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其它小說 > 奪取基因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敗敵之法
    “也許,刺傷這名超脫者的,正是那個用槍的強者?我曾經在古墟之中看到的一名使用長槍的神秘強者,對方當時還沒有超脫,但遺留下來的影像,非常之驚人。

    “我就是從那些影像之中,偷學過來的這一招槍法。難不成,是那名強者用同樣的招數刺傷了這個白發老者?

    “所以祂才印象深刻,所以祂才發狂?”

    展飛回想一下,三名超脫使徒擊殺那黑袍超脫者時,對方身上已經有傷口了,疑是舊傷。而那白發老者是那超脫者的執念所化,所以身上也有舊傷。

    “所以……作個大膽的推測。

    “上一次衰減大劫爆發,古墟之中有強者晉升超脫,發現了九九八十一件禁忌秘寶鎮壓的九名超脫者。不知因何緣故,刺傷了其中一名黑發黑袍的超脫者,然后遠離宇宙海。

    “若干紀元之后,無數年歲月過后,那被封印的超脫者被槍中的殺意浸蝕浸染,心態老化,顯化出一個老態龍鐘的執念虛影。而三名超脫使徒,得知當年的事,就來尋找當年被重傷的封印中的超脫者。

    “之后,以三件超脫秘器,擊殺那名被刺傷了無數年的封印中的黑袍超脫者……”

    展飛被這個大膽的猜測,駭得倒抽涼氣,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無數紀元之前,一名新晉超脫者給老牌超脫者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痕,至今仍折磨著這古老超脫者的精神?然后導致這老牌超脫者被超脫使徒擊殺?

    太厲害了!

    而那三名超脫使徒的來歷背景,也讓人不禁浮想連編。

    “有意思……”

    展飛心念閃動,右手打了個響指:“爆!!”

    扎在那白發老者胸腹間的長槍,轟的一聲炸開。

    恐怖的力量令那老者身形都微微一震。

    一股濃郁的漆黑氣息從傷口處噴涌而出。

    但下一剎那間,就恢復正常了。

    仿佛沒有什么特殊變化,祂又揮掃著鏈條朝展飛這邊抽下來。

    一條鏈條化十,十條化百,百條化千。千千萬萬道鏈影抽落。

    而且,在虛空中掃過之后,那些鏈條虛影居然還沒有直接消息,而是凝滯于虛空之中,仿佛會這么一直存在于虛空而不消散,令人震驚。

    展飛只得一退再退。

    神念朝身后匆匆一掃,是大片虛空,沒有什么陷阱。

    不是那老者故意將他朝這邊逼退的,這老者近乎瘋狂,沒有多少理智,自然就沒有那么聰明的想法。

    展飛稍稍松一口氣,稍稍加速后退,那老者緊追不舍。

    此刻,展飛又凝出新的神槍,內宇宙之力壓縮而成,一槍自蘊數千萬宇之力。當然,只能是臨時存在,但只要展飛源源不斷提供力量,這神槍就不會完全消散,能維持的時間不會太短,但不提供力量它就會迅速消失。這是這種槍的特性。

    長槍甩動,展飛縱身倒掠億萬里,陡然凝滯虛空,化退為進,近乎人槍合一,各種精神意念,種種想法種種殺機,匯入那一槍之中。

    “殺!!”

    就要朝那老者胸腹之間刺去。

    這一招,跟之前的招數一模一樣,展飛想用同樣的招數嚇唬一下這老者,看看能不能嚇退,或讓這老者在慌亂之間暴露出其它弱點。

    比如,不管怎么閃避怎么退,都還會刻意護住某些地方不放松,那就有可能是對方的弱點所在。畢竟這老者已經精神不大正常。是負面雜亂精神形成的幻像。

    然而,展飛才一出招,那老者就狂暴了。

    “該死的小賊,混蛋,你找死!!!”

    充滿無限殺機與恨意的精神念力涌來,精神之中蘊含著類似的吼聲。

    老者不顧一切,聚攏鏈條化作一束,撲前朝展飛狠狠掃落。

    “臥槽!!”

    展飛的那一槍,現在憑著強大的精神意志,勉強可以收放自如了。

    不敢與那老者硬扛,硬生生朝旁邊飛掠而去。但剛才凝聚的力量不能強行收回,否則會反噬傷到自身。就如凡人猛然朝一個方向全力突進,但卻突然要另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改向全力奔行。這樣不僅可能會扭到自己,甚至可能會骨折。而展飛這等強者全力爆發現陡然改變,就更容易出事了。

    手上松脫,長槍咻地飛射而出,將展飛之前釋放的力量都帶著朝前之射去,而展飛卸掉手上的這股力量,朝另一邊偏開。

    噗!!

