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寵妻難逃 > 丁君墨·簡巧娘番外(四)
    中午時分,簡流涵下了早朝就徑直回府了。天』籟小 說Ww『W.『⒉3TXT.COM簡巧娘一早上都陪著嫂嫂聊天,有說有笑的。在飯桌上,簡巧娘不停的偷瞄自家老爹,暗自揣摩著怎么開口,現在她都有些后悔為什么沒有想過如何開口?看著老爹那一掌嚴肅臉,又有一點點膽怯。

    另外三個知情人,眉眼都舒展著,不知道現在能不能看到,或者眼前賊眉鼠眼的丫頭該如何實施自己的討好策略。

    簡流涵自然沒有錯過三張同樣表情的臉,還有一張糾結的小臉,“巧娘你昨天不是說有事找爹嗎?”

    “咳咳咳!”一口空氣盡到了嘴里。

    “慢點!”簡夫人有些好笑,但是忍住了,太久沒見這丫頭吃憋了,每一次都是他爹吃。

    “現在沒有了,等我想起來,我立馬就去找你商量!

    簡流涵看了看飯桌上的幾人,仿佛都有陰謀,那三張看戲的臉是怎么回事?難道丫頭準備潛逃?或者說又有什么陰謀等著自己入套?看來這幾日得提防著。

    飯后,簡流涵去了書房,簡林若跟著三個女人,“小妹?你剛剛干嘛不說?”

    “說什么?”

    “你不是要討好爹嗎?夾個菜,斟個酒都沒有?”

    “誒,這樣也是?”

    “傻丫頭,這肯定是啊,做父親的就希望自己的兒女孝順,這套近乎是第一步,而飯桌上夾菜和斟酒就是最好的方法!”葉靜歡莫名的笑了,這小丫頭,這都不會,怎么討好爹。

    “那你們怎么不說?”

    “你不知道?”簡林若詫異。

    “明知道我打小就不喜歡這些禮數,一群馬后炮!”

    ……

    “巧娘啊,這些為娘怎么記得以前教過你!”簡夫人正聲,佯裝嚴肅說道。

    “有嗎?我不記得了!”

    “對了,小妹,你要是去找爹害怕我可以陪你去!”簡林若邪魅的笑了笑。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哼,陪我去,不就是想看我笑話嗎?想都別想。

    簡巧娘回到房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到丁君墨,咬咬牙,算了,豁出去了。一定會成功的。

    而在一刻鐘前,簡林若已經提前一步去了簡流涵所在的地方,簡府的“藏書房”。簡流涵越覺得府里氣氛詭異,但是卻不點破,想看看這些個人再整什么妖蛾子?

    看了看簡林若所在的書架后的方向。

    沒多久,門外傳來了管家的聲音,“老爺,小姐……來了!”管家的聲音有些斷,也是因為對于眼前的人,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詫異。

    “進來吧!”房門一開,簡流涵的眉峰一皺,陰謀果然來了!

    此時此刻,臨霧國暴雨連綿,足足下了半個月的暴雨,村落周邊的那條大河,河水洶涌,稍稍高出河水的地方搭建了一個臨時的木房。

    房里忙忙碌碌好幾個人影進進出出。

    一個又一個染血的小盆被端出房子,揮潑出去,和雨水融為了一體。

    頭頂的烏云整整半個月,也不見消散。黑壓壓的!

    一道白色的身影走到旁邊疲憊不堪的錦袍男子跟前,眉峰緊皺,神情也很凝重,“三殿下,藥快不夠了!”

    錦袍男子聞聲才睜眼“不夠了?丁大夫,你一定盡力救治,要的事情我來想辦法!”

    “嗯,一定要盡快!”

    “嗯!”

    “辰王殿下,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

    “大皇子把水引到這邊來了,好幾個村落都被洪水沖走了,屬下等正在竭力救人!”

    “什么?大哥居然,居然至百姓生命于不顧?怎么可以這樣,本王本不愿與他爭什么皇位,他又何必置本王于死地!”

    “殿下,眼下屬下等該如何?”

