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座高校由我來守護 > 第四十三章 不用你管
    43

    薛凱緊張的緊繃著身體,他今天帶錢了,而且為了以防萬一,他把錢給放在了皮帶跟褲子中間的夾縫里面。

    錢不多,也就三十塊錢,是薛凱今天一天的零花錢,他確信自己已經藏的很好了,但是這幾個人一來就搜身,他還是很擔心自己那三十塊錢會被搜出來。

    幾個人將薛凱的每一個口袋都翻了一遍,然后又把薛凱的書包給翻找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找到錢。

    “真沒帶錢!”為首的混混盯著薛凱說道,“是不是害怕今天還被我們給堵住,所以就不帶錢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我爸媽一個月也就給我一點點零花錢,真的!”薛凱趕緊說道。

    “特么那么一點錢給你一個月花?當老子傻么?”為首的混混說著,直接一拳打在了薛凱的肚子上。

    薛凱身體陡然弓了起來,然后痛苦的捂著肚子蹲在了地上。

    “今天下課后,來這里,給我們準備五十塊錢,沒有來的話,后果自負,別想著告訴家長告訴老師,他們就算抓到我們了,頂多就是拘留一段時間,等我們出來,有你好受的!”為首的混混說著,帶著幾個手下轉身離去。

    薛凱臉色慘白的蹲在地上,足足蹲了得有十幾分鐘,這才緩過勁兒來,然后站起身。

    “喲呵,薛凱!”烏丸爽腦袋上掛著自己單肩包的背帶,從遠處走來,跟薛凱打了個招呼。

    薛凱深吸了一口氣,并沒有理會烏丸爽,而是徑直朝著學校的方向走去。

    “我剛才隔著老遠看到你蹲在地上,是不是肚子疼?”烏丸爽緊走幾步,來到薛凱的身邊問道。

    “關你什么事!毖P板著臉說道。

    “我只是關心一下你嘛,大家都是同學不是么?”烏丸爽笑著說道。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這樣一個混混來關心,你別以為你關心我一下,我期末考就會幫你們作弊,想的美!”薛凱咬牙說道。

    “我可沒想著作弊,考多少分都是我自己的能耐,無所謂的!睘跬杷χ柫寺柤,隨后忽然盯著薛凱的臉說道,“你的臉色很難看啊,好白啊,是不是今天早上沒吃早飯!”

    “關你什么事?”薛凱又問道。

    “哈哈,那你可真是好運了!”烏丸爽笑著拿下自己的書包打開,從里頭拿了一個袋子出來。

    袋子里面放著好幾個茶葉蛋跟一瓶牛奶。

    “你想吃啥?牛奶還是茶葉蛋?”烏丸爽問道。

    “你別討好我了,沒用的,我不會幫你們作弊的,你別再糾纏我了,不然的話,我告訴老師了!”薛凱加快腳步,甩開了烏丸爽,往學校走去。

    “真沒勁兒!”烏丸爽嘆了口氣,隨后自顧自的拿起茶葉蛋跟牛奶吃喝了起來。

    來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七點十五分了,烏丸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前排的曲項華轉頭對烏丸爽說道,“剛才我聽人說,有人看到薛凱在來學校的路上被人搶劫了!

    “是嘛?!”烏丸爽驚訝的問道。

    “嗯,估計就是那些盤踞在咱們學校外的混混!鼻椚A笑著說道,“這些混混最喜歡打劫這些看起來很好欺負的好學生,要是碰到咱們,估計也不敢來隨便打劫!

    “我說怎么今天薛凱的臉色那么難看呢!”烏丸爽恍然大悟,隨后起身走向薛凱。

    “你干什么?”曲項華問道。

    烏丸爽并沒有回答曲項華,而是走到薛凱的身邊,搬了張椅子坐在薛凱的旁邊,問道,“你今天早上被人打劫了?”

    “關你屁事?”薛凱正在發愁要怎么借錢呢,聽到烏丸爽的話之后整個人一下子就炸了。

    “你特么怎么說話的?!”曲項華猛地一拍桌子叫罵道。

    “你們這些人,為了能夠讓我幫你們作弊,故意表現的對我這么好,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是混混,考那么好干什么?我拜托你們別糾纏我了,不然的話,我就要告訴老師了!”薛凱憤怒的說道。

    “你是咱們班的同學!睘跬杷J真說道,“在之前開學初的時候,我當了咱們班的老大,之后我就說過,如果咱們班的人誰被欺負了,都可以找我幫忙,你今天被人打劫了,怎么不找我幫忙?”