    一槍從那老者身上刺入,而對方的巨大鏈條束也狠狠砸了下來。

    轟!!

    虛空形成一道長達數千億公里的巨大裂痕。

    哪怕是在實力被壓制的這一個特殊世界,對方爆發的破壞力也強大得可怖。

    展飛不禁倒抽涼氣。

    迅速遠掠。

    老者抓起那鏈條,急速追殺。

    “站住!!”

    老者怒吼,刺入祂身上的槍轟然炸開,狂暴的力量撕裂了祂的衣服,露出里面皮包骨頭的軀殼,噴出少許黑濁色的血漿。

    祂散發的力量變弱了一些,因為受傷,但卻神態如狂,死死追著展飛。

    更讓人震驚的是,虛空中一道道半透明的虛影,迅速朝這老者方向飛掠過來,融入祂體內,讓祂散發的氣息更強。

    “這是……凝聚其它的殘念?其它的超脫者執念殘念,又被吸聚過來了?”

    展飛不禁倒抽涼氣。

    他隱隱有些弄明白了。

    這明老者,產生恨意與殺意,就會與其它一些執念殘念產生共鳴。那些同樣擁有恨意與殺意的殘念,與這邊共鳴之后,就會像是受到召喚似的,迅速朝這邊聚集。

    就如同普通人,產生強烈恨意與殺機,自身的意念全變得極度凝聚,意志變得比正常情況下堅定了許多。

    現在這老者,也類似這情況,竟能將超脫者殞落之后散溢出去的精神匯聚起來,變得越來越強。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

    展飛一邊飛掠,一邊閃避后面不斷掃來的鏈條。

    陡然回身,一支長槍擲射而出,雖然刺近那老者,卻被對方的鏈條給掃飛。而且還讓祂更怒更狂了。

    展飛再飛遁,再凝聚內宇宙投影,這次不再是長槍形態,而飛劍形態。

    類似當初以宇宙胚胎打造的神劍,但比以前的神劍要強大了無數倍。

    以劍代槍,釋放出與之前相同的那一招。

    經過偽裝,那老者看不出來,只能看到億萬劍影飛掠,劍尖寒光閃動,如同億萬星芒刺目。

    瞬息間,老者揮動鏈條掃開這邊寒光。

    但其中一劍,卻速度快得極驚人極可怖,剎那就再度刺入老者的那胸腹部位傷口處。

    祂微微愕然,未反應過來之前,那劍就爆開了。

    爆發的力量與之前的兩支長槍不同,不是深入炸向老者體內,而是朝外擴張。

    一瞬間,撕開枯槁的皮膜,細碎的肉末化作混沌之氣飛散。

    展飛伸手虛抓,竟然有一些黑色氣息涌入手中。

    這是他之前釋放的無數劍影當中,有一些就刺向老者的胸腹傷口處,在那里產生傳送的力量,引發那些黑色氣息傳送過來。

    這片世界,壓制力極強,展飛自己想傳送,很難。但想傳送一些混沌氣息,而且是近距離傳送,還是可以辦到的。

    只不過這些氣息如同充滿腐蝕性的力量,迅速傷害展飛的手掌。

    展飛雙眸一凝,神念滲透深處,掌上的混沌之氣就迅速瓦解。

    在剛剛的剎那之間,他腦海中浮現出一些凌亂的影像。

    有神秘超脫者與強者大戰,有神秘超脫者受傷,有強者被鎮壓封印于虛空,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但在里面,展飛卻捕捉到了一些美好的影像。

    “總算被我找到了!”展飛眼睛一亮。

    內宇宙投影凝入手上,混沌之氣涌動,強行驅散之前的黑氣,受傷的手迅速恢復。

    展飛的身影一化為二,二化為四,四化為八,剎那間,一千零二十四個展飛的身影朝四面八方飛散。

    那神秘老者一怔,大怒之下,也一晃就分成多道身影,朝展飛追殺而去。

    “居然還可以這樣?”展飛有些詫異。

    本來想用另一招對付這老者的,沒想到,他準備的招數還沒使用,這老者居然就自動分裂了。

    展飛是創造一些化身,遮掩本體,這老者則是干脆一分為一千多個身影,每一個的實力相差不遠,那意味著,實力被削弱了許多。

    “有趣……”

