烏丸爽,然后一棍子朝著烏丸爽的砸去。

烏丸爽猛地一甩腿。

砰的一聲,這一根甩棍被烏丸爽直接掃飛了出去,而后,烏丸爽又是一個漂亮的回旋踢,將甩棍的主人也一并踢飛了出去。

許龍倉皇的沖向了自己的奔馳車的駕駛座,可就在這時,烏丸爽一個閃身,已然來到了許龍的面前。

“混蛋,老子跟你拼了!”許龍怒吼一聲,將手伸進腰間,拔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烏丸爽。

這許龍當年也算是一把好手,不過最近十幾年來被酒色掏空了身子,速度跟力量,都已經遠不如當初,所以,他根本就不是烏丸爽的對手。

烏丸爽原地將腿往上一踢,砰的一聲,剛好踢在了許龍的手腕上,直接就將許龍手中的匕首給踢飛了出去。

許太平慘叫一聲,往后退了兩步,噗通一聲摔倒在路上,而這時候,剛勇也已經帶著手下人來到了許龍的旁邊。

“殺了他!”剛勇叫道。

幾個剛勇的手下立馬沖到許龍的面前,然后手起刀落,也不管會砍在許龍身上的哪個地方,反正就是一頓剁。

許龍試圖用手去擋開砍刀,結果就是手被直接砍斷。

慘叫聲不斷的響起,而剛勇則是手持著砍刀跑到了那個被烏丸爽踢飛的保鏢的身邊,然后朝著保鏢的脖子一刀砍了下去。

“不要!睘跬杷械。

只可惜,烏丸爽這一聲叫并沒有產生任何的作用。

剛勇手起刀落,直接把對方的脖子砍出了一條血口。

鮮血,從脖子上噴涌而出。

看樣子,應該是大動脈被人砍斷了。

“走!”剛勇一聲令下,朝著不遠處的面包車沖了過去。

烏丸爽看著地上還在抽搐著的那個保安,心里五味雜陳。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走!”遠處的剛勇叫道。

烏丸爽點了點頭,朝著剛勇的方向跑去,一邊跑,烏丸爽一邊回頭看了一下許龍那邊。

許龍已經倒在地上不動彈了,他的腦袋至少被砍中了七八刀,已經面目全非,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群人很快的就沖回到了面包車上,隨后,面包車急速的駛離了地下停車場。

在轉換了好幾輛車之后,烏丸爽一行人,回到了筒子樓。

“表現很不錯!”剛勇走在烏丸爽的身邊,笑著說道,“如果能夠殺一個兩個的,那就更好了!

“那個保鏢…為什么還要殺他,當時許龍已經死了!睘跬杷f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么?只要是敵人,就要殺死!眲傆抡f道。

“但是殺死他沒有任何意義!睘跬杷f道。

“現在殺死一個敵人,將來有可能我們就會少死一個人!眲傆抡f道。

烏丸爽沉默不語。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