    “先救人!”這話是丁君墨開口說的。

    “去吧,盡一切可能救人,還有派一隊人去弄藥材!”錦袍男子頹然坐著。

    丁君墨也看著,皇家斗爭就是如此,平民百姓的生命就是草芥,他看著近在眼前的辰王,愛民之心雖有,結局似乎也可以遇到到,但是丁君墨并沒有開口,因為他從未想過要參與到皇權斗爭之中,這也是為什么他喜歡跟著墨云,閑云野鶴;剡^神之后,轉身,該干什么就干什么,這輩子開開心心就好,這話是他離開蒼梧國時,簡巧娘說的。但是他意外的記住了。

    另一邊,簡流涵看著端著一盤茶點的簡巧娘,莫名的后被有些涼,眼珠不自覺地瞥了一眼躲在書架后面的林若。同樣的隔著幾個書架,透過縫隙看到自己小妹,簡林若也驚掉了下巴。

    “爹,看書看了累吧!歇一會,我給帶了了點茶點!”簡巧娘化身乖乖女的模樣,簡流涵根本沒辦法接受!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叫囂,汗毛在一瞬間全部都豎了起來。

    暑假后的簡林若突然有些后悔過來了,他實在受不了小妹現在這個樣子,莫名的有一種想去揍一頓的沖動。

    門口的管家,自然也聽到了,一個趔趄,差點把自己的老腰給閃了。

    及其本能的開口“我不累!你有什么事嗎?”

    “沒有,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是最近有點閑得慌?”簡巧娘很木然的走到簡流涵的身后,給自家老爹捏肩,然而被捏的人卻越感覺到這是不簡單。

    “閑得慌?我怎么不覺得,你不是三天兩頭往外跑嗎?”

    “所以啊,悶啊,就出去走走,散散心!”簡巧娘一頓捏肩捶背的伺候簡流涵。

    “這樣啊,那你接著去散心吧!爹再看會書!”簡流涵順著桿子就想把簡巧娘支走,后背都出汗了。

    “今天還好,而且爹爹又在家,所以巧娘才過來看看!”簡巧娘笑了笑。

    “平時爹爹也在家,怎么不見你來?”

    “平時?平時?……”一時間編不出來了。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直接說吧!你這樣讓我毛骨悚然的,總覺得你有陰謀!”

    “呵呵,被現了,說實話,我也不適合!爹,你看哈,我今天是不是給你捏肩了?”簡巧娘小步繞道書案前,和簡流涵面對面看著。

    “是!”

    “是不是給你捶背了?”

    “是!”

    “是不是給你送吃的了?”

    “是是是,你就說你想干嘛吧?”

    “你可不可以看在我今天伺候你的份上讓我去找君墨哥哥?”

    “原來目的在這?送你三個字!”

    “什么?”簡巧娘滿懷期待的看著簡流涵。

    “不—可—能!”

    那張迷人的小臉瞬間崩潰了,水靈靈的眼神里慢慢的怒火,啪的一聲拍桌!“簡老頭,今天本小姐可是親自過來伺候你了,想著法子討好你,你倒好……”

    “討好?丫頭,你呀,還是嫩了點,對了,記住哦,別亂跑,否者后果你懂的!呀,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一份奏折要寫,爹爹就先去書房了!”

    簡流涵除了房間,門口的管家,看了看屋里氣鼓鼓的小姐,點了點頭,這才是簡府的小姐。

    簡巧娘懵了,簡老頭,總一天我會扳回一局的!氣死我了,這招根本沒有用!還把自己整成自己最討厭的模樣,“啊~,墨云你死定了!”

    “阿嚏!”嗯,丫頭失敗了,不過那又如何,還是這游湖來的愜意!按,慢點游,我還想看看這湖的夜景!”

    “客官,你真有眼觀,這仙女湖的夜景是絕對的沒話說!”船夫笑了笑。

    “是吧,我也是聽說了,才不遠千里過來賞景的!”他怎么可能更人家說,自己是被徒弟嚇出來的。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