    展飛一具具化身飛遠了,然后一具具化身消散,本體被一個老者的身影追著。

    此刻,遠處傳來哇哇大叫的怒吼聲,卻是這老者發現其它展飛化身都是假的。容易追上,或是鏈條一甩就將那些展飛身影砸碎,分明就不是真正的展飛。

    這也正常,這老者就算是分裂成一千多份,每具化身也擁有超過萬宇之力,展飛的諸多化身都沒那么強,當然跑不過這老者。

    諸多老者的化身一起朝這邊殺來。

    展飛就回轉過頭,手一揮。

    虛空中,混沌滾滾,化作灰白云氣散溢。

    如同仙霧彌漫。

    隱約間,可見山花爛漫,烈陽高懸。

    但陽光下有著云霧遮掩。

    仙山上,桃木連綿,其它各種鮮花布滿山坡。綠草隨風舞動。

    寧靜的明亮湖邊,一名年輕美麗的姑娘牽著一匹獨角飛馬,漫步岸邊。水中倒映著她明艷的身影。

    遠處,一名少年,偷偷藏在一塊巨石后面看著。

    那美麗姑娘的眸光,若有意若無意掃過那邊的巨石,嘴角抿著一絲笑意,臉上帶著一絲得意與羞喜。

    佯作沒發現。

    這一幕……

    似清晰,似朦朧,浮顯于虛空。

    白發蒼蒼的老者,恍若進入到這個世界,親眼看著這一幕。

    “這是……”

    老者一怔。

    迅速沖上前,但是,這個世界正在遠離。

    遠離的速度不快,勉強跟這個老者的飛行速度差不多。比祂還慢一點。

    祂追著追著,追了兩分鐘,才算是追到,進入這個迷幻世界。

    兩分鐘時間,對混沌主而言,是相當久了。

    之前那老者,盯著這片虛空,看著這一幕景像,心思閃動,持續兩分鐘,本來的殺意與恨念,消散了許多,變成思念,懷念,眷戀……

    “果然……是祂記憶之中曾經的美好景像。本來沒有太大的把握,但現在看來,賭對了。”

    展飛迅速布下一重重迷霧迷宮,一重重幻像。

    一些幻像是展飛根據之前獲得的記憶碎片創造的,但大多數只有誘導~性~質的,并沒有創造具體幻象。不同的人接觸那些幻霧,會產生不同的幻覺與想法。

    前提條件,是先有一個清晰的景像,引導祂們陷入回憶,后面的幻霧才會讓祂們根據之前的景像而自行思考自行回憶。

    展飛退得極遠,收斂氣息。

    前方虛空,百萬里連綿的幻霧,將老者困在其中。

    祂精神恍惚,迷茫地看著周圍,漫步于虛空,如同漫步于大地。

    眼神變得平靜,漆黑空洞的眼孔之中,黑氣凝聚化作一雙蒼老的眼睛,涌出混沌般的濁淚。

    “祂回憶起什么了?回想起什么了?”展飛心中好奇。

    雖是他創造的幻霧,但對方在里面想到什么,展飛卻控制不了。

    現在,他也沒打算現在沖過去嘗試讀取對方的記憶,只是在觀察著。

    “畢竟是殘念,精神不大正常。思緒不夠清晰清醒,那么,就容易陷入幻境之中。意志不夠堅定。

    “本來,是充滿殺機與恨意的執念,但吸收其它充滿殺機與恨意的殘念的同時,也會將其它殘念蘊含著的其它負面思想負面情緒一起吸收過來。

    “那么,心念駁雜,精神變強而意志不夠純粹,意志夠凝實,但有雜質。只不過雜質呈隱性,所以不顯露。好似意志堅定的樣子。但只需成功使用幻境誘導,就能讓祂的其它負面情緒顯化。其它負面意志顯化,這殺機與恨意,就削弱了。”

    展飛可以感覺得出,前方那老者的意志,變弱了,殺意弱了,精神也變弱了,精氣神與之前渾然不同。

    “是時侯了……我應該超機迅速遠離,還是出手將祂擊殺呢?就算不能擊殺,也應該能重傷,擊潰。”

    展飛沉吟了一會,有點不忍心襲擊現在這種狀態下的這個殘念執念虛影,但想到對方的本事,哪怕展飛遠離,對方也有可能追溯著展飛遺留的殘痕殺過去。

    “會有麻煩的。罷了,解決掉這個麻煩吧。立場不同,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啊。”

    展飛迅速凝聚力量,卻沒有出手,壓制著,不泄露氣息,避免對方警覺。花費了將近一分鐘時間積累凝聚力量于長槍上。周圍隨手布設下來的陣勢一直遮掩著氣息,禁斷因果。避免對方從幻境中驚醒。

    “可以了……殺!!!”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