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座高校由我來守護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陳年往事
    119

    “為什么忽然間想到要問這個?”烏丸龍問答。

    “因為我想要知道真相!睘跬杷f道。

    “真相?真相就是,你媽媽遇到了車禍,然后重傷而死,臨死之前生下了你,這就是真相!”烏丸龍說道。

    “真的么?”烏丸爽問道。

    “當然是真的!”烏丸龍說道。

    “好!”烏丸爽點了點頭,隨后上了樓。

    “你去哪里?!”烏丸龍問道。

    烏丸爽沒有說話,他上了樓,回了自己的房間,而后拿了一樣東西下了樓。

    樓下。

    烏丸爽將他母親的照片拿在手上,面對著烏丸龍說道,“爸,你對著媽媽的照片發誓,說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只要你敢說,我就相信你!”

    “烏丸爽,把你媽的照片放下!”烏丸龍怒道。

    “爸,我現在只想知道真相,我已經十八歲了,我應該知道真相,畢竟,這個女人不僅是你的妻子,更是我的母親!”烏丸爽盯著烏丸龍,臉上露出哀求之色。

    烏丸龍看著烏丸爽,拳頭緊握著說道,“小爽,我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你把照片放下,上樓!”

    “不要!”烏丸龍大聲的說道,“除非你告訴我真相,不然的話,我就不會放下我媽的照片!”

    呼!

    烏丸龍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站在他面前的這個男孩兒,跟他很像,但是,卻跟他的母親更像。

    他們兩個一樣的倔強,一樣的執著。

    烏丸龍忽然間似乎回到了十幾年前。

    那一段充滿著血色的青春。

    “你真的,想知道真相么?”烏丸龍忽然問道。

    “想!”烏丸爽點頭。

    “哪怕這真相有可能會改變你現在的生活,你也愿意聽么?”烏丸龍問道。

    “愿意!”烏丸爽點頭道。

    “好吧!”烏丸龍嘆了口氣,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說道,“你坐下吧,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今天晚上,我都跟你說了吧!

    “嗯!”烏丸爽點了點頭,坐到了椅子上。

    烏丸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隨后,將當年的故事,一點點的講給了烏丸爽聽。

    二十年前。

    金元市。

    烏丸龍從學校離開之后,帶著他在學校所創立的青龍會的骨干,投身到了江湖之中,在那段年月里,烏丸龍認識了他的大哥陳勝軍。

    陳勝軍是一個有勇有謀的野心家,他與烏丸龍一起,將青龍會從一個小幫派,一直發展成為了整個金元市排名前幾的大幫派。

    幫派越來越大,所涉及的生意也越來越多。

    剛開始幫派的主要生意就是一些影視廳,歌舞廳,還有臺球館網吧酒吧之類的,后來,隨著幫派的擴大,幫派慢慢的接觸到了一些灰色的產業。

    這些產業的利潤空間很高,青龍會多少有些涉及,而這,已經是烏丸龍所認為的底線了,不過,對于陳勝軍來說,這還不夠。

    陳勝軍想要將產業擴張的更大,比如賭博產業,比如黃色產業,而這是烏丸龍所不認可的,一直到后來,青龍會甚至于涉及到了毒品跟軍火產業,這時候,以烏丸龍為代表的保守派,堅決的反對青龍會做這一類的生意,而以陳勝軍為首的激進派,則是支持做這樣的生意,所以,青龍會的內部,在那時候分裂成了兩派,一派什么樣的生意都做,一派則是繼續只做灰色產業跟一些正規 的產業。

    雙方就這樣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陳勝軍默認了烏丸龍的行為,而烏丸龍對于陳勝軍的所作所為也不聞不問。

    但是,這樣的平衡在后來被一個叫做蔣安生的人打破了。

    這個蔣安生是烏丸龍的一個手下心腹,因為從入行開始就跟著烏丸龍的關系,他自然而然的成為了保守派的一員,可是,這蔣安生內心卻是一個十分激進的人,他認為,烏丸龍之所以不去觸碰黑色產業,是因為烏丸龍已經變得膽小懦弱了,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烏丸龍了。

    看著激進派的那些人賺取越來越多的錢財,這蔣安生終究是忍不住了,他去游說了保守派內的很多人,讓這些人堅信,他們之所以賺的不夠多,全部是因為烏丸龍膽小的關系,于是,青龍幫的內部,越來越多的人對烏丸龍不滿,而這時候,烏丸龍卻是沒有注意到這些,因為當時的舒雅已經懷孕了,烏丸龍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舒雅的身上。