    “找你幫忙?你當你是誰?你也就是學校里的混混,一個毛還沒長齊的人,你怎么幫我?就算幫我一次,你能幫我兩次三次么?”薛凱不屑的說道。

    “幫一次是一次,幫兩次是兩次,總比什么事都不做的好!”烏丸爽認真說道。

    “那行啊,那你幫我,你給我五十塊錢,他們讓我明天給他們五十塊錢,不給的話就揍我,你給我!”薛凱鄙夷的說道。

    “你覺得給那些人錢能解決問題么?”烏丸爽問道。

    “至少我不會挨打!”薛凱說道。

    “他們的貪婪會隨著你的退讓而變得更加的肆無忌憚,如果你不反抗,那他們就會不斷的從你身上榨取價值,最終把你榨干!”烏丸爽嚴肅的說道。

    “要么借我錢,要么滾蛋,我不想跟你這種混混講話!”薛凱說著,雙手捂住了耳朵。

    “那如果你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來找我!”烏丸爽說著,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老大,你瘋了吧?”曲項華皺眉說道,“你去幫這么一個好學生?幫他干什么啊,我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什么叫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們不都是同班同學么?”烏丸爽問道。

    “人家是好學生,而我們是壞學生,這就是最大的差別,人家成績好,老師疼,將來注定是要上重點大學的,而我們呢?我們隨便有個大專讀就不錯了,將來要么出去混社會,要么進廠當廠狗,人家以后可都是精英,當然,這是他們自己認為的,他們跟咱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老大,你別什么事情都管,這個事情輪不到咱們管,而且,在那些好學生的眼里,咱們跟外面的那些混混其實沒什么兩樣,你看你剛才,都說要幫他了,可他呢,把你的好心當什么了?”曲項華不忿的說道。

    “他只是害怕而已!睘跬杷粗P,小聲說道,“膽小之后就會用刺將自己保護起來,這是人之常情!

    “我勸你還是不要管薛凱了,搞不好他反咬你一口,說是你跟學校外的混混一起敲詐他,這你可就倒霉了!”曲項華說道。

    “一個人是沒有辦法真正的幫助另外一個人的,只有他自己能夠幫的了他自己,我只是愿意提供一點外力,如果他不愿意的話,那誰也不可能幫的了他!睘跬杷瑩u了搖頭說道。

    “老大,你說話真有文采!”曲項華說道。

    “是嘛?還好還好!”烏丸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同學們,準備開始測試了!”李達西抱著一大疊的試卷走了進來。

    “測試什么?”烏丸爽疑惑的問道。

    “今天是期末考之前的模擬測試。據說題型跟期末考的時候差不多,不過跟咱們沒什么關系!鼻椚A笑著說道。

    “那倒也是!”烏丸爽點了點頭。

    今天一整天都是模擬測試,考完試之后夕陽就已經西下了。

    薛凱交完卷子,嘆了口氣走出了教室。

    他發揮的并不好,昨天晚上他并沒有好好的復習,因為他一個晚上都在想第二天會不會碰到那幾個混混,而剛才開始的時候,薛凱腦子里也都是早上那些混混的樣子,他總覺得自己的肚子在隱隱作痛。

    第二天一大早,薛凱就起床了。

    父母的房間門還是關著的,他們并沒有起床。

    薛凱小心翼翼的走到客廳,看到了客廳茶幾上放著的他媽媽的錢包。

    薛凱猶豫了一下,走到錢包的旁邊,把錢包打開。

    錢包里有一疊的鈔票,都是小額的。

    薛凱顫抖著手,從里面抽了兩張十塊錢的出來,隨后,薛凱拿著書包走出了家門。

    手里拽著五十塊錢,薛凱十分的緊張,手心都出汗了,那幾張錢都被浸濕了。

    走到距離學校還有幾百米遠的地方,薛凱看到了昨天的那幾個混混。

    那幾個人正在搶劫別的學生,似乎沒有注意到薛凱,薛凱趕緊低下頭,然后打算走旁邊的一條小路。

    就在這時,薛凱忽然聽到那些人里頭為首的那個喊了一句話。

    “喂,那個誰,看到你了,過來!”

    薛凱抬起頭,看向對方,對方正對他招收。

    薛凱猶豫了一下,走向了對方。

    “錢帶來了么?”為首的混混笑著摟著薛凱的肩膀問道。

    “帶,帶來了!”薛凱點了點頭,顫抖著抬起手,張開五指。

    為首的混混笑著將薛凱手里的幾張十塊錢鈔票拿了下來,數了數,然后笑道,“五十塊錢,剛剛好,很好,你的表現讓我很滿意,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來,抽根煙!”

    一邊說著,對方一邊遞了根煙給薛凱。

    “我不會抽煙!”薛凱趕緊搖頭道。

    啪的一聲,對方直接給了薛凱一個耳光,然后說道,“讓你抽,你就抽!

    薛凱一只手捂著臉,一只手趕緊接過了煙,然后叼在了嘴上。

    “這才對嘛!”為首的混混笑著給薛凱點上了煙。

    周圍路過的學生紛紛詫異的看著這邊,有人是薛凱的同學,看到薛凱跟幾個混混在一起,都十分的驚訝。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