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梅琳傳奇 > 第九百七十七章 位面通道
    以梅琳的性格,既然委托了艾弗里負責領地的一應事務,她自然不會再緊盯著不放,畢竟這個不是她的正業。而且,曠野之森也不會容忍她清閑得太久——他們將她拉扯進來,可不是養姑奶奶的。

    大約三個月后,曠野之森那邊傳來消息,她要干活了……目標是封鎖位面通道。

    梅琳并不排斥,相反,她還有些期待,畢竟只有不停地做貢獻,她才有可能接近曠野之森的核心。

    這一次不是她一個人出任務,而是一次集體活動,包括梅琳在內,一共十二名三級法師,兩名四級法師,一行人乘坐大型飛毯,向目標飛去。

    同行魔法師當中,梅琳不認識幾個,能夠勉強算得上最熟悉的,也就是伽蘭德法師,所以梅琳的問題也只能找他詢問,

    “我一直以為連接各位面的通道都已經破碎了,沒想到在這里會有。”梅琳故作熱切地說道,“這些位面通道都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她不怕泄底,斯諾爾本就是個流浪法師身份,這世界中的秘密不知道是再正常不過。

    “位面通道在極西極高之處,即使是使用飛毯,也大概要二日才到,閣下稍安勿燥,其實駐守位面通道是曠野之森日常輪值,五年一換,真說危險的話,也并沒有外界傳說的那么恐怖。”

    在混亂城邦,外來法師進入大概分為兩個途徑,一個是從亂石河谷對面以及周圍其它國家通向混亂城邦的通道;第二個就是混亂城邦的位面通道。但是,這個位面通道是破碎的,這邊的人不知道對方究竟會通道什么地方,而從其它位面過來的話,想找到這面的通道出口也要碰運氣。

    另一個途徑便是空間裂縫,這個就和艾斯拉位面其它國家無關了,是其他正反物質界面世界的法師甚至特殊生物,在經歷艱苦的空間穿越后憑運氣偶然進入,充滿不確定性,而且在穿越不穩定空間裂縫更會有大概率的死傷,是條不歸之路,其在混亂城邦出現的位置,便是她們要駐守的位面通道。

    為封鎖這條位面通道,曠野之森一直在付出巨大的代價,之所以在混亂城邦的實力慢慢被其它兩個勢力追上,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們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封鎖這條位面通道,其中死傷隕落就在所難免。

    “通過位面通道來這里的法師很多嗎?為什么他們要冒著如此巨大的危險背井離鄉,不辭辛苦?”梅琳有些不解……其實她心里有些發虛。說起來她也是來自異位面的,如果暴露身份,不知道是清蒸還是紅燒,估計生還的可能性不大。

    伽蘭德法師嘆了口氣,“如果有其它的辦法,誰又愿意如此?斯諾爾,你也知道,任何一個世界的形成,都有其固定的模式,從混沌初開,到世界的雛形,魔力爆發的初期,法師世界建立,再到魔力穩定成.熟期,衰退期,以至最后的崩塌期。

    宇宙萬界,興衰循環,總有新的位面生成,舊的位面湮滅,那些處于衰退期位面的法師怎么辦?總得找個出路吧?五級及以上能虛空橫渡,但那些低階法師呢?宇宙雖大,又有多少強大的法師組織能憑借自己的力量,有組織有秩序的尋找新位面?

    所以迫不得已之下,這些面臨崩塌的位面,魔力微薄,絕大部分法師就不得不自尋出路,能搭上超級勢力跟隨遷渉那當然最好,但剩下的就只能冒險進入位面通道,希望憑運氣找到一個新的位面,才會有新生,位面通道毫無規律可言,多少法師葬身其中,能成功找到新位面的,百中無一。不是這些人想來混亂城邦,而是他們也根本不知道進入位面通道后會穿到哪里,混亂城邦不過是位面通道萬千個出口之一罷了。”

    這和梅琳猜測的差不多,“嗯,可穿到這里,也未必便是好運氣呢!”

    伽蘭德法師點點頭,“誰說不是呢,來到這里也不過茍延殘喘萬數年而已,不過對絕大部分法師來說,也足夠了吧,不至五級法師,又有誰會考慮身后數千上萬年之事呢?”

    “為什么一定要封鎖?都是些可憐人罷了,就沒有其它的解決辦法嗎?”

    梅琳一直想不通,為什么曠野之森要做如此徒勞無益之事?有這樣的實力,盡量打擊壓制群噬之咬和逆水之流不好嗎?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咱們曠野之森前輩萬年前也是這么想的,都是苦命人,能幫就幫一把,可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這些遠來的過客留下之后,并不滿足自己的地位處境,卻屢屢挑釁曠野之森的底線,就連那些收入曠野之森門的,過些時日也會離開,因為他們不接受曠野之森的規矩!

    正因為曠野之森一開始的妥協,容忍,后來才造就了象群噬之咬這樣尾大不掉的勢力出來,數千年后,曠野之森高層發現這樣下去的的話,早晚有一天他們會鳥占雀巢,所以這才有了徹底封鎖位面通道之舉,不過卻有些為時過晚,群噬之咬已經強盛,有了自己的造血功能,再也壓制不下去了!”

    梅琳沉默,半晌才問,“若是發現有異位面來客,一定要殺嗎?潛返不可能,或者也可以收服?”

    伽蘭德法師嘆道:“要是能收服,我曠野之森也不會落到現下這種尷尬的境地,能穿越位面通道而來的,最低修為層次都是正式法師,三級法師師居多,大魔法師很少,這樣的法師,理念早已定型,又如何和我曠野之森融合?

    這樣的例子太多,加入又背叛,他們的道統理念更接近群噬之咬,數千年來也沒有改變,對他們來說,堅持道統的辦法就是加入群噬之咬,推翻曠野之森;所以現在的曠野之森,除非情況特殊,否則很少收這些空間流浪者,大多直接打殺,一了百了!”

    “原來是這樣!”梅琳也有些感慨,那就沒有余地了。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