    終于,蔣安生聯絡到了足夠多的人,先是設計支開了陳勝軍,然后對烏丸龍謊稱陳勝軍遇到了襲擊,讓烏丸龍帶著一些心腹手下前往救援。

    烏丸龍不知道是計,帶領著自己的一些心腹前往了異地,對陳勝軍進行救援,而就在烏丸龍離開之際,蔣安生聯合激進派的一些人對幫派內那些還忠誠于烏丸龍的人進行了大清洗,烏丸龍的所有心腹幾乎全部殞命。

    身在外地的烏丸龍同樣遭到了蔣安生的圍剿,烏丸龍駕車連夜趕回到了金元市,打算載著妻兒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結果卻沒想到在路上遭遇到了蔣安生的人的圍堵,最終車子撞在了護欄上。

    本來烏丸龍也難逃一死,但是在關鍵時刻,蔣安生的一個盟友,諸葛家的諸葛恪卻站了出來,拼死保住了重傷的烏丸龍,但是,同樣重傷的舒雅,卻在被送往醫院的路上就撒手人寰了。

    本來大家以為蔣安生的行動就此就結束了,沒想到,蔣安生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勾結了陳勝軍的手下,竟然將陳勝軍也給殺了。

    整個青龍會,一下子就成為了蔣安生的囊中之物。

    因為妻子的去世,烏丸龍陷入了瘋狂,他在經過簡短的修養之后,聯合著所有幸存著的他的心腹,對那些他認為的參與了刺殺他的行動的人展開了瘋狂的報復!

    強大的烏丸龍,以及一群悍不畏死的弟兄,將整個金元市的江湖 幾乎都要掀翻了。

    烏丸龍憑借著一人一刀,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勢力的頭目,斬殺了不知道多少青龍會的原來的高層。

    一直到后來,有一天,烏丸龍殺進了一個小頭目的家里的時候,當他拿著刀,要砍在那個小頭目的腦袋上的時候,那個小頭目的妻子拼死擋在了小頭目的面前。

    剛好那時候,這個小頭目還在襁褓中的嬰兒發出了陣陣的啼哭聲。

    在那一霎那,烏丸龍想到了他與舒雅的所有過往。

    想起了舒雅曾經不止一次跟他說過的那一番話。

    “我不想要你有什么大富大貴,我也不想你太多的參與幫派的事情,我只希望咱們能夠開個小飯館,過個平靜的生活就足夠了!”

    終于,烏丸龍放下了他的刀,放過了那個小頭目,而后退出了江湖,開了眼下這一家小吃店。

    而因為烏丸龍的瘋狂殺戮,原來青龍會的高層被幾乎血洗一空,這反倒是讓蔣安生更容易的就掌控住了整個青龍會,于是,從那時候開始,蔣安生,就真正的成為了青龍會的老大,而青龍會,也成為了整個金元市最大的幫派。

    當然,那時候蔣安生還是試圖追殺過烏丸龍的,不過,后來諸葛家族的人出面,烏丸龍也徹底放下了仇恨退出了江湖,蔣安生終究還是放棄了對烏丸龍的追殺,一直到了現在,烏丸龍都安穩的經營著他的小吃店,而當年很多跟隨烏丸龍的心腹,也都繼續留在了青龍會里,用來幫烏丸龍時刻關注青龍會的動態。

    “全部過程就在這里!”烏丸龍看著烏丸爽,說道,“你想知道的真相,我已經告訴你了!

    烏丸爽坐在烏丸龍的對面,紅著眼睛說道,“所以,我媽就是被現在青龍會的老大蔣安生害死的,是么?”

    “是的!”烏丸龍點頭道。

    “那你為什么不找蔣安生報仇?!”烏丸爽大聲的叫道,“殺死我媽媽的仇人就在那里,為什么你寧愿待在這里十幾年,你也不去找他報仇,為什么?”

    “因為你!睘跬椠埧粗鵀跬杷,說道,“你,是我跟她的血脈,如果我去刺殺蔣安生,那青龍會,是不會放過我們父子倆的,我死了不要緊,但是,我不能讓你出事!

    “怕什么?死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能夠為我媽報仇,就算死了 又怎么樣?與其茍延殘喘,不如去拼一把,爸,你怎么能這么懦弱!”烏丸爽絕望的說道,“明明殺妻仇人就在眼前,你卻能夠當做沒看到,這么多年,你怎么能夠心安理得的在這里經營這家破飯館,怎么可以?!”

    “當時我也曾經想過,死有什么可怕的?但是,看著襁褓里的你,我真的沒有勇氣去死,或許你說的是對的,我變得懦弱了,我不敢去拼了,因為我有了牽掛,就算一命換一命,我也不愿意,因為我還想看著你長大,我想看著你出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我…”

    “別說了!”烏丸爽紅著眼睛說道,“老媽的仇,你不報,我 去報!”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