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這座高校由我來守護 > 第五章 怎么可能那么大
    5

    “小花,你媽媽可真漂亮!”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忽然進入了曲項華的耳朵里。

    “是啊是啊,我媽真…啊,你什么時候來的!”曲項華猛的回頭,震驚的看著站在自己母親面前的烏丸爽。

    “我剛才一直跟著你啊,只不過你沒發現而已!睘跬杷f著,看向曲項華的媽媽,說道,“阿姨,您這個年紀還能夠保養的這么好,剛才如果不是小花說,我還真不知道您竟然有這么大一個兒子了,帶大這么個兒子得多勞累啊,您辛苦了!”

    “你這個混蛋,給我離我媽遠一點!”曲項華憤怒的朝著烏丸爽沖了過去,抬起拳頭就對著烏丸爽轟去。

    忽然,那只纖細的手再一次的出現,揪在了烏丸爽的耳朵上。

    “小花,媽媽告訴過你什么?不要隨便的對人動粗,你怎么就是不聽!苯^美少婦惱火的說道。

    “媽,疼,別揪了!”曲項華趕緊放下了拳頭哀求道。

    “以后要注意了哦,對了,你是小花的同學么?”絕美少婦看向烏丸爽,好奇的問道。

    “嗯,我是小花的同學,今天剛跟小花認識!”烏丸爽點頭道。

    “你這嘴巴可真是甜,人長的也俊俏,要是我家小花能有你這么禮貌,那小花的那個死鬼老爸如果泉下有知也能夠瞑目了!”絕美少婦感慨的說道。

    “烏丸爽,你來我這里干什么?想跟我單挑么?還是想禍害我的家人,我告訴你,只要敢對我的家人出手,我就算是死,也會拉著你墊背…啊啊啊,媽,別揪耳朵了!鼻椚A再一次的討饒道。

    “我上廁所的時候撿著你的胸卡了!睘跬杷瑥目诖锾统鲆粡埿乜,遞給了絕美少婦,說道,“我只是來送胸卡的而已!

    “小花,你看看,人家是來給你送胸卡的,你怎么能跟熱大吼大叫,一點禮貌都沒有,謝謝你了,烏丸爽同學,對了,這都到飯點了,你沒吃飯吧?要不在我家吃吧,晚上我煮了牛肉咖喱!”絕美少婦笑瞇瞇的說道。

    “媽,我跟他不熟,而且他也不餓,就不在咱家吃了!”曲項華趕緊說道。

    “我餓!”烏丸爽委屈的皺著眉頭,說道,“我已經超過一個多小時沒吃東西了,非常餓!

    “你這人怎么一點都不知道客氣呢,你跟我很熟么就在我家吃飯,你自己家里沒做么?”曲項華憤怒的說道。

    “我爸做的東西很難吃啊,你又不是沒吃到!”烏丸爽委屈的說道。

    “你爸做的東西很難吃?我特么什么時候吃到了,啊,我想起來了,中午的炸醬面!你爸,該不會是那個小吃店的老板吧?!”曲項華震驚的問道。

    “是!”烏丸爽老實的點了點頭。

    曲項華驚疑不定的看著烏丸爽,那家店的老板很明顯是混社會的,很明顯還不是一般人,眼下的烏丸爽是他的兒子,也不是一般人,這烏丸爽一到學校就搞出了那么大動靜,很明顯不是偶然的,所以…所以…

    “氣死了,要是軍師在這里,一定會想出他的目的是什么!”曲項華憤恨的咬了咬牙,他的腦子可沒有軍師那么好用,所以他只能猜測到有問題,但是什么問題卻怎么也猜不出來。

    “小花,媽媽當初怎么告訴你的,對待你的同學,要友好,人家給你送胸卡過來,家里父母做的東西又不好吃,那在咱們家吃個飯怎么了?烏丸爽,進來吧,家里有點小,別介意,對了,我已經在浴桶里放水了,你可以跟小花一起去洗,完了穿小花的衣服就成,阿姨幫你把衣服洗了,這么多年,小花成天就跟軍師還有胖子在一起,難得有第三個朋友出現,我真開心!”絕美少婦笑道。

    “媽,這人不是我的…”

    “小花,洗澡!苯^美少婦笑瞇瞇的看著曲項華,眼里有寒光閃過。

    “我…我知道了!鼻椚A艱難的點了點頭。

    曲項華的家,是一幢二層小樓,這一片區域很多這樣的二層小樓,就跟獨棟別墅差不多,不過,這里屬于金元市的郊區位置,這里的房子一點都不值錢,這種二層小樓每一幢都得有一二十年的歷史,是很早以前這里的居民修建的,有錢的居民都已經搬進了市中心,所以這里的房子很多都租給了外來的民工啥的。

    曲項華的這幢小樓,是他老子當年建的,不過后來他老子早早的就走了,留下了曲項華孤兒寡母的,在這里住了十幾年。

    木質的門板上可以看到歲月留下的痕跡。

    浴室里,一口巨大的浴桶擺放在石板鋪就的地上。

    木桶很大,一看就不是品牌店買的,應該是私人做的。

    木桶里放著清涼的水,曲項華不喜歡烏丸爽,所以獨自一人溜進了浴室,把衣服都給脫去之后,光著屁股縱身跳入了木桶里。

    “。!”曲項華忽然驚叫了一聲,隨后就跟觸電一般整個人往水桶的邊緣躲。

    一個男人的身體一點點的從水里浮了上來。

    “噗!”

    烏丸爽的腦袋浮在水面上,然后嘴里噴出了一口水。

    “你怎么會在這里!”曲項華驚叫道。

    “你媽讓我來洗澡啊!睘跬杷犻_眼睛,一邊學鯨魚噴水一邊說道。

    “我媽讓你來你就來,你是誰啊,我們很熟嘛,你這個混蛋,我要掐死你!”曲項華憤怒的咆哮著,張開雙手抓向烏丸爽的脖子。

    就在這時,浴室的門嘩啦一聲打開。

    曲項華的母親站在門口,手里拿著一疊浴巾,眼里寒光一閃,把浴巾放到了旁邊的架子上,說道,“好朋友可不能吵架哦!

    “知,知道了!鼻椚A連忙把手放下,陪著笑臉說道。

    砰!浴室的門再一次被關上。

    “你很怕你媽媽么?”烏丸爽好奇的看著曲項華。

    “不是怕,是尊敬!鼻椚A瞪了烏丸爽一眼,開始清洗自己的身體。

    “你媽媽真好看,而且人又好。有這樣一個媽媽肯定很開心吧,每天!睘跬杷w慕的說道。

    “搞的你好像沒媽…”曲項華話說到這,忽然想起來烏丸爽今天帶的那個女人的黑白照片,不由把之后的話給咽了下去。

    “我沒媽啊!睘跬杷]有因為曲項華的話而i傷心,事實上,他是一個極度樂天派的人,他笑著站直身子,一只腳踩在浴桶的邊緣,說道,“我沒見過我媽,不過我可以肯定她一定跟你媽媽一樣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我來咱們學校,就是因為我媽媽以前曾經在這學校呆過,我要成為我們學校的最強者,要給我媽揚名,讓那些認識我媽的人知道,他兒子有多厲害!”

    “笑死人,就你這身子骨,你…”曲項華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烏丸爽,這一看他愣住了。

    此時的烏丸爽光條條的站在他的面前,身上不著片縷,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烏丸爽身上的肌肉一塊一塊,就如同刀削出來的一樣,棱角分明,十分明顯,那八塊腹肌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膽寒,而且最讓曲項華震驚的是,烏丸爽身上那好幾條的傷痕,有些一看就是被刀砍留下的傷痕!

    一個十六歲的高中生,怎么可能會有那么多的傷痕?

    再往下看,曲項華的臉陡然變白。

    “我勒個草,怎么可以那么大!”曲項華震驚的看著烏丸爽的兩腿之間,他可以對天發誓,他這輩子,絕對沒有見過這么大的家伙,就算是在某些小電影里,也絕對是少見的!

    曲項華的所有自信在這一刻似乎完全崩塌了,他嘆了口氣,也懶得嘲諷烏丸爽了,起身走出了浴桶。

    烏丸爽看著曲項華的背影,不明白曲項華為什么突然之間會這么失魂落魄,他只能隱約的聽到曲項華的喃喃自語。

    “為什么那么大,怎么可能那么大,太特么大了吧!”

    晚飯是在一樓的飯廳里吃的。

    烏丸爽之前穿的衣服被掛在了二樓的陽臺,晚夏的暖風吹在衣服上,泛起了家的味道。

    “超好吃的,阿姨!”烏丸爽拿著大瓷碗,激動的看著曲項華的母親說道,“我從沒吃過這么好吃的咖喱牛肉,跟您的比起來,我爸煮的東西根本不能稱之為食物!

    “喜歡吃就多吃一點吧,小花,你怎么了,沒精打采的?”曲項華的母親疑惑的看著曲項華。

    “沒,沒怎么!鼻椚A搖了搖頭,一邊扒拉著飯,一邊看著烏丸爽。

    烏丸爽已經吃了第三碗了,難道他的大,跟吃多少有關?

    “我吃飽了,吃完你趕緊走吧!鼻椚A放下碗筷,轉身上了樓。

    “你這孩子,怎么能趕客人走呢!烏丸爽,別著急,慢慢吃!鼻椚A的母親笑著說道。

    “我也吃飽了阿姨,我得回家了!”烏丸爽笑著說道。

    “那我上樓給你拿衣服,應該干了!”曲項華的母親走上樓,將烏丸爽那已經干了的衣服收了下來,隨后交給了烏丸爽。

    烏丸爽換上自己的衣服,隨后走到門口,對著曲項華的母親鞠躬道,“謝謝阿姨,我吃的很開心,歡迎有空的話去我家,雖然我爸做的東西難吃,但是我會做,我到時候給阿姨做飯!

    “好的,也歡迎你常來!”曲項華的母親笑著擺手道。

    烏丸爽點了點頭,對著樓上喊道,“小花,再見!

    說完,烏丸爽轉身離去。

    “特么別叫我小花!”曲項華憤怒的咆哮聲從二樓傳來,烏丸爽滿面笑容,邁